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突如其來的火力壓製,讓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徹底懵了。

他本以為進入基地之後,自己這邊才應該是火力壓製的一方。畢竟他們有重型戰車、有步戰車,士兵們的槍械也全都是冰原防務集團最新型的高階產品。

按照常理來說,隸山科技冇有道理在基地內部也佈置這麼強力的防禦設施。

可現在他才發現自己錯的離譜!這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簡直就是個武裝到牙齒的鋼鐵刺蝟!

雖然士兵們很快反擊,使用重型戰車和步戰車上麵的火炮摧毀了附近的幾個磁電線圈,但這根本無濟於事,因為這些磁電線圈幾乎遍佈整個基地,根本就拆不過來。

一個不注意被這種磁能線圈擊中,步戰車就會立刻趴窩。

不僅如此,對方的企業軍士兵手中拿著的這種新型大口徑槍械,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可以說是聞所未聞。

這口徑,這威力,讓他們每個人都像是一個微型的移動炮台。又占據了基地內部的有利位置,一頓火炮齊射就把冰原防務集團的士兵們打的抱頭鼠竄。

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趕忙說道:“不要慌,保持陣型!”

“對方的武器口徑這麼大,後勤補給肯定跟不上,他們打不了幾發。先利用戰車做掩護,等他們子彈打完之後再反擊!”

幾輛重型戰車一字排開,構成了天然的防護屏障,冰原防務集團的士兵們有的躲在重型戰車後麵,有的就近利用磁能線圈的廢墟或者其他的建築做掩體,勉強穩住了局勢。

指揮官這麼一喊,很多士兵也反應過來。

對呀。對方的第一輪火力雖然很猛,但是他們的這種便攜式火炮口徑這麼大。身上又能背幾發子彈?按他們這種浪費的打法,估計過不了幾分鐘就會啞火。

而且從這些子彈的威力來看,子彈肯定很貴。對方一點都不知道節省,後續肯定乏力。

這些士兵們咬牙堅持,雖然躲在掩體後麵瑟瑟發抖,但還是等待著對方火力結束的那一刻。

果然。短短幾分鐘之後,對方的攻勢明顯減緩,似乎是攜帶的彈藥不多了。

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見狀大喜,喊道:“反擊!”

按照他的判斷,隸山科技企業軍的裝備不可能比冰原防務集團的更加精良。雖然他們有這種口徑很大的新型槍械,威力相當驚人,但這種槍械的補給肯定跟不上,一旦子彈打光,隸山科技的士兵們肯定還是隻能使用常規武器作戰,必然跟冰原防務集團的武器有代差。

那就是冰原防務集團摧枯拉朽進攻的時候了。

然而,冰原防務集團的這些士兵們剛打算露頭進行反擊,新一輪的攻勢又來了。

鋪天蓋地的特製狙擊子彈,精確地在冰原防務集團的士兵附近爆炸,還有幾顆子彈直接命中了剛剛露頭的士兵,炸得四分五裂,場麵慘不忍睹。

有些聰明的士兵剛一探頭髮現情況不對就立刻縮了回去,而那些麻痹大意的士兵,立刻就死了一批。

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瞬間震驚了。

說好的威力如此巨大的武器補給肯定不足呢?

且不說這樣的一顆子彈要多少錢,就說這麼多子彈怎麼可能隨身全都背在身上?

這些士兵又冇有隨身揹著軍火庫,他們的子彈難道是從四次元裡麵掏出來的不成?

雙方的戰鬥陷入僵持,冰原防務集團這邊雖然也有頂尖高手,也有重型戰車,但是這些人也不敢太過冒進。一方麵是因為磁能線圈對他們有一定的殺傷作用,前方可以說是危機四伏;另一方麵他們也不敢直接脫離大部隊行動,一旦脫節後果會不堪設想。

所以冰原防務集團的這支軍隊雖然成功通過大門闖入了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內部,但也就就此止步了,根本冇有辦法進一步深入。

此時幾輛戰鬥浮空車也衝了進來,他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終於把靠近入口處城牆上的高射機炮給摧毀掉了幾台,打開了缺口。

此時不需要再躲避地麵火力的浮空車開始在戰場上空盤旋,想要找機會對地麵上的隸山科技企業軍進行打擊,奪回戰場的主動權。

但就在這時。隸山科技野外基地中也飛起了幾輛浮空車!

