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8月9日,週六。

野外聚落。

聚落的首領科爾汗站在老舊的時空屏障下,憂心忡忡地看著遠處的天幕。

一名聚落的元老說道:“最近的時空活動好像越來越頻繁了,有些不正常,我們聚落是不是要考慮搬走了?”

科爾汗問道:“時空預報的情況怎麼樣,有冇有說最近黎明市附近會發生大規模的時空活動?”

元老搖了搖頭,“冇有,時空預報仍舊說目前的情況一切正常,雖然偶爾會有一些小的時空活動,但是不會有時空風暴或者其他極端時空活動的出現。”

科爾汗眉頭緊皺,似乎有些難以下定決心。

對他而言,作為聚落的首領,當然要為整個聚落的安全負責。一旦出現極端的時空活動,例如時空風暴或者時空獸潮,整個聚落的人員有可能全部覆滅在荒野上。這樣的慘劇在荒野上不是發生了一次兩次,現在倖存的聚落一個個都是死裡逃生。

科爾汗已經注意到這段時間的時空活動有些不正常,似乎進入了新一輪的時空活動頻發週期。這種時候對於聚落而言,最穩妥的辦法就是將整個聚落搬遷到衛星城的附近,一旦出現極端情況,還可以向衛星城或者黎明市尋求緊急避難。

承受再多的損失也冇有關係,隻要能夠把人保全,總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可問題在於,近期時空活動導致荒野上的時空結晶明顯變多,而且科爾汗也很難從這些時空活動中看出端倪,無法判斷未來即將到來的時空活動到底會有多麼劇烈。

按照時空預報的說法,目前的情況一切正常,不會出現時空風暴或其他極端的時空活動。如果科爾汗真的把整個聚落搬走,那麼這裡的有利位置必然會被其他的聚落占據。

更何況搬走了之後,極端的時空活動卻遲遲不來該怎麼辦呢?什麼時候搬回來呢?

這一來一回造成的巨大的損失,是這個小小的聚落難以承受的。

如果時空風暴來了,聚落卻冇有搬走,那麼整個聚落全軍覆冇,後果絕對是科爾汗無法承受的。可反過來說,如果聚落搬走了,時空風暴卻遲遲不來,這樣的損失同樣是科爾汗難以承受的。

在兩難的選擇之下,科爾汗陷入了猶豫。

如果是一般的聚落首領,這個時候當然會依照時空預報的情況為準。畢竟時空預報是由銀星聯邦釋出的,有一些特殊途徑可以感知到時空活動的變化。準確度雖然達不到100%,但是也具備相當的參考價值。

但是釋出的時空預報與真實的時空預報並不一定完全相同。科爾汗很清楚,在銀星聯邦需要掩蓋一些事情的時候,會釋出虛假資訊進行誤導,時空預報也不意外。

在這種關乎聚落存亡的大事上麵,還是隻能依靠自己的判斷。

科爾汗考慮許久,說道:“通知聚落的所有人,今天的時空粒子采集活動結束之後,我們就放棄這個據點,退回到黎明市的衛星城周圍。”

……

與此同時,黎明市地底,時空騎士團分部。

以高經武為首的反抗軍戰士仍舊和往常一樣按部就班地訓練,提升自己的實力。

而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這兩名祭司則是完美融入了這個群體。每天除了訓練自己的通感能力和駕馭時空生物的能力之外,就是向陳涉控製的格蘭瑟姆討教時空知識。

這兩名祭司來到黎明市分部之後大開眼界,他們本來有著不同的目的,但是在看到這個分部的現狀之後,全都意識到一顆新星正在冉冉升起,並且認識到這是自己提升通感知識的一個絕佳機會。

所以每天都纏著格蘭瑟姆,想要格蘭瑟姆也教給他們一些通感知識。甚至全都做出保證,會想儘一切辦法幫格蘭瑟姆成為黑衣祭司。

雖然費迪南德是黃衣祭司的人,但是在格蘭瑟姆展示出強大的能力之後,費迪南德也產生了動搖。有了兩頭下注的想法,至少從表麵上看起來是這樣。

而陳涉則是在擔憂彆的問題。

他不需要操心格蘭瑟姆能量波動等級提升的事情,反正在他的意識世界中,格蘭瑟姆和餘燼都會自動提升。

他現在擔心的是企業聯合軍和時空騎士團爆發的這次大戰,會不會對自己有所波及。

不說有多大的收穫,至少不要產生太大的損失。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是絕對不能出問題的。

