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劉誌林有些坐臥不寧。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的敲門聲。助理的聲音從外麵傳來:“劉總,隸山科技的陳總到了。”

劉誌林趕忙站起身來說道:“快讓他進來!”

劉誌林有很多問題要問陳涉。

對於這次超夢的問題,劉誌林想到了三種解決辦法:第1種是找網絡監察去揪出問題的源頭,切斷傳播途徑;第2種是讓dcpd找到研發黑超夢的小作坊。

但是這兩種辦法都不一定能夠成功,畢竟現在很多人用影評的方式把資訊廣泛地傳播開來。抓也抓不過來,無法切斷傳播途徑,完全無助於事態的解決。

而想要找到研發這款黑超夢的小作坊也不一定能夠成功,畢竟這個小作坊能夠在之前的很多次嚴打裡麵倖存下來,足以說明這個黑超夢的製作人隱蔽意識很強。

更何況黑超夢本身就是錯綜複雜的地下渠道,這些黑超夢的販子訊息都非常靈通,說不定在dcpd內部還有不少的內應。抓一些小毛賊,他們往往是地下渠道的下線,抓了也不知道太多事情,而一些真正掌握事情的根本抓不到。

所以劉誌林思前想後,現在的事情還真的很難解決,唯一能抓住的也就是隸山科技和陳涉。

對於這次的事情,劉誌林當然是有些遷怒隸山科技和陳涉的。

原因很簡單,原版超夢就是隸山科技開發的,現在起到了這麼不好的效果,隸山科技當然難辭其咎。

陳涉這個製作人當時拍著胸脯保證這款超夢是為了宣傳銀星建設計劃的,劉誌林也給了最大程度的支援,不論是資金、宣傳渠道還是銀星建築的內部資料,可是最後卻搞成了反向宣傳。

劉誌林能不把鍋算在陳涉頭上嗎?

所以劉誌林打算先興師問罪一番,讓陳涉意識到這件問題的嚴重性,逼著陳涉想辦法去解決。

然而劉誌林還冇來得及開口,陳涉已經先一步說道:“劉總,您可得為我做主啊!”

陳涉這委屈巴巴的表情,讓劉誌林愣住了,他本來是想興師問罪的,但是很多話卡在喉嚨裡冇能說得出口。

他還冇轉過彎來想到如何迴應,陳涉又說道:“劉總,現在市麵上的黑超夢實在太猖獗了!”

“之前黑超夢就很猖獗,我也在議會上提議過要整治黑超夢的情況,dcpd派出了這麼多的人力清剿黑超夢,可到最後黑超夢卻越剿越多!”

“現在的情況愈演愈烈,網上有很多人說黑超夢纔是這款超夢的完美版本,而我們的原版超夢根本就不值一提。還說這個黑超夢的製作者纔是真正的天才,我們隻不過是一家普通的超夢開發公司。”

“您聽聽這是人說的話嗎?”

“我們明明費儘心思研發了這款超夢,可是那些製作黑超夢的隻要改動裡麵的幾個點子,在口碑和營收上就立刻蓋過了我們,這公平嗎?”

“這還不是最嚴重的問題,對於我們隸山科技來說,雖然損失了很多的利潤和口碑,但我們的損失還不是最大的。”

“最嚴重的問題在於,這款黑超夢簡直就是**裸的挑釁!是對黎明市議會、對您、對dcpd的嚴重挑釁!”

“這個黑超夢的製作者完全是頂風作案,我認為這種情況必須要嚴懲!”

“關鍵是他還完全曲解了我的想法。”

“我本來是想通過這款超夢,喚起大家對銀星建設計劃的支援,可是他進行了可恥的修改,在黑超夢中植入了很多的負麵情緒。再加上彆有用心的人一解讀,我費儘心血研發的超夢,完全被歪曲了。”

“作為超夢的製作者,每一款超夢都是我的孩子,看到我的孩子被彆有用心的人曲解和誤讀,我心痛啊劉總!”

陳涉的這番話情真意切,痛惜之情溢於言表。

劉誌林本來想責怪他為什麼搞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但是陳涉的這一番發言,讓劉誌林也無話可說了。

是啊,鬨成現在這個樣子,隸山科技纔是最大的受害者啊。

陳涉研發的原版超夢確實是宣傳和讚揚銀星建設計劃的超夢這一點冇有太大的問題。畢竟劉誌林自己也玩過,感受到了那種昂揚向上的精神和建造過程中給人帶來的快樂。

網上很多人的無腦差評和謾罵也證明瞭這一點。這相當於是陳涉用這款超夢奉上了投名狀,把隸山科技的名聲和銀星建設計劃,以及這些大財團給牢牢地捆綁在了一起。

出現現在這種情況,最大的得利者是真理廣播那群散播壞思想的傢夥以及藉此通過黑超夢達成斂財以及其他不可告人目的的黑超夢作坊。

這個時候,陳涉無疑是站在劉誌林這邊的。兩個人都是受害者,此時再互相攻擊,把鍋甩在對方身上也冇有什麼意義,除了加劇內部矛盾之外,根本無益於問題的解決。

想到這裡,劉誌林也隻好說道:“陳總稍安勿躁,我這次找你來就是研究解決方法的。”

“這次我們都是受害者,都有利益損失。你放心,那些藏身在暗處的小人,我們一定會想辦法把他們揪出來,跟我們做對的人從來都不會有好下場!”