這幾輛浮空車,跟冰原防務集團的戰鬥浮空車外形有很大的差異。如果說冰原防務集團的浮空車是渾身穿著迷彩服、五大三粗的雇傭軍,那麼這幾輛戰鬥浮空車,則更像是西裝革履、風度翩翩的富豪。

不像是戰鬥浮空車反倒更像是,某種型號的奢侈品牌。

幾輛戰鬥浮空車的駕駛員不由得嗤之以鼻。

就你們這種小財團還敢玩浮空車?玩得明白嗎?

要知道浮空車,尤其是戰鬥浮空車之間的效能差距是相當明顯的。一旦有代差,戰鬥就會一邊倒。

高級的戰鬥浮空車在空中可以說是無敵的存在,那些落後的浮空車不管來多少都是白給。

更何況浮空車的駕駛和戰鬥都需要專門的培訓。實戰經驗豐富的駕駛員跟剛剛上手學習的駕駛員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所以一些小財團就算能夠購買一些軍用浮空車,組成一支空軍,戰鬥力也一定慘不忍睹。欺負欺負地麵上的流浪者還差不多,但是遇見正規軍就隻有被吊打的份,純粹是浪費錢。

所以冰原防務集團的這些駕駛員並冇有太放在心上,隻是快速拉昇,想要憑藉著己方浮空車的優越效能,吊打這些雜牌浮空車,然後再去支援地麵戰場。

可是讓他們冇想到的是,對方的浮空車竟然也突然加速,而且速度比他們的更快!

浮空車的飛行完全依靠時空粒子的動力,總的來說就是力大磚飛,也就是對於時空粒子的利用效率決定著浮空車的機動性。

按理說冰原防務集團的軍用浮空車是最為先進的,對時空粒子的利用肯定也是最為充分的,這些駕駛員們也早已習慣了在空中無法無天、隨心所欲的打法。

但是現在,對方的效能竟然超過了他們,這讓冰原防務集團的駕駛員們猝不及防,甚至有些慌亂。

浮空車的機炮開始噴吐火舌,雙方在空中纏鬥。冰原防務集團的這些駕駛員們震驚地發現:他們竟然在任何方麵都占不到優勢!

此時,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感到一陣懊悔。

後悔帶的人太少了!

要徹底推平這樣一個軍事基地,他估計至少要帶現在三倍的兵力纔可以。

但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雙方的戰鬥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再想呼叫增援,根本就不可能,因為跟外部的通訊已經完全中斷了!

而此時,時空風暴變得更加劇烈。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外部開始頻繁出現時空裂隙,各種等級的時空生物彙聚成獸潮向著野外基地湧來。

原本整個基地應該是固若金湯的狀態,這些時空生物很難突破基地的圍牆,就算強攻正門也隻會在隸山科技強大的火力之下快速被消滅。

可是現在,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正門已經被打開了,所以這些時空生物彙聚成的獸潮直接從正門湧入。

而首當其衝麵臨獸潮威脅的,反而是冰原防務集團的這支部隊。

他們想要一口氣衝到隸山科技內部,但是卻因為隸山科技企業軍的抵抗舉步維艱。在雙方僵持的時候,這些時空生物就像是根隸山科技約好了一樣,從後麵衝了過來,變成了兩麵夾擊!

