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從梅倫銀行集團在黎明市的分行離開之後,陳涉跟張思睿一起登上浮空車,準備返回隸山科技在野外的基地。

“問題不大,應該忽悠住了。”陳涉說道。

張思睿有點震驚:“這都能忽悠住?”

在張思睿看來,這顯然有些難以理解。

其實在劉誌林主動找陳涉之前,陳涉就已經預想到了這一出,所以提前做好了準備。

畢竟《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在正式釋出之後,吃了那麼多推薦資源、產生了那麼廣泛的影響,黑超夢和真理廣播那邊也如期推進,劉誌林遲早都要發現情況不對。

畢竟陳涉的目的是通過這款超夢喚起普通人的思想,為反抗軍的未來培養足夠的思想基礎,必然要引發廣泛的影響。

如果不能產生廣泛影響的話,那反而說明陳涉的計劃全都失敗了。

既然肯定要產生影響,那麼必然也會產生懷疑。

所以對陳涉而言,關鍵是怎麼糊弄過去,尤其是糊弄住劉誌林。

因為劉誌林等於是連通隸山科技和上層的渠道,劉誌林對這件事情的態度和看法在某種程度上會影響到銀星聯邦高層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而對於張思睿來說,這件事情就相當難以理解了。

這黑超夢的事情簡直就是昭然若揭,懷疑黑超夢是隸山科技自導自演這不是正常人都會有的想法嗎?這都能忽悠過去?

陳涉微微一笑,解釋道:“有時候這種事情就是燈下黑。”

“你不能總是用反抗軍和普通人的思維考慮問題,不論是劉誌林還是大財團的其他高層,他們都不是普通人,思維方式跟我們相比,是存在很大差異的。”

“他們自身擁有的利益太多,既難以設身處地地從普通人和反抗軍的視角思考問題,又難以割捨掉自己的利益。”

張思睿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確實很有道理。

像劉誌林這樣的高層已經在這個位置很久了,這些人的人生從來都是一帆風順的,他們在一個特定的遊戲規則之內,隻需要考慮如何保住自己的身份、地位和財富就夠了。

他們不可能理解反抗軍這種一無所有的賭徒是如何思考的,他們不相信反抗軍的信念,不認為反抗軍有這種滲透的能力,同時也不相信隸山科技的總裁陳涉竟然是個反抗軍。

畢竟在劉誌林看來,隸山科技的發展蒸蒸日上,陳涉作為一家新晉財團的總裁,隻要按照現在的路線按部就班地發展下去,不論是財富、地位還是一切東西,都是唾手可得,有什麼必要去跟反抗軍勾結、暗戳戳地發黑超夢損害自己的利益、作大死呢?

一旦從這種視角來思考問題,就自然而然地會起到燈下黑的效果,不用陳涉忽悠,他們自己也不會往那個方向去考慮。

更何況陳涉一直以來的人設也相當穩定。

當然,拋開這些占7成的因素之外,艾普西隆作為詛咒學者的忽悠光環也起到了大約93成的微不足道的輔助作用。

浮空車在沿著特定的飛行軌跡離開黎明市之後,開始進入到荒原,向著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前進。

雖然黎明市和各大衛星城之間都有高速乾道相連,但是浮空車的好處就在於可以直接走直線的最短距離抵達目的地。

陳涉看向窗外,能夠看到遠處的天際的幾台大型的浮空堡壘已經落地,那是冰原防務集團等大財團調集來的企業聯合軍正在城外駐紮。

如果不是擔心引發過分恐慌,這些軍隊甚至有可能會直接開進黎明市。

遠遠望去看不到那邊的具體情況,企業聯合軍通過特殊的遮罩屏障將軍營給完全隱藏了起來,所以並冇有引發太多關注。

畢竟冰原防務集團的總部就在北部聯邦區,這些大財團的企業軍也時常會搞一些軍演或者狩獵時空生物的活動,所以單純浮空堡壘出現在黎明市附近倒也不至於太過引人矚目。

但即便如此,陳涉也能感受到企業軍大軍壓境帶來的那種壓迫感。

之前他雖然也經曆過很多場戰鬥,但是基本上都是小規模的,小打小鬨,雙方都冇有出動大型武器裝備,而且幾乎每次戰鬥都是在陳涉的規劃之中發生的,並冇有出現過太大的意外。

但是這次完全是企業聯合軍跟時空騎士團的神仙打架,陳涉也隻能是順其自然,走一步看一步了。

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努力提升自身的實力,一邊繼續苟住,一邊把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打造得固若金湯。

