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劉誌林很快就在網上找到了這些內容。

這些內容並不難找,雖然觀棋先生是在真理廣播上提及的這款超夢的相關內容,但他的演講已經被很多聽眾,甚至是其他網友二次轉播,變成了文字版。

他演講的內容也冇有完全保留,這些網友們在轉載的過程中隻用了其中的一部分,把其中風險比較高的一些發言給剔除掉了。但冇有影響到原本的內核,而是將這些內容完全偽裝成了一篇超夢的評測。

就像很多超夢的影評一樣,這些內容完全是在說這款超夢本身,其中偶爾也提到了黑超夢的內容。但是並冇有直接提及現實中的情況。

要說這是不是一種影射?那肯定是的。

但是對於這種影射,劉誌林卻冇有太好的辦法,甚至冇辦法出動網絡監察去抓人。

以往如果有人攻擊銀星建設計劃的話,一方麵是人數比較少很容易查到,另一方麵大部分直接攻擊銀星建設計劃的人說話也比較露骨,很容易從言辭中抓到漏洞。所以隻要出動網絡監察,基本上就可以把這些訊息消滅在源頭。

可是現在,《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是官方推薦的銀星建設計劃宣傳超夢。大家隻是按照官方的號召在評價這款超夢的內容,而且評價的人數特彆多,範圍特彆廣。大家的評價又僅僅侷限於超夢內容本身,並冇有過多涉及到現實,所謂法不責眾,就算想要派出網絡監察,這麼多人也根本抓不過來。

而隻抓一部分的話,又根本冇有意義。

劉誌林越想越氣,隻能絞儘腦汁地想著辦法,同時繼續看網上的內容。

被轉載最多的一篇5星好評是這樣寫的:

“這隻是一篇單純的超夢評測,大家千萬不要過分解讀。”

“我看網上有很多人在無腦給這款超夢打低分,但我的觀點恰恰相反,我認為這是近幾年來少有的好超夢!”

“首先,銀星建設計劃對我們大多數普通人來說都太過遙遠了。畢竟大家都冇有去過銀星,甚至關於銀星的資料也少之又少,銀星隻是天空中普通星辰的一顆,對我們來說充滿了距離感和陌生感。”

“如果我們對銀星冇有任何概念,又怎麼可能心甘情願地支援銀星建設計劃呢?所以過去有太多的宣傳資料宣稱銀星是人類的未來,但實際上銀星建設計劃隻是大多數財團在支援,並冇有獲得普通人的支援。”

“我認為,關鍵在於這些宣傳太虛假了,而且也太空洞了,所以冇有辦法得到普通人的共鳴。”

“這怎麼能行呢?”

“反觀這次的超夢,就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嘗試!普通人自己扮演銀星上的建設者,主導銀星的建設計劃。在這個過程中看到銀星從一個荒蕪的不毛之地變成了適宜人類居住的宏偉城市。”

“看著一座座建築和一個個大型城市拔地而起,這種因為創造而產生的幸福感和成就感,給人帶來一種極致的快樂!而在體驗到這種快樂的過程中,我們對於銀星建設計劃自然也變得更加認同。”

“從此以後,我們回想起這款超夢,銀星建設計劃就不再是一個虛無縹緲的空中樓閣,而是至少可以在超夢中看到的,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事實存在的地方。”

“所以,我認為這款超夢對銀星建設計劃所造成的宣傳效果,遠大於之前進行的所有宣傳。像這樣的超夢當然應該大加鼓勵,從而讓更多人瞭解到銀星建設計劃的真相。”

“至於其他遊戲方麵的內容,就不用多說了。”

“這款超夢在遊戲性上做得相當出色,不論是要自己搭建生產線還是自己佈置建築進行城市規劃,在這個過程中模擬經營建造類超夢的玩法被髮揮地淋漓儘致。在模擬經營建造類超夢本身就是一個小眾分類的情況下,能夠做的如此出色,實在是意外之喜。”

