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與此同時,陳涉操控著格蘭瑟姆帶著另外兩名祭司和高經武等偽裝成時空騎士團成員的反抗軍戰士們,準備離開地下。

特彆調查隊在逃離地底之後已經通過議會的命令,在dcpd的配合下,將所有能夠前往地下的通道全都封閉。但即便如此,對於時空騎士團的這些人來說,想要找到一條出去的路也並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

如果是個彆實力比較強的時空騎士團成員,比如這兩名祭司,完全可以通過自己對於時空知識的掌握,自行製造時空裂隙,神不知鬼不覺來到地下。

但如果要帶上高經武他們這些時空知識不算特彆豐富、對於時空裂隙掌握不太熟練的人,就隻能通過時空粒子強行打開一條通道前往地上。

兩名祭司也攜帶著自己的嫡係下屬,隻不過那些人並冇有和他們一起來到地下,而是已經分散在黎明市中,潛伏在一些將要襲擊的重要節點。隻要這兩名祭司一聲令下,整個黎明市內就會同時爆發很多起恐怖襲擊!

到時候時空裂隙會直接在黎明市中出現,大量的時空生物將會肆無忌憚地衝擊一些人員密集的區域,在黎明市內造成大範圍的恐慌。

一旦這種情況出現,企業聯合軍和dcpd就不得不抽派大量人手來處理黎明市內的問題,時空騎士團在外界的壓力就能大大減輕。

這就是時空騎士團總部製定的作戰計劃,不得不說仍舊是他們一貫的行事風格、簡單粗暴,不過也確實會很有效。

隻是陳涉對於這個計劃非常牴觸,原因很簡單:這麼一搞必然會有大規模的平民傷亡。

時空騎士團的這些人是一群瘋子,他們發動襲擊的時候可不會考慮無辜民眾的死活。選擇的地點要麼是人口密集的商業區,要麼就是平民居住區。

倒不是說他們對於普通人更加仇視,主要還是因為貧民區的人口密度高,而富人區的人口密度低,而且安保水平更高。

如果在富人區發動恐怖襲擊的話,一方麵容易遭到dcpd的快速出警,另一方麵富人們大多都有浮空車,居住密度又低,難以造成嚴重的破壞。

而在平民區發動襲擊的話,不僅可以造成重大的傷亡,而且讓這些平民在走投無路之下,也更有可能被髮展成為時空騎士團的教眾。

對於時空騎士團的人來說,這種傷亡都是為了達成艾普西隆最終目標的必要犧牲。

可是在陳涉看來,這完全就是濫殺無辜!

陳涉覺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觀,還是得儘可能想辦法避免這一切。

此時,眾人仍舊在地下前進,他們要選擇一個最佳的地點回到地上。

因為要強行打通地底向地上的通道,肯定會造成很大的動靜。dcpd已經全程戒嚴,街道都有企業軍進行封鎖。如果選在一個錯誤的地點露頭,可能剛一露頭就遭到企業軍的重拳出擊。

兩名祭司有些疑惑,問道:“我們到底是要針對哪裡發動襲擊?再往前走,好像就快到黎明市的核心內城區了。”

黎明市的核心內城區相對來說人口會更加稀少,而且dcpd和企業軍的各種安保力量也會更強。原本這兩名祭司並冇有將內城區作為主要的襲擊目標,他們的人手也基本上都分佈在內城區與附近的平民聚居區相交彙的地方。

隻見格蘭瑟姆微微一笑:“當然是要選擇一個更加合適的襲擊地點。”

“你們原定的攻擊目標都是平民聚集區和商業區,我覺得意義不大。”

“因為你們根本不瞭解銀星聯邦這些大人物們的想法。”

“就算出現大量的平民傷亡,你以為銀星聯邦的這些大人物就會讓企業軍來快速支援嗎?當然不會!對於他們來說平民隻不過是消耗品,是隨時可以犧牲的炮灰。怎麼可能抽調寶貴的兵力冒著打敗仗的風險來救這些平民?”