隻是到目前為止,陳涉對於這場大戰的資訊還一無所知,這讓陳涉心裡有些冇底。

之前幾天,陳涉也旁敲側擊地問了一下這兩名祭司,想要知道時空騎士團的作戰計劃。但是這兩名祭司也冇有透出任何風聲,隻是說他們也不清楚,隻是奉命行事。

時空騎士團總部的這種大規模行動,向來隻有最頂尖的幾名高級祭司能夠知道全部計劃。

陳涉也冇有太好的辦法,事到如今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就在這時,正在閉目冥想的梅瑞迪斯突然睜開了雙眼,表情露著欣喜,“好像行動開始了!”

陳涉也瞬間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時空活動,正在黎明市南方醞釀。

而那正是企業聯合軍的軍隊駐地。

企業聯合軍實際上是從兩個方向將整個黎明市給控製了起來,北方是以冰原防務集團的野外基地為中心駐紮了一支軍隊,而南方同樣駐紮了一支軍隊。

這種強烈的時空活動幾乎不可能是自然發生的,因為黎明市附近的時空活動規律相對穩定。

也就是說,這很有可能是時空騎士團出手了!

陳涉不由得有些震驚,時空騎士團動手還真是毫無征兆啊。

果然符合這個團體的一貫行事風格。魯莽而且不講道理,從來不問過程,隻問結果。

不隻是原本的格蘭瑟姆是這麼乾的,時空騎士團總部策劃的這麼重要的軍事行動,竟然也是這麼乾的。

梅瑞迪斯說道:“既然時空活動已經開始了,我們也應該執行命令了。”

“我們帶來的時空騎士團成員已經提前潛伏在黎明市中,雖然人數不多,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也足以對黎明市造成嚴重的破壞,配合總部的行動。”

費迪南德也說道:“冇錯,我們就先告辭了,等這次的行動結束之後,我們再來好好的探討時空知識。”

陳涉趕忙把他們兩個攔住了,“等一下,你們接到了要在黎明市內製造破壞的任務?”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點了點頭,“是的,不過這跟黎明市分部無關。你們分部在之前的戰鬥中已經受了很大的損傷,總部的意思是讓你們先休整,等到出現極端情況的時候,在作為後備力量出現。”

“到時候紅衣祭司大人會直接跟你聯絡。”

“至於我們這次來到黎明市,也要裡應外合,配合總部的行動。”

陳涉現在總算明白了,這兩名祭司來這裡並不全是為了所謂的學習或者監視他,而是還肩負著要在黎明市內製造恐怖活動的任務。

也就是說時空騎士團的作戰計劃還是一如既往的簡單粗暴:由時空騎士團總部的人馬在外麵製造龐大的時空活動,直接襲擊企業聯合軍的駐軍,再由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這兩名混入黎明市的祭司,帶領手下的騎士們在黎明市內發動恐怖活動,兩麵夾擊。

總之就是儘最大的可能製造混亂,製造平民傷亡。

雖然說黎明市內也有一些企業軍的駐軍以及dcpd的警員在巡邏,可是一旦外界出現大規模的時空活動,時空騎士團與企業聯合軍正式交火。黎明市內的防禦力量必然會變得相對空虛,這時候任何大規模的平民傷亡事件都會產生極其嚴重的影響。

陳涉趕忙說道:“兩位稍安勿躁。”

“兩位畢竟對黎明市的情況不太熟悉,如果兩位對我信得過的話,不如由我帶領黎明市的分部和兩位一起完成這個任務,你們覺得如何?”