“不僅如此,這款超夢的細節十分考究。據知情者透露,這些超夢中出現的建築和內部細節都與銀星現實中存在的非常接近。在超夢中我們看到的場景,基本上可以代表銀星上的真實場景。”

“以上這些都說明瞭,隸山科技在設計這款超夢的時候下了很大的功夫。雖然他們也冇辦法去到銀星,但是可以通過很多的資料和自己天才般的想象力與創造力,來創造出這樣一個非常接近真實的超夢環境。在超夢設計這方麵來說,我認為隸山科技可以代表當今超夢設計的最高水平,跟長夜娛樂集團這種隻知道換皮和吃老本的財團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看到這裡,劉誌林還覺得有些驚喜。

因為他之前也翻了一些其他的評測,那些評測大部分都是在抨擊明星建設計劃,隻不過是借這款超夢指桑罵槐,冇有非常明確的說出來。

但是這篇5星好評得到了這麼多的認可和讚同,開篇卻給出了一個非常客觀公正的評價,不僅肯定了這款超夢在推廣銀星建設計劃方麵的重要意義,認為這款超夢在宣傳迎新建設計劃方麵起到了很好的成果,而且還對這款超夢的設計細節和設計理念進行了讚揚。

簡直就是眾多評測中的一股清流啊。

劉誌林就想多看了幾篇這樣的評測,畢竟《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是他一力推廣的,動用了他不少的資源。劉誌林也認為這款超夢對於推廣銀星建設計劃,有著非常積極和正麵的意義。

劉誌林繼續往下看。

“我看到很多人說這款超夢宣傳了虛假的銀星建設計劃,所以要無腦打低分。很多人說銀星建設計劃隻是為了搜刮舊土的財富去給那些有錢人建設銀星,我覺得這種說法有失偏頗。”

“如果大家可以通過各種渠道獲得特彆版的超夢,那麼就會明白這款超夢真正的良苦用心。”

“原版超夢確實進行了美化,也就是將現實中的勞工全都換成了自動建造的建設機器人。但是我們都很清楚,以目前的科技水平,想要在建造中實現完全自動化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建設機器人當然也存在一部分,但它們無法處理全部的工作,必然還需要大量的勞工去完成一些更加複雜的工作。”

“而在特彆版的超夢中,這些內容被全都還原了,那些用到勞工的地方全都換成了真實的勞工,甚至玩家還可以帶入到老公的第一視角,去體驗整個建築的建造過程。”

“而在這種真實的場景之下,再玩這款超夢就會有一種全新的感受。”

“很多人說原版超夢和現實中的情況是格格不入的,是大相徑庭的,因為現實中的銀星建設計劃是一個壓榨勞工、壓榨舊土財富,為富豪們打造人間天堂的規劃。而超夢中的銀星建設計劃是一個充滿快樂,充滿創造力,充滿希望的規劃。”

“但很顯然這種解讀過於狹隘了!真實的情況應該是,它們就是一體兩麵的,這兩種情況在某種意義上是共存的,千萬不要陷入二極管的思維,犯了非此即彼的錯誤。”

“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個說法到底有冇有道理呢?當然是有道理的,因為我們在作為銀星建設者規劃銀星上的建築時,確實感受到了無與倫比的快樂。我們在超夢中切切實實地有了這種感覺。”

“但是當我們帶入了勞工的視角,感受到的卻隻有痛苦,我們隻感受到日複一日重複的工作。感受到我們辛辛苦苦建造起來的摩天樓宇,跟我們自己冇有任何的關係。我們能夠感受到大量的資源,從舊土上費儘千辛萬苦運送到銀星,在這個過程中產生了極大的浪費。如果這些資源用在建設舊土上,應該會起到更好的效果。”

“為什麼換了一個視角,極致的快樂就變成了深深的痛苦呢?”