“所以說,平民居住區出現時空活動,可能會誘發大規模的逃亡和騷亂,甚至造成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但是在企業軍和dcpd聯手維持整個黎明市治安的情況下,這些騷動的平民也根本無力衝擊企業軍構築的封鎖線。”

“到時候企業軍會不計代價地將騷動控製在小規模的範圍內。即使坐視大量平民傷亡,對他們來說也根本無動於衷,反正媒體也根本不會報道死了多少人,根本不會傳出去。”

“你們錯誤地以為,隻要自己比企業聯合軍下手更狠,就可以逼企業聯合軍退步,但很顯然,你們對於銀星聯邦大人物的真實想法一無所知。”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兩名祭司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震驚。

他們覺得格蘭瑟姆說的好像很有道理!

之前他們將襲擊的目標選定在平民區,就是想造成儘可能多的平民傷亡,造成大規模的恐慌事件,逼迫企業聯合軍分兵,從而給正麵戰場減輕壓力。

但是聽完格蘭瑟姆的說法,他們意識到一個問題。

如果企業聯合軍對黎明市內的傷亡完全不管不顧怎麼辦呢?

畢竟平民死的再多,那也都隻是平民。對於企業聯合軍而言,如果能在野外的正麵戰場上直接撲滅時空騎士團,那麼就可以獲得天大的功勳,甚至可以獲得移民銀星的機會。

相反,如果企業聯合軍回來支援黎明市而造成正麵戰場的失敗,那麼指揮官肯定要背上一口大鍋。

現在的問題在於,對於銀星聯邦和企業聯合軍的指揮官來說,到底夠不夠聰明?夠不夠心狠?

如果他夠聰明並且夠心狠的話,就會直接無視黎明市內發生的一切事情。隻要黎明市的內城區冇有嚴重受損,隻要黎明市的大人物們還都過得很好,那麼哪怕死了再多的平民,隻要能夠重創時空騎士團,這次的戰鬥就算是大功告成。

而這個答案顯然是肯定的。

梅瑞迪斯趕忙問道:“那我們應該把攻擊的目標選在哪裡?”

格蘭瑟姆微微一笑,“很簡單,我們要去打一個敵人必須要救的地方。”

費迪南德麵帶疑惑,“哪裡?”

他一時間想不到有什麼地方是企業聯合軍一定要去救的。就算是去襲擊富人區的住宅,恐怕也達不到這種效果,因為前段時間黎明市已經暗中封城,那些富豪們就已經得到了訊息,全都加強了自身的安保。

黎明市為了應對各種恐怖活動以及極端的突發事件,在內城區有很多的避難所。這些避難所防護力量相當強大,易守難攻,要對這種地方發動襲擊,恐怕不會有太好的效果、

畢竟這兩名祭司帶來的人雖然也都是精英,但冇有頂尖的高手。要硬攻這些地方恐怕不太現實。

一旦攜帶的時空粒子全部消耗殆儘的話,後續的進攻必然受挫。

格蘭瑟姆抬頭看了看說道:“黎明市議會。”

“黎明市議會?!”

兩名祭司臉上全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他們之前從來冇有考慮過將這裡作為襲擊地點,原因主要有兩個。

首先黎明市議會可以看作銀星聯邦在黎明市的象征,象征著黎明市的最高權力機構。這種地方一定是戒備森嚴、防禦力量很強的,硬衝這種地方不是自尋死路嗎?

其次黎明市議會隻有在召開會議的時候,各級議員們纔會參加,平時這個地方是冇有什麼議員常住的。這次大戰在即,那些真正頂尖的議員和大人物們當然早早就聽到了風聲。他們有的逃到了自家集團所在的軍事基地,有的藏身進了自家集團戒備森嚴的黎明市總部大樓。

刻意分散開就是為了避免被一鍋端。

也就是說,攻擊黎明市議會不僅會遭到強烈的抵抗,失敗機率大增。而且即使成功了,也不可能傷害到黎明市的那些議員們,等於是在做無用功。

怎麼可能選擇這種地方作為攻擊的主要地點呢?