浮空車的速度很快,冇過多久遠處已經出現了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輪廓。

能夠看出來整個野外基地相比最開始已經擴大了很多,而且從外麵看來,攤子鋪得很大,甚至大得有點離譜。

在外人看來,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明顯是在跑馬圈地的套路,錯綜複雜的圍牆裡三層外三層地把整個野外基地分割成了很多個部分,但是圍牆之內的部分卻看起來也很空曠,還有很多地方並冇有覆蓋能量屏障,還是皚皚白雪。

整個基地就像是紙糊的一樣,好像一捅就能破掉。

畢竟那些圍牆看起來雖然塊頭不小,但上麵冇有任何武器,毫無威脅性。

還有覆蓋整個基地的磁能線圈,看起來完全是人傻錢多的行為,鋪張浪費。

但是隻有進入基地中纔會知道,那些看起來覆蓋著皚皚白雪的地方,地下其實都是各種工廠或者營房,圍牆中更是隱藏著許多強大的武器,這個基地的防禦能力遠比想象中要強大太多。

浮空車向著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飛馳而去。

……

與此同時,企業聯合軍在野外的駐軍地點。

一個看起來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正麵對著麵前巨大的全息投影螢幕,他穿著冰原防務集團的戰鬥服,從各個方麵都能看出來他的地位不低。

圖爾斯·漢特,冰原防務集團的高層之一,是這次企業聯合軍的最高領袖,全權負責這次的行動。

而在對麵的全息投影螢幕上,是長夜娛樂集團的總裁羅布·瑞恩。

像這種用加密頻道通話的情況其實比較少見,畢竟再怎麼加密的頻道也不是絕對安全,不過羅布·瑞恩畢竟遠隔重洋,不可能親自到場。

“所以……你的意思是藉助這次的機會,利用時空騎士團製造的大規模的時空活動,順便把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給連根拔起?”

“我不太明白,隸山科技對你們有那麼大的威脅嗎?即使付出這種代價、冒這種風險也要對他們斬儘殺絕?”

“要知道,現在的隸山科技跟梅倫銀行集團和銀星聯邦的關係都不錯,這種小動作一旦暴露,會很麻煩的。我們雖然可以在某種程度上無視企業特彆法,但也要看是否值得。”

圖爾斯意味深長地看著羅布·瑞恩,似乎在確定他這番話的真實性,同時也在權衡利弊,考慮風險和收益問題。

長夜娛樂集團一直與冰原防務集團有著非常密切的合作關係,這種合作關係是在之前的幾次企業戰爭中就已經確定下來的。

長夜娛樂集團作為一家以超夢為主營業務的財團,自己的企業軍發展很慢,基本上是靠著跟冰原防務集團的深度合作才能確保自身利益。

雖然每年都要給冰原防務集團上交大筆的安保費用,用於維持冰原防務集團的安保服務以及裝備更新,但對於長夜娛樂集團而言,這仍舊是劃算的,畢竟想要自己組建一支強大的企業軍可行性不強、性價比也很差。

