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中。

科爾汗和其他的流浪者們已經淡定了不少,有一些流浪者甚至回到房車中打牌或者使用便攜的超夢頭盔玩起了黑超夢。

雖說剛開始的時空風暴給這些流浪者們造成了嚴重的驚嚇,但是現在看來他們應該是安全了。雖說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外麵也出現了規模不小的獸潮,但是這些獸潮根本冇有對基地造成任何影響。

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火力出乎意料的猛烈,這些時空生物甚至都冇來得及靠近圍牆,就已經被全部消滅。

有句話叫做“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這次時空活動結束,這些流浪者們就可以再度回到荒野。到時候荒野上肯定會有很多的時空結晶,幾天的收成可能比過去的幾個月都還要多。

而且時空風暴一般而言不會頻繁出現,意味著這些流浪者們又可以在荒野上過上幾年的安穩日子了。

科爾汗不由得慶幸,如果不是隸山科技在最近幾個月內突然崛起,而且以極快的速度在野外建立了這樣一座基地,他們這些流浪者在遭遇時空風暴的時候,恐怕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就在這時,有人驚喜地說道:“快看,有無人機!有可能是企業聯合軍派來了救援部隊!”

科爾汗抬頭一看,隻見天空中幾架微型的無人機快速掠過,在野外基地的上空盤旋了幾周。

這些無人機每一架都造價不菲,主要起到偵查作用。雖然時空活動會完全阻斷雜湊空間的通訊,但是這些無人機還是可以照常拍攝畫麵,並將數據存儲起來。

派出無人機進行偵查,並且將無人機收集到的數據進行分析,同樣可以快速瞭解現場的情況。

很多流浪者注意到這些無人機都是冰原防務集團生產的型號,所以他們的第一反應是企業聯合軍可能是注意到了這些被困在基地中的人,前來救援。

隻是站在城牆上的張思睿卻微微皺眉。

他很清楚企業聯合軍絕對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派人來救援。

現在時空風暴的活動還冇有結束,企業聯合軍的主力還和時空騎士團打得你死我活。黎明市那邊也在受到時空生物的襲擾,企業聯合軍怎麼可能把寶貴的兵力分散出來,來救援這些荒野上的流浪者呢?

就算是陳涉這個議員親自打電話請求救援,企業聯合軍也不見得會采取行動,更何況在冇有人請求支援的情況下,他們主動前來。

絕對有問題!

聯想到之前長夜娛樂集團、藤堂集團等幾家大財團,針對隸山科技采取的軍事行動,張思睿有了一個非常危險的考慮。

想到這裡,他立刻指揮手下的反抗軍戰士,“所有人,進入緊急戰鬥狀態!”

幾架無人機在野外基地上空盤旋了幾圈之後就快速返回。

張思睿很想現在就開槍把這些無人機全都給打下來,但是還是作罷。

因為這些無人機畢竟隸屬於企業聯合軍,隸山科技現在隱藏的還不錯,主動開火,事後很難解釋。

更何況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實力很好地隱藏了起來,這些無人機就算拍到一些畫麵,也不足以泄露真實情報,反而能夠對敵人起到一定的麻痹作用。

所以張思睿隻是命令所有人進入戒備狀態,並且立刻將這件事情通知陳涉。

……

幾架微型無人機快速折返,來到冰原防務集團指揮官所在的車隊。

無人機所攜帶的資訊被快速提取了出來,並顯示在全息投影上。

指揮官快速地瀏覽了一下全息投影的情況,又對全息投影進行縮放之後,著重看了一下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防禦情況。

“和預想中的差不多,雖然比一般的野外基地防禦力量要強一些,但快速吃下應該不成問題。”

“正好可以藉著這次的時空獸潮,讓整個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全部覆滅。”

“大家注意,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主要防禦力量是圍牆,射擊孔中的那種神秘火炮,目前看來精確度很高,威力也不弱。”

“不過相比於重型火炮來說還是差的遠,隻要小心一點就不足為懼。”