“不過這些人畢竟很狡猾,網絡監察不一定能找得到他們,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商討短期的對策,如何能夠消除影響。”

“我覺得可以考慮暫停這款超夢的所有宣傳,暫時禁止網上所有人討論這一話題。防止事態進一步惡化,你覺得呢?”

陳涉搖了搖頭,“我覺得不妥。”

劉誌林愣了一下,“為什麼?”

陳涉語重心長地解釋道:“劉總,這款超夢現在出了一點小問題,但還不致命。可如果暫停了這款超夢的所有宣傳,禁止所有人討論這一話題,不僅冇有防止事態進一步惡化,反而還會讓小問題變成大問題,所以千萬不能這麼做!”

劉誌林更加費解了,“這是何意?”

陳涉繼續說道:“劉總你想啊,如果暫停了這款超夢的所有宣傳,禁止所有人討論這一話題,豈不等於是不打自招了嗎?”

“銀星建設計劃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的計劃?當然是。因為銀星是所有人的夢想之地,是舊土和銀星上的所有人類集中力量為未來百年所建設的新家園。能夠參與銀星建設計劃,對於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

“如果僅僅是因為幾個卑鄙小人的詆譭就不敢再對這件好事大規模宣傳,這豈不是正中了對方的圈套嗎?”

“雖然可以從網絡上堵住人們討論的渠道,可是在私下裡,在其他一些無法監控的渠道,人們反而會討論地愈演愈烈。而且這一封等於是坐實了真理廣播那群跳梁小醜的猜測。”

“等於是承認了銀星建設計劃,不是為全人類服務的,隻是為了從舊土上掠奪資源,供少數權貴在銀星上享受的這種說法。”

“這怎麼能行呢?原則問題絕對不能馬虎!”

“而且我們所麵對的也不隻是普通的網友,其他的大財團甚至更高級彆的大人物們也都在看著我們。這時候如果我們反應過激或者表現出過度退讓的態度,影響的可是整個銀星建設計劃的形象。”

“到時候,這個責任我們可是承擔不起的。”

陳涉這一番話,把劉誌林給說懵了。

他臉上浮現出迷茫的神色,而後陷入了沉思。

陳涉提出了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那就是即使從網絡上完全禁止這些內容的討論也於事無補,反而會造成更加惡劣的影響。

到時候等於是官方承認了銀星建設計劃,就是如同真理廣播所說的一樣。之前的那些全都是虛假宣傳,真實目的就是搜刮舊土上的資源,為權貴們在銀星上建立一個安全的天堂。

等於是不打自招了。

雖然現在也有很多人懷疑,但是懷疑和官方認證還是有很大區彆的。

劉誌林考慮片刻之後說道:“那陳總,你的意思是我們不能掀桌子,而是要繼續保持對這個輿論陣地的爭奪?”

陳涉點了點頭,“冇錯。”

“不得不說,對方實在太狡猾了。我們在這種被動的情況下,隻能選擇一個損失相對比較小的方案。”

“重要的不是網友們在討論什麼,而是上麵的人看到了什麼。”

劉誌林感覺自己的思路正在被陳涉一點一點的帶著跑,突然覺得陳涉說的很有道理。

這件事情歸根結底是因為真理廣播的人太狡猾了,他們故意曲解了這款超夢的意思,還通過遊戲評測和影評的方式,對這些蠱惑人心的觀點進行了大範圍傳播。

想要禁止網上討論相關話題,雖然不難做到,但是做起來會有些麻煩。而且動靜肯定會很大,畢竟這麼熱的話題一夜之間完全消失,傻子都知道發生了什麼。

如此一來,不僅類似的討論在私下裡會愈演愈烈,而且實際上也是一種掩耳盜鈴。

對於劉誌林來說,普通的網友和底層人如何討論其實並不是最關鍵的問題。

最關鍵的問題在於,銀星聯邦的大人物和其他的議員以及那些大財團會如何看待這件事情。

普通人的討論頂多也就是製造一時的熱度,對劉誌林不會有什麼根本上的影響。可是如果銀星聯邦的大人物因此對劉誌林產生了不好的印象,那麼劉誌林以後的前途也就會變得相當黯淡。

站在那些大人物的視角,本身劉誌林通過這款超夢宣傳銀星建設計劃是有一定功勞的。真理廣播突然出現打亂了計劃,這是個意外。

可如果劉誌林突然反應過激地把所有關於這款超夢的宣傳全都撤掉,禁製了相關討論,那麼一來就是否定了自己製作這款超夢的功勞,另一方麵也因為過激的反應加劇了負麵影響,會留下辦事不力的印象。

反過來說,如果劉誌林能夠大大方方地繼續宣傳這款超夢,同時又以一定的手法來搶奪輿論陣地,那麼至少表麵上會比較過得去。

也就是說,為了不進一步產生負麵影響,劉誌林隻能硬著頭皮繼續推廣這款超夢,而不能直接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把過去做的那些事情全都否定掉。

劉誌林有些進退兩難,他考慮了片刻之後說道:“你說的也有道理,我再考慮考慮,對超夢的宣傳還是先不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