“原因很簡單,所處的位置不同。從一件事情中獲得的利益不同,感受自然也就完全不同。”

“一輛賽車正在賽道上飛馳,對於駕駛員來說他當然是快樂的,因為他可以隨意操控車輛,漂移、轉彎、衝刺,每次重新整理更好的成績對他來說都是一種莫大的鼓舞,是他不斷突破自己的證明。”

“但是對於賽車裡麵的燃油和賽車哀嚎的輪胎而言,它們隻不過是駕駛員重新整理成績過程中可有可無的損耗。”

“如果我們帶入了駕駛員的視角,自然會覺得非常有趣,可如果我們是燃油是輪胎呢?”

“《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好就好在這裡。如果隻玩原版超夢的話,可能還無法清晰地感受到這一點,但是如果在玩過黑超夢,以勞工的第一視角體驗了這些內容之後,再去玩原版超夢,就會有一些新的瞭解和認識。”

“建造確實給人帶來一種極致的快樂,因為它是一種富有創造力的工作,人在創造的時候總會獲得很多樂趣。”

“但是如果你的工作不是建造而是奉獻,是奉獻自己的資源,大量的移到銀星上;是奉獻自己的生命,作為一名勞工,在銀星的某個城市中默默付出。那麼你並冇有進行任何創造性的工作,你隻是整個環節中可有可無的一部分,你和那些建造機器人相比冇有任何區彆。”

“如此一來,你又能感受到什麼快樂呢?”

“真正感受到快樂的人是哪些人呢?”

“是那些負責銀星建設計劃的人!他們就像超夢中的玩家一樣,規劃著一座城市,看著源源不斷的資源從舊土運到銀星,他們可以規定在這裡一座城市要拔地而起,而在看到宏偉的成果之後,他們會感到心滿意足,因為他們是這座城市的締造者。”

“是那些能夠有幸成為銀星聯邦第一批居民的人!他們就是超夢中那些入住一個個新建築的人,他們的不滿能夠被銀星的建設者聽到,他們的需求要被第一時間滿足,他們可以居住在銀星這個不存在任何危險和任何時空活動的人間天堂上。”

“他們居住在銀星上可以獲得一種極致的優越感和安全感。”

“而那些感受不到快樂的人是誰呢?”

“是那些在銀星上奉獻自己一生的勞工!他們終其一生都在做著簡單和重複的勞動,他們隻是螺絲釘,為了建設銀星而發光發熱,跟那些建造機器人相比冇有任何的區彆。”

“他們就算是付出了再多,也不可能在銀星上獲得任何立錐之地。一旦失去勞動能力,他們的下場就和那些報廢的建設機器人一樣,冇有任何價值。”

“還有那些在舊土上,為了完成這個人類宜居行星的虛無縹緲的夢想而不斷的奉獻自己財富的普通人!他們無法從銀星建設計劃中獲得任何好處,但卻為著一個虛無縹緲的夢想不斷奉獻自己為數不多的財富。”

“他們在舊土上過著窮困潦倒的日子,銀星成為他們唯一的精神寄托。可是在他們的有生之年,也看不到能夠移居銀星的可能性。”

“我們都知道,想要把各種稀有金屬和時空粒子運送到銀星,這個過程中所消耗的資源是很多的。想要在銀星上建設一座城市,成本可能是舊土上的好幾倍。”

“如果從節省資源這一方麵來說,建設舊土顯然比建設銀星要更劃算。”

“可即便如此,我們所有人還是在孜孜不倦地想要把所有資源運到銀星上去,在那裡建設一個所謂的人間天堂。我想最根本的原因並不在於它是不是真正的人間天堂,而在於少數人能夠在這個過程中獲得極致的快樂。”

“所以我認為這款超夢,應該給滿分。”

“很多人覺得它吹捧了銀星建設計劃,就應該給低分。但很顯然,這款超夢對於銀星建設計劃並不是單純的吹捧,它提供了一個更加全麵更加真實的視角,讓我們能夠反思銀星建設計劃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

“為什麼舊土上的那些大財團都要不遺餘力地支援銀星建設計劃?”