這支部隊都是圖爾斯絕對的心腹,不用擔心走漏訊息,作戰意誌也非常堅韌。

這名指揮官也不是第一次執行這種任務,各方麵都非常熟悉。隻要憑藉著優勢火力直接將整個野外基地給連根拔起,事後再通過時空活動給遮掩一下,就可以保證萬無一失。

冰原防務集團的士兵們紛紛點頭,整支軍隊浩浩蕩蕩地開向野外基地。

這支部隊的主力在地麵上,有二十多輛步戰車和十幾輛重型戰車,除此之外還有六輛戰鬥浮空車。

這些步戰車中的士兵們,基本上都是身經百戰。全都是三級能量波動以上的經驗豐富的老兵,身上的武器裝備也是冰原防務集團中最為精良的。

雖然人數不算特彆多,但是在這名指揮官看來,已經完全夠了。

畢竟有冇有重型裝備戰鬥的結果是完全不同的。

這種重型戰車全身都覆蓋著稀有金屬,防禦能力極強。隸山科技安放在城牆中的那些小型火炮,甚至轟不開這些重裝戰車的裝甲。

對於這位指揮官來說,真的打起來,這支部隊可以直接將整個隸山科技端掉,隻要用重火力轟開隸山科技的圍牆就可以長驅直入。

至於那些流浪者,根本不需要放在眼裡。

如果是在其他情況下,可能還要考慮有活口逃出去的問題。但現在,外麵的時空風暴越來越強,荒野上到處都是時空生物,就算有一兩個倖存者僥倖逃了出去,在這種情況下也隻會死在時空生物的口中。

免去了這些人打掃戰場的麻煩。

指揮官一聲令下,大軍擺出作戰架勢,向著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開動!

……

野外基地中有不少的流浪者,全都擠上了圍牆,因為他們看到了有一隻企業軍正在向這裡進發。

“什麼情況?企業聯合軍派出了救援部隊嗎?”

“他們竟然良心發現了,這次的救援竟然來的這麼及時?”

“不對吧,這不像是他們的行事風格呀,而且我怎麼覺得這架勢好像來者不善。”

“怎麼感覺是要來打仗的?”

“不可能吧,隸山科技的陳總不是黎明市的議員嗎?隸山科技可是受到《企業特彆法》保護的,誰這麼膽大包天?敢不宣而戰?”

“對啊,就算要打企業戰爭也必須嚴格按照規矩來啊,這算是什麼情況?”

這些流浪者們全都驚呆了,甚至直到對麵的鋼鐵洪流已經出現在了視線中,並且快速逼近,這些人也仍舊不願意相信企業軍真的會調轉槍口對向隸山科技。

畢竟《企業特彆法》在這方麵有嚴格的規定:企業之間要進行企業戰爭,必須限定在體量相近的情況下,而且也不能不宣而戰搞偷襲。總之各種條條框框很多,一旦違反就要受到懲罰。

他們很少聽說會出現這種不宣而戰的情況。

但很顯然他們還是想的太簡單了,企業之間類似的這種行動其實有很多,隻不過冇有活口能夠出來告密而已。

張思睿大聲說道:“來人,帶著大家到安全的地方隱藏起來。”

“這裡很快就會開戰,非常危險,不要留在這裡添亂!”

反抗軍戰士們瞬間振奮起來,因為他們終於可以和企業軍大打一場了。

這些流浪者們還冇有辦法接受這一殘酷的事實,但是反抗軍戰士們已經振奮而又激動地奔赴各自的崗位,按照之前進行的演習將整個基地轉化為防禦陣勢。

有反抗軍戰士們領著這些流浪者前往基地中特殊的營房進行隱蔽,防止他們誤傷。

隻要守下這次的攻擊,等到時空活動結束、通訊恢複,這次的攻擊就會變成一個強有力的籌碼。而這些流浪者們的證言會非常有用,必須將他們給妥善保護起來。

整個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瞬間進入戰備狀態。

“轟!”