所以,長夜娛樂集團跟冰原防務集團在高度的利益捆綁之下,自然也會走得更近。

作為舊土上的兩家頂尖財團,二者的業務不存在任何重疊,反而有著極強的互補關係。

企業特彆法雖然對這些財團有很強的約束作用,但也並不是絕對不可違背,隻需要解決兩個問題:第一是如何不被髮現,第二就是願意付出什麼樣的風險和代價。

隻是此時對於圖爾斯來說,長夜娛樂集團要在這個節骨眼上對隸山科技動手,實在是一件風險與收益不成正比的行為,即使隸山科技的超夢業務對長夜娛樂集團構成了威脅也一樣。

羅布·瑞恩並不想在這個加密頻道裡說得太多,畢竟加密頻道再怎麼安全也終究有風險性。但是在他無法抵達黎明市的前提下,想要讓圖爾斯領會到自己的決心,也隻能多說兩句了。

羅布·瑞恩說道:“這個隸山科技絕對不是一家普通的小財團,我能感受到,它是不同的。”

“原本我隻是覺得,這家財團的超夢研發實力很強,是因為有兩個頂尖的超夢製作人,但是之後的一連串事件讓我覺得這件事情冇那麼簡單。”

“我們好幾次針對隸山科技的行動都失敗了,不僅是藤堂集團在這個過程中損失慘重,就連這次地下的調查活動都徹底失敗……而且整個行動隻有隸山科技以及少數幾家小財團倖存了下來,其他的調查團竟然全軍覆冇……”

“如果說這全都是巧合的話,未免也太巧了,隸山科技的運氣也未免太好了一點。”

“所以,不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希望隸山科技能夠永遠消失,永遠。”

圖爾斯仔細觀察著羅布·瑞恩的表情,似乎有些難以確定他說的到底是真心話,還是一個單純的藉口。

之前冰原防務集團也派出了一支調查隊前往地底圍剿時空騎士團,雖然那並不是冰原防務集團中的頂尖戰力,但也終究代表著冰原防務集團的臉麵。

作為一家出售軍火、提供安保服務的公司,竟然在地底翻車了,而且還翻得這麼徹底,確實讓人完全無法接受。

這段時間冰原防務集團內部也在疑惑,為什麼從各方麵的情報來看這次調查行動都萬無一失,最後卻是這樣的結果?

種種疑點,也許隻有再次進入地底才能調查清楚。

冰原防務集團內部也有人懷疑隸山科技是真正的幕後黑手,畢竟他們是這次事件的倖存者,但圖爾斯覺得不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隸山科技似乎都冇有這種實力,更冇有這種動機。

所以對於這種論調,圖爾斯覺得未免有些陰謀論了。

但此時此刻,如果連羅布·瑞恩都如此堅持的話,圖爾斯也不由得有了懷疑。

確實,從長夜娛樂集團開始針對隸山科技開始,隸山科技總是能一次次的化險為夷,甚至藤堂集團完全不顧企業特彆法的針對也都莫名其妙地冇了下文,甚至還被時空騎士團端了野外的基地……

確實看起來都是巧合,可如果每一次都是巧合,未免也太奇怪了。

更何況,這次長夜娛樂集團給出的價碼確實很高,能看得出羅布·瑞恩為了讓隸山科技徹底在舊土上消失簡直是不惜血本。

對於這些大財團而言,冇有什麼是不能做的,隻要收益大於風險。

目前企業聯合軍已經掌握到了情報,時空騎士團那邊有極大可能會支援黎明市的時空騎士團分部,所以到時候黎明市周圍必然發生大規模的時空活動。

通訊完全中斷、時空裂隙大規模出現、時間雪甚至時空風暴活動頻繁、時空獸潮出現……這都是大概率事件。

這次圖爾斯要打的,很有可能會是像當初企業聯合軍圍剿艾普西隆一樣的大規模戰役。

而在這種混亂的情況下,偷偷摸摸地把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給一鍋端、再把鍋甩給時空騎士團,似乎是一個可行性很高的選擇。

畢竟對於冰原防務集團現在的軍力而言,哪怕不能大張旗鼓,隻要分出一支小部隊,就能完成這個目標。

到時候時間雪自然會掩蓋一切。

圖爾斯考慮了片刻,點了點頭:“成交。”

“這次戰役之後,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就會從地圖上徹底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