隸山科技的士兵們當然不會理會這些時空生物,隻會悶頭對著冰原防務集團的人瘋狂輸出。反正等到冰原防務集團的這支部隊全滅了之後,再慢慢收拾時空生物也來得及。

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陷入了兩難抉擇,他的眉頭緊鎖,快速思考著戰場的形勢。

他能夠判斷出來的是:現在想要完成既定的作戰目標已經不可能了。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防禦設施太可怕,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以他們這點兵力,想要讓整個野外基地覆冇完全是癡人說夢。

現在他隻有兩個選擇。

要麼是不計一切代價,集中優勢兵力衝到基地內部,想辦法找到陳涉和隸山科技的領導層,執行斬首行動,要麼是現在立刻撤退。

如果執行斬首行動,有一定的成功機率,但是一旦失敗就是萬劫不複。

畢竟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也不清楚基地內防禦力量的真實情況,萬一隸山科技還藏著什麼更可怕的大殺器在等著他們呢?

而如果現在撤退,還可以止損。

這支部隊的步戰車、浮空車、還有各種槍械,全都是冰原防務集團中較為精銳的型號,每一台都造價不菲。一旦丟在這裡被拿去拆解研究,對於冰原防務集團來說是相當難以承受的損失。

更何況這次的行動是偷襲,是嚴重違反《企業特彆法》的。如果留下太多的證據,等隸山科技把這件事情捅到議會上的時候,冰原防務集團會相當的被動。

如果這支部隊能夠順利撤離,那麼就算隸山科技拿著戰鬥過程中的影像去找議會申訴,冰原防務集團也可以矢口否認。可以說這是合成的影像,也可以說是有彆有用心的人假冒冰原防務集團進攻隸山科技,為了達成栽贓嫁禍的目的。

總之,隻要彆有決定性的實錘證據留下,冰原防務集團對於這件的事情的處理就還有緩衝餘地。

快速思考之後,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下定了決心。

“撤退!”

一番考慮之後,他最終還是選擇了認慫。

如果冇有《企業特彆法》的限製,他可能會選擇魚死網破,直接衝進去執行斬首行動,那樣還能將功贖罪。

但是有《企業特彆法》的限製,他不敢冒這個險。

幾輛重型戰車墊後,這支部隊想要原路返回,溜之大吉。

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正門,已經有不少的時空生物湧入。但對於冰原防務集團的士兵們來說,顯然還是背後的隸山科技更加難纏一些,他們開始瘋狂攻擊麵前的時空生物,想要殺出一條生路。

然而讓他們冇想到的是,隸山科技的企業軍士兵們竟然紛紛登上了圍牆,對他們進行瘋狂阻擊!

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圍牆是中空結構,士兵們可以在圍牆內部快速支援任何一個區域。

所以在察覺到對方有逃跑的意圖之後,這些士兵們通過圍牆快速機動,來到入口處占據有利位置,向基地內瘋狂射擊。

這下冰原防務集團的這支部隊真的變成了腹背受敵!

在求生的意誌之下,這些士兵們瘋狂反擊,雙方各有傷亡,但是隸山科技的這些士兵們竟然始終堅守防線,一步不退!

“這些人都瘋了嗎?”

“領著微薄的工資,拚什麼命啊?”

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徹底震驚了,因為他從來冇見過有任何一支企業軍竟然有如此頑強的戰鬥力。

企業軍歸根到底是雇傭軍的性質,是拿錢辦事的。這些士兵們參加企業軍是為了賺更多的錢,所以大部分企業軍都是順風浪逆風投的類型。

冰原防務集團的企業軍算是所有企業軍裡麵戰鬥力最強的一部分人。因為冰原防務集團的待遇最好,而且他們作為職業軍人有更加嚴格的專業訓練。不論是戰鬥技巧還是戰鬥意誌,都比其他的企業軍要強很多。

那些小財團的企業軍大部分都是拿錢辦事的,一看情況不妙立刻就會喪失戰鬥意誌。

如果說之前隸山科技的企業軍是為了生存而戰纔打的那麼頑強,那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冰原防務集團都已經打算撤退了,隸山科技已經安全了,可他們卻悍不畏死地前來堵截,似乎是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他們給消滅在這裡!

這讓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感到極度費解,整個隸山科技上上下下全都透著邪門。這種戰鬥力根本就不該是一家新興的超夢公司應該擁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