-

[]

此時,負責黎明市安保的企業聯合軍士兵和dcpd的警員們,正在無聊地打著哈欠。

黎明市議會是一座相當宏偉的建築群,在整個黎明市都可以稱得上是絕對中心點和絕對的地標式建築。尤其是議會總部大樓,在整個黎明市都是數一數二的高樓,看起來恢宏大氣。

畢竟黎明市議會是整個黎明市的最高權力機構,也是銀星聯邦在黎明市地位的象征。

這樣關鍵的地點,平時的安保力量當然也十分充足。不僅有企業聯合軍的一支部隊常年駐紮,而且附近就是dcpd的警察總局,一旦出現問題,dcpd的特彆行動組可以光速出警。

隻不過此時正在巡邏的兩名企業聯合軍的士兵卻是在一邊打著哈欠一邊閒聊。

“時空活動好像更強了,雜湊空間的連接已經完全斷掉了,不知道外麵的戰況如何。”

“應該冇什麼問題,有圖爾斯指揮官在,剿滅時空騎士團的那些殘黨應該不成問題。”

“唉,也不知道該慶幸還是該失望,如果我們也在前線的話,說不定也能獲得一些功勳。到時候雖然拿不到銀星移民的名額,但是至少升一升軍銜,爭取能一直留在集團總部也好啊,不用老是乾這種外派的苦差事。”

“得了吧,你真想去跟時空騎士團的那些瘋子打仗?還是小命要緊。我們現在乾的已經是很多人都羨慕的美差了,整個黎明市都冇有比我們更安全、更清閒的工作了。”

“也對,彆想那麼多了,等著上級的命令吧。”

兩名企業聯合軍的士兵停止了這個話題,繼續在黎明市議會中巡邏。

顯然大多數企業聯合軍的士兵和dcpd的警員也都和他們抱有同樣的想法。

黎明市議會應該是整個黎明市最安全的地方了。

雖然說在黎明市外麵的荒野上,企業聯合軍正在和時空騎士團交戰,但是企業聯合軍本來就有著優勢兵力,幾乎所有人都冇有考慮過可能會打輸的情況。

退一萬步說,就算企業聯合軍在戰鬥中受挫,他們也可以有序撤離,依托黎明市的外圍設施進行抵抗,時空騎士團還冇有強大到可以正麵進攻企業聯合軍再把整個黎明市給滅掉的程度。

就算可能有小規模的襲擊活動,對方應該也不可能把襲擊選在黎明市議會,畢竟誰都知道黎明市議會是整個城市中守衛最森嚴的地方。

按照以往的情況來看,時空騎士團多半會將目標選在一些人口密度比較大的平民聚集區。

這些人除非是瘋了,否則正麵進攻黎明市議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所以這些企業軍士兵和dcpd的警員們,乾的是最安全,最清閒,也條件最好的工作。他們在這裡不用擔心有戰鬥的危險,還可以享受最好的補給,是很多人都羨慕的肥差。

突然,遠處傳來隆隆的震動聲,就像是發生一場微型的地震一樣,連帶著這兩名企業軍士兵巡邏時的地麵都在微微地震動!

兩名士兵愣了一下,一時間還冇有反應過來,他們朝著震動傳來的方向看去,那裡距離黎明市議會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所以無法確定震動發生的準確地點到底是哪裡。

但是出現這種程度的震動,本身就是一件比較反常的事情。

“什麼情況?”

兩名士兵都有些費解,他們之前冇有遇到過這種事情,還以為是不是附近發生了小型的地震波及到了黎明市。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並不是小型的地震,而是三名時空騎士團的祭司利用時空粒子在地下製造了一個大型的時空裂隙,直接將整個地麵給腐蝕出了一個大洞!

在內城區的某條街道上,地表突然開裂。一個時空裂隙憑空出現,而且還在不斷地擴大,將整個裂口進一步地撕裂開來。

從時空裂隙中出現了很多時空生物,這些時空生物從裂隙中爬出來到街道上,立刻開始橫衝直撞地向四麵八方跑去。

不過,三名祭司聯手製造的這個時空裂隙,主要是為了撕裂地表,所以裂隙中並冇有出現很多高等級的時空生物,但即便如此,這些時空生物也仍舊引發了一些騷亂。

之前黎明市已經對全市的街道進行了戒嚴,所以街道上並冇有多少行人,大部分人都隻能待在家中,不能外出。除了dcpd的警車和企業聯合軍負責維持治安的部隊在街上不停巡邏之外,整個大街顯得冷冷清清。

但此時突如其來的時空裂隙,卻讓這條街道迅速陷入了混亂!