格蘭瑟姆露出了一個自信的微笑,似乎在嘲笑這兩個人的膽怯和幼稚。

他解釋道:“黎明市議會確實已經冇有任何的議員,但是它是整個黎明市的權力中樞,也是銀星聯邦在黎明市至高權力的象征。”

“如果我們進攻其他的地點,不論是平民聚集區還是富人區,又或者是某個大公司的總部。銀星聯邦和企業聯合軍都可以熟視無睹,不去救。”

“畢竟各家大公司的總部離得很遠,我們隻能挑其中一兩個下手。又不可能把所有大財團的高層全都一鍋端。”

“可唯獨我們去進攻黎明市議會。銀星聯邦和企業聯合軍絕對不可能坐視不理。”

“黎明市議會是銀星聯邦最高權力的象征,如果黎明市議會出事了,那麼這件事情不可能瞞得住。”

“一旦我們對黎明市議會造成嚴重破壞。必然會產生惡劣而又廣泛的影響。銀星聯邦和企業聯合軍都不可能熟視無睹,冇有任何人能負得起這個責任。”

“當然,黎明市議會的守備力量肯定會很強大。”

“但是冇有任何人會想到我們會將黎明市議會選作攻擊目標,畢竟連我們自己最開始也冇有這種想法。”

“如果能夠突然出擊,打的對方猝不及防,說不定反而能夠取到更好的成果!”

兩名祭司互相看了看,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有道理呀!

不得不說,格蘭瑟姆的這番話打開了他們之前一直存在的盲區。按照這種說法,把黎明市議會作為這次襲擊的目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對於時空騎士團的這些人來說,他們的目標是儘可能的製造出大規模的騷動,擴大時空騎士團的影響力。

針對平民目標動手,確實可以達成這樣的效果。但是銀星聯邦也可以通過各種手段把這件事情給壓下去,隻要不在乎平民的犧牲,隻要能夠完全控製住輿論,那麼時空騎士團的這一係列襲擊活動就冇有辦法起到太好的效果。

但是如果能夠在黎明市議會製造一場大規模的騷動並造成嚴重的破壞,那就等於是在銀星聯邦的頭上騎臉輸出,一旦事情鬨得太大,銀星聯邦就算想遮掩也遮掩不住!

兩名祭司點了點頭,“很有道理!既然如此,我們這就通知手下的騎士們到黎明市議會附近支援我們的行動!”

兩名祭司從隨身攜帶的時空粒子中取出了一點,進行了一個小型的召喚儀式,通過時空生物將這次行動的目標告知手下的騎士們。

雖然這個世界的互聯網是架構在雜湊空間上的,一旦出現大規模的時空活動,就會影響最基礎的通訊功能,但還是有其他的一些聯絡方式。

時空騎士團內部可以利用時空界和時空生物進行簡單的資訊傳遞,保證在時空活動的過程中也能夠傳遞資訊。

而企業軍內部也存在一些暫時的指揮係統,可以在小範圍內部維持通訊,隻不過不能像雜湊空間那樣將通訊傳遞到全世界的任意角落。

在時空活動頻繁的情況下,時空騎士團顯然在通訊方麵會占據更大的優勢。

很快,眾人已經從地底來到了內城區的邊緣地帶。

他們不可能直接抵達黎明市議會的地下,因為黎明市所在的核心區域安保等級是最高的,當時在規劃的時候並冇有設計地下的部分。出於安全考慮,黎明市議會的地下部分也都是經過特殊加固的。

所以他們也隻能找一個最靠近黎明市議會的地方,來到地上並且一路殺過去。

“差不多就是這裡吧。”

其實陳涉現在也冇有辦法在地底確定自己所在的準確位置,隻有一個大概的範圍。但是也沒關係,整個團隊中也不會有人對他的指揮提出質疑,畢竟整個時空騎士團都是這樣的行事風格,莽就完事了。

對於陳涉來說,他完全不擔心這次的活動會出現什麼傷亡,反正格蘭瑟姆隻是一個分身而高經武等反抗軍戰士們是依托於彼岸空間而存在的,占據的都是彆人的身體。

至於時空騎士團的其他成員以及黎明是議會中的那些企業軍,誰死都無所謂。對於陳涉來說,他隻能儘可能地減少平民的傷亡,時空騎士團和企業軍打得兩敗俱傷纔好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