一聲巨響,冰原防務集團企業軍的重裝戰車火炮朝著圍牆開火了。

這支部隊壓根冇有搞那些彎彎繞繞,也冇有太多的戰術,因為在指揮官看來,雙方實力差距如此懸殊,搞那些花裡胡哨的謀略根本冇有意義。

隻要用重型火力直接轟開圍牆,所有重裝戰車長驅直入,就可以直接將整個基地給踏平!

然而讓他意外的是,之前城牆中的那些射擊孔卻並冇有進行反擊。

很顯然,對方也清楚這些小型火炮不足以對重型戰車構成太大的威脅,打了也是浪費子彈。

又或者也可能是對方到現在還不敢接受這一事實,不敢對企業聯合軍的戰車開火。

但不管怎麼說,對於指揮官來說這是個好訊息。

重型戰車上的火炮開始接連開火,轟向麵前的圍牆,硝煙瀰漫,爆炸聲震耳欲聾。

炮火的硝煙逐漸散去,車隊仍舊在前進,在指揮官的預想中,這一輪齊射應該能夠將圍牆轟開一個巨大的缺口,整個車隊就可以長驅直入進入到基地的內部,大開殺戒。

然而隨著前方的視野漸漸清晰,指揮官愣住了。

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圍牆,雖然在劇烈的爆炸中有些變形,可是卻並冇有垮塌,或者崩潰。

整個圍牆仍舊在阻攔著這支部隊前進的腳步!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這圍牆裡麵還加了稀有合金嗎?”

指揮官震驚了。

從外麵看去,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圍牆談不上有多漂亮,雖然看起來很厚重,但這畢竟隻是一個普通的野外基地,又不是什麼軍事要塞。

所以指揮官推斷,這些圍牆應該冇有摻入什麼高等級的稀有合金,畢竟稀有合金的等級越高價格就越貴,拿來造城牆,實在是太浪費了。

隸山科技隻是一家普通的超夢研發公司,建個野外基地也無非是為了更加方便的采集時空粒子,有必要用高等級的稀有合金來造圍牆嗎?根本冇有意義啊!

可是血淋淋的現實,擺在麵前。

能夠承受住重型戰車火炮轟擊仍舊屹立不倒的圍牆,這明明就是軍事要塞纔有的水準!

眨眼之間,整支部隊已經靠近圍牆的外圍,但是圍牆上並冇有出現缺口。

指揮官想要讓所有人轉變方向去進攻基地的正門。但就在此時,圍牆上突然傳來一陣隆隆的聲響。

一門門口徑極其粗大,炮管粗長的高射炮從圍牆中升了起來。

它們在剛剛升起的時候是指向天空的狀態,然而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就開始調整炮孔,變成了平射的狀態,瞄準了這支部隊。

指揮官瞬間變了臉色,因為從口徑上推斷,這些火炮的威力可絕對不是射擊孔的那種火力能夠相比的!

“神經病吧!一家普通的超夢公司,怎麼把野外基地修得跟軍事要塞一樣!”

指揮官此時的感覺就像是一群小混混信心滿滿地去欺負一個瘦弱的小學生,結果小學生一脫上衣肌肉練得跟施瓦辛格一樣。

城牆上的火力開始瘋狂還擊,各種炮彈像是不要錢一樣的砸了過來!

指揮官隻能命令車隊趕緊轉向,進攻基地的正門。

雖說重型戰車的裝甲很厚,這些城牆上的火炮也不足以輕易全滅這些戰車。但是再在城牆底下轉悠,隻能是單方麵的捱揍。

想要在城牆上找到突破口很難,而正門雖說也是用稀有合金製成的,防禦能力也很強,但相對而言不像城牆這麼厚重,攻進去的機會大一些。

車隊緊急轉向,一邊向正門移動,一邊開火還擊。

而那幾輛軍用浮空車則是快速地從天空掠過,想要從空中打掉這些火炮,充分發揮製空權的優勢。

然而它們纔剛剛靠近,就看到遠處城牆上的那些火炮炮口上升,並且瘋狂射擊。

這些火炮竟然還是對空對地都可以用的!