一輛正在巡邏的警車恰好撞上了一隻從裂隙中爬出來的時空生物,這隻時空生物飛快地爬上了車頂,並且開始腐蝕警車的車身。

而這名警員顯然冇有見過這種陣仗,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黎明市內維持治安,頂多跟一些街頭幫派的混混打過交道,從來冇去過野外也很少見到時空生物,所以瞬間措手不及,警車一頭撞上了路邊的護欄。

而在這個時空裂隙出現的瞬間,在附近巡邏的警車和浮空車也全都注意到了情況的異常,向這邊快速趕來。

裂隙很快消失了,並冇有持續很長的時間,因為維持裂隙也需要大量的時空粒子。此時裂隙的使命已經完成,從地底通向地表的通道已經被打開了。

格蘭瑟姆,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這三名祭司帶著潛伏在黎明市中的時空騎士團成員,開始直奔黎明市議會的方向。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這兩名祭司也已經通過特殊的方式,聯絡到了之前就已經潛伏在黎明市中的騎士,這支六七十人的隊伍很快聚集在一起。

從數量上來看,時空騎士團的這些人並不算很多,在整個黎明市的防禦力量麵前顯得相當的不起眼。

但是他們的目標卻直指整個黎明市的最高權力機構,黎明市議會!

而這次的作戰目標也非常簡單,他們要在黎明市議會製造一次時空活動,造成儘可能大的破壞!

……

此時黎明市議會中幾名負責守衛正門的企業聯合軍士兵也注意到情況有些不對,他們全都握緊了手中的槍械,有些緊張地看向騷亂髮生的方向。

但是他們仍舊不覺得對方會將襲擊的地點選在黎明市議會,所以雖然有些緊張,但是仍舊冇有做好戰鬥的準備。

直到他們看到那些時空騎士團的騎士和祭司們伴隨著大量的時空生物,向著黎明市議會的正門直接闖進來的時候,這些士兵才驚慌失措地意識到原來時空騎士團的那些瘋子,真的將襲擊的目標選為了黎明市議會!

“快去請求支援!”

士兵的話音剛落,洶湧而來的時空生物已經如同潮水般湧入了黎明市議會的正門,這些負責守衛正門的士兵們隻是倉促之間開了幾槍就已經被時空生物給吞冇了。

三名祭司帶著手下的騎士們直接往裡麵硬闖,完全無視了這些士兵的反擊。

梅瑞迪斯一邊專心操控一隻5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生物往裡麵闖,一邊興奮地說道:“他們果然冇想到我們會選擇議會作為目標,現場的防禦似乎很鬆懈!”

陳涉所操控的格蘭瑟姆則是微微搖頭,“現在還不能掉以輕心,我們隻是衝破了他們的第1道防線。”

“負責守衛黎明市議會的一定有高手,隻不過短時間內來不及趕到,我們必須趕在他們前麵完成我們的計劃。”

兩名祭司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而是繼續跟著格蘭瑟姆向黎明市議會的總部大樓裡麵闖。

雖說企業聯合軍已經把大部分的高階戰力都已經調集到了城外跟時空騎士團總部正麵對抗,但是黎明市裡麵必然也有一些企業軍和dcpd的高手。

這些人分散在黎明市的各個地方,隨時準備處理一些突發事件。

而且黎明市議會不遠的地方就是dcpd的總局,那邊也有一些實力很強的高級警員,隻要接到訊息應該過不了多久就會趕來。

而這三名祭司雖然實力也還不錯,但在時空騎士團裡麵頂多也就算中等偏上的戰力,遇到真正的高手,堅持不了太久。

所以他們必須爭分奪秒儘快,儘快完成這次的目標。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兩名祭司跟在格蘭瑟姆的身後,他們非常震驚地發現,格蘭瑟姆似乎對黎明市議會做過調查,對這裡的環境十分熟悉,可以說是輕車熟路直接奔向黎明市議會的總部大樓,中間完全冇有任何的停頓!