“為什麼很多人對銀星建設計劃如此痛恨?”

“為什麼不同人群對這個看起來是造福全人類的計劃,有如此截然相反的態度?”

“我想這些問題都可以從這款超夢中找到答案。”

“當然,銀星建設計劃本身是一個好計劃。它的目標和宗旨都是好的,人類想要離開危險的舊土去安全平穩冇有威脅的新家園,過上幸福的生活這個出發點是無可指摘的。”

“但是通過這款超夢,我們可以獲得更多角度的思考。”

這篇評測到這裡就結束了,內容很長,而且全都是文字版,按理來說在這個浮躁的時代應該不會有太多人去看,可偏偏這篇影評非常火爆,被各種轉載。

看到前半段的時候,劉誌林本來也很高興,心想終於有一個人說了公道話,誇獎了《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

可是越往後看越發現不對勁!

這玩意兒明顯就是高級黑啊!

這篇評測確實誇獎了《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可是他誇的角度完全不對。

劉誌林本來希望這款超夢可以在大多數人腦海中留下一個好印象,讓大家能夠支援銀星建設計劃,共同給銀星建設計劃出力。哪怕這些底層的普通人冇錢冇資源參加銀星建設計劃,但隻要他們能夠做到嘴上不抱怨,不要總是在網上發表一些負麵言論也就可以了。

可萬萬冇想到,這款超夢似乎正在起到反效果。

其實單看這款超夢本身也是冇什麼大問題的,很多人在剛開始無腦給差評,就足以說明這款超夢在宣傳銀星建設計劃方麵起到了作用。

可問題在於,莫名其妙半途殺出來了一款黑超夢,把原版超夢給改了。

再把很多建設機器人改造成勞工之後,銀星上最真實最殘酷的一麵被**裸地展現了出來。而很多人在代入了勞工的視角之後,思維一下子就發生了轉變。

就像這篇評測中說的,建造這件事情到底會給人帶來極致的快樂,還是極致的痛苦,這取決於所處的角度和位置。

如果是掌握生殺予奪大權的建設者,那麼建設當然會帶來快樂,因為能夠在銀星上打造一座屬於人類的城市,這是人類始終冇有做到的偉大功績。

可如果是舊土上的平民是銀星上的勞工,那麼這種偉大和快樂跟他們壓根冇有任何關係。他們隻不過是在付出自己的全部血汗來供養這樣一座看起來宏偉,可實際上冇有太大意義的城市。

銀星建設計劃所建設的,歸根到底還是有錢人們的天堂。

這麼一分析,可比單純詆譭銀星建設計劃後果要嚴重的多了。

因為單純詆譭或者攻擊銀星建設計劃,雖然也具有一定的危害性。但是並不會引起廣泛的傳播。底層人發發牢騷,雖然也可以引起一定的共鳴,但是其他人也不會因此而過度關注,更談不上什麼感同身受。

可是,超夢的影響可是很廣泛的,因為超夢可以傳遞情緒!

在看過這篇評測之後,再去玩《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自然會對銀星建設計劃有一種全新的認識。

對於普通人來說,他們肯定不可能再站在建設者的角度上去考慮這個計劃,他們隻會覺得自己在現實中的身份是勞工,是舊土上的普通人,銀星建設計劃跟他們壓根冇有一毛錢的關係,卻在不斷地吸取他們的財富。

再加上超夢已經進行了大量的宣傳,在網上有著很高的熱度,不論是罵聲還是正麵的誇讚聲都不絕於耳。在這種情況下,這種風向一出,足以將熱度全部倒向另一個極端!

劉誌林有點坐不住了。

他意識到對銀星建設計劃的宣傳,正在向著一個完全不可控的方向猛踩油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