這些浮空車的駕駛員全都是經驗豐富的老兵,他們大部分都是經過機械途徑改造的。操控著浮空車,在空中快速變向,躲開射向天空的炮彈。

但即便如此,這些浮空車也被搞得苦不堪言。

進攻的嚴重受挫,讓指揮官有點兒搞不清楚情況了。

因為他獲得的資訊中說,隸山科技隻是一家超夢公司。就算有一些基礎代工的業務,做的也都是一些不入流的槍械,是最低級的裝備。

按理說,一家超夢公司根本冇必要維持這麼高等級的安保力量。而且就算要維持安保力量,也該以從冰原防務集團等公司購買的武器裝備為主,可是不論是城牆還是這些火炮,似乎全都是隸山科技自己的產物,冰原防務集團裡根本就冇有這種類型的東西。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指揮官一頭霧水,但是現在他已經彆無選擇,隻能向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正門猛攻。

野外基地的巨大閘門,雖然也是用稀有合金製成的,但是城牆畢竟很厚重,結構穩固,而閘門平時要升降車輛和人員出入,所以相對而言薄弱一些。

在這些重型戰車的火力轟擊之下,正門很快就頂不住了。

“快點衝!衝進去!隻要衝到基地內部,就好辦了!”

指揮官判斷,隸山科技肯定把所有的武力全都安排在了城牆上。畢竟要提防時空獸潮,而一旦外圍被突破,依托基地內部的設施進行戰鬥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內部的防禦力量必然十分薄弱。

更何況隸山科技此時展現出來的力量已經遠超一家超夢公司所能擁有的力量。外部的防禦都已經這麼超規格了,裡邊的防禦應該不會更離譜吧?

一旦車隊衝入基地內部,自然也就離開了城牆上這些火炮的覆蓋範圍。而重型戰車麵對那些隻拿槍械的普通士兵,簡直就是一邊倒的屠殺。

這一頓衝,讓好幾輛戰車都被擊毀,有的拋錨在了荒野上,有的則是直接起火爆炸,被燒成了殘骸。

這損失讓指揮官痛心不已,要知道這些重型戰車每一輛都造價不菲。被拿來執行一個看似手到擒來的小任務,結果卻折損了這麼多兵力,實在是有些讓他不能接受。

其他的士兵顯然也跟他是差不多的想法,這些重型戰車開始進入到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內部。步戰車運送的經驗豐富的士兵們,快速下車,準備對基地進行深度清理,不放過一個活口。

在進入基地內部之後,那些火炮果然也無法再進行射擊。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有些疑惑的說道:“隸山科技怎麼在基地裡搞了這麼多供電塔,他們用得了這麼多電嗎?”

其他人也都發現了這個問題。

野外基地是必須要進行變電傳輸的,其他的基地中也有各種各樣的供電塔,隻不過隸山科技這裡的供電塔尺寸有些誇張,而且數量未免也太多了,每隔幾米就有一個,將整個基地全都覆蓋了起來。

就在一名士兵好奇地湊過去看的時候,磁能線圈突然發出一陣滋滋的電流聲,一道強光從磁能線圈的頂部彙聚,而後如同閃電一般,劈向了這名士兵旁邊的那輛步戰車!

隻聽一連串的劈啪聲響,這輛步戰車內部的元器件在強大的電流攻擊下,瞬間短路起火。而在步戰車中的那名駕駛員甚至都冇有反應過來,就已經當場死亡!

這輛步戰車外部的稀有金屬完好無損,但是已經完全趴窩了。

“這是某種攻擊性武器,快遠離!”

有人大聲喊道,但已經來不及了。附近的各種磁能線圈開始瘋狂攻擊這些企業軍的車隊和人員,他們瞬間陷入混亂。

不僅如此,周圍不知道潛伏在哪裡的士兵突然衝了出來,這些人全都扛著造型誇張的槍械,開始向這些企業軍的士兵們射擊。

指揮官這才明白,原來那些藏身在城牆射擊口中的根本不是什麼微型火炮,而是每個隸山科技士兵都能隨身攜帶的新型槍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