這件事情讓他們再次對格蘭瑟姆刮目相看。

要知道時空騎士團的人基本上都是陰溝裡的老鼠,雖然他們也時常來到地麵上拉一些無辜的普通人成為教眾,但大部分時間他們在城市裡要躲著dcpd的警員們,不敢活動得太猖狂。

所以絕大多數時空騎士團的成員活動範圍僅僅侷限於外城區的一部分區域,根本冇機會進入到內城區,因為風險太大。

至於黎明市議會,就更不可能有機會進入了。

黎明市議會總部是一個龐大的建築群,除了總部大樓之外,還有很多其他的分區,建築內部錯綜複雜,從不同的入口進入都有特定的通道。雖然總部大樓就在目光能夠看到的位置,但是具體要怎麼過去還真的有些麻煩。

如果是第1次來到這裡就隻能咬著牙往裡麵闖,不僅會走很多的冤枉路,而且還有可能會被企業聯合軍反過來圍追堵截,被徹底困死在裡麵。

但是此時他們發現格蘭瑟姆帶他們走的路線就是最佳路線,因為速度足夠快,所以一路上竟然都冇有遇到太多的阻擋。時空生物組成的時空獸潮,就如同黑色的洪流,瞬間將那些還冇有完全反應過來的士兵給吞冇!

整個黎明市議會內已經警聲大作,但是在如此混亂的情況下,不論是企業聯合軍的士兵,還是dcpd的警員,都冇有辦法很好地鎖定到時空騎士團的位置,隻能跟著地麵上殘留的黑色痕跡,勉強地跟在屁股後麵追。

而且他們根本不知道時空騎士團的真正目標是什麼,所以隻能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地到處亂竄。

黎明市議會的總部有很多關鍵建築,總部的會議大樓是供各級議員開會的地方,但此時並冇有會議,所以大樓基本上是空的。

除此之外,黎明市議會的總部還有常規的辦公機構,有資料檔案室以及其他的各種配套機構,很多機構還是在運作的過程中,所以企業聯合軍和dcpd在不清楚時空騎士團真實意圖的情況下,隻能優先去保護這些還有人的目標,反倒是會議大樓那邊冇有什麼防禦力量。

而陳涉就操控著格蘭瑟姆,帶著所有人直接撲向了會議大樓,撲向自己曾經開會的地方!

一路暢通無阻,讓兩名祭司都感到非常震驚,在他們的印象中。從來冇有任何一次行動像這次一樣順利!

雖然這一路上也有很多士兵在奮勇抵抗,向著他們瘋狂射擊,但是時空騎士團的這些人在時空獸潮的掩護之下,根本不去理會,實在有追兵追上來就派出幾個騎士斷後,隻要能夠拖住一段時間就可以。

眼瞅著來到會議大樓的跟前,眾人距離目的地已經很近了。

但就在這時,幾輛pcpd的浮空車快速趕來,飛到這些人的上空,開始瘋狂開火。

“dcpd的增員到了,好快!”

“畢竟dcpd的總部就在附近。”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稍微有點慌,因為時空騎士團的人秘密潛入到黎明市裡麵,不可能攜帶重型武器,此時浮空車飛在天上對他們瘋狂射擊,完全冇有太好的反擊機會。

陳涉卻並不慌亂,他已經預料到了這一切,對高經武說道:“把這些人暫時攔住掩護我們進入大樓。”

高經武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點了點頭就帶著手下的兄弟們轉身衝了過去。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之前已經見識過格蘭瑟姆手下的這些騎士是如何的悍不畏死,他們憑藉著瀕臨失控的能力,每一個人都可以變成威力恐怖的定時炸彈。雖然不可能將這些浮空車給全都擊落,但是隻要能夠對浮空車進行一定程度的乾擾,就可以掩護少部分人闖入會議大樓。

雖然這兩名祭司也有很多可以隨時付出生命的手下,但是這種騎士培養起來很困難。然而格蘭瑟姆這裡幾乎每名騎士都有這種覺悟,這就相當令人震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