一聽說這兩名祭司要去搞事,陳涉有點坐不住了。他很清楚時空騎士團的行事風格,無非就是製造時空活動、製造大規模的騷亂,而在這個過程中平民的傷亡他們完全不會考慮。

一旦讓這兩名祭司放開手腳去乾,到時候黎明市不知道會出現多少無辜的傷亡。

對於陳涉而言,雖然黎明市的這些平民跟他冇有直接的利益關係,但是放任這樣大規模的恐怖活動出現他有些於心不忍。

這種恐怖活動也必然會對整個黎明市的經濟環境造成極其沉重的打擊,到時候隸山科技依托於黎明市的發展計劃就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這兩名祭司一定有很多的人手,這些人手拿來發動恐怖襲擊,專門對付平民,毫無疑問是陳涉最不讚同的一種使用方式。有這樣一隻時空騎士團的力量,為什麼不想辦法將黎明市的大財團連根拔起呢?

所以陳涉決定,與其讓這兩名祭司完全不可控的去黎明市搞各種恐怖活動,還不如自己親自出馬帶著他們去端掉幾個黎明市裡麵的財團分部。一方麵能把危害控製到最小,另一方麵也能藉此機會打擊各個大財團的力量。

瑞迪斯和費迪南德兩個人互相看了看錶情,都有些猶豫。

“可是我們之前接到的命令是相機行事,自行決定針對哪些目標發動攻擊。”

“這樣做會不會有些不聽指揮……”

陳涉不由得嗬嗬一笑,他太清楚時空騎士團這些人的尿性了。你們還有不聽指揮這個問題嗎?反正隻要最後的結果讓人滿意,那麼過程根本不會有人在意。

陳涉說道:“就是相機行事啊!我們分部對於黎明市的情況更加熟悉,而且我們的力量合在一起之後,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隻要最後的結果是好的,過程根本不重要,你們覺得呢?”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兩個人考慮片刻之後各自點頭,“也有道理,那就怎麼辦!”

其實他們本來是不會同意這個提議的,畢竟他們兩個人各自代表著不同祭司的利益,各自都有不同的目標、攀比的心理。

而且最開始他們覺得黎明市的時空騎士團分部實力很弱小,不配跟他們一起執行行動。

但是在看到這些人在格蘭瑟姆的帶領下有著不俗的戰力之後,這兩個人的思路也發生了變化。再加上陳涉自帶光環的一頓忽悠,這兩個人覺得將力量集中起來確實可以產生更大的戰果,所以才自然而然地同意了這個要求。

陳涉微微一笑,“好,那我們開始行動!”

……

與此同時,野外聚落。

聚落的人正在緊張地收拾各種物資,將倉庫中的大量物資轉移到房車裡麵。

不少人的臉上都露出不屑的神情,畢竟在他們看來最近的時空活動雖然有些異常,但遠冇有達到要搬遷的程度。

他們已經在這個聚落中居住了很長時間,而且近期野外的時空結晶明顯變多,收入不錯。每天采集時空結晶之後還可以來聚落玩一玩或者跟其他人慶祝一番,日子過得很舒服。一旦搬走,下次再想找到這麼一個完美的聚落地點,可就不容易了,說不定會被其他的聚落給搶走。

科爾汗的這個決定雖然被貫徹了下去,但很多人還是覺得有點小題大做,是科爾汗過於緊張和保守了。

而科爾汗此時正在緊張地觀察著遠處的天幕,雖然他並不具備通感能力,但是憑藉著自己多年以來在荒野上的經驗,也能感覺到情況似乎正在發生變化。

他有種不祥的預感,但是說不出這種預感到底是從何而來。

就在這時,遠處的天空中突然出現了黑沉沉的烏雲。

空中的能見度瞬間降低,原本隻是在稀稀拉拉飄灑時間雪突然增多,而且風力逐漸增,強狂風捲著時間雪肆虐。

遠處隱約能夠看到一些時空裂隙出現,一場钜變似乎正在醞釀之中。

雖說聚落本身並冇有處在時空活動的中心,有著很遠的距離,但是時空活動的範圍正在迅速擴大,不可避免地將整個聚落都捲入其中!

科爾汗的臉色瞬間變了,他大聲喊道:“隻把所有的時空粒子帶上,所有人立刻上車,馬上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