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8月6日,週三。

梅倫銀行集團黎明市分行。

劉誌林正在自己寬敞的辦公室裡處理近期的事務。

最近這段時間,黎明市發生了很多的事情。對於普通的黎明市市民來說,可能還察覺不到生活有什麼變化,隻是覺得dcpd的警車巡邏似乎更加頻繁了,離開黎明市的手續變得很麻煩,除此之外感覺不到太多的異常。

但是像劉誌林這樣真正在黎明市中掌握實權,並且代表著梅倫銀行集團利益的頂尖人物,自然對現在的情況一清二楚。

雖說有好幾家企業軍經集結起來,組成了企業聯合軍要對斯諾萊伊的死進行徹查。但是到目前為止,這一切都處於高度保密的狀態,黎明市的各項工作和日常生活也冇有受到太多的影響。

對於劉誌林而言,雖然黎明市將會爆發戰爭,但是他覺得自己被波及到的可能性不大。對於他們這些高級議員來說,不論發生任何情況,都可以隨時通過特殊渠道由專人保護離開黎明市。

目前,這些高級議員們冇有大規模外逃,隻是為了不引起太多的恐慌。

除此之外,微木科技集團提倡的舊城區改造計劃也在進行之中,隻不過除了微木科技集團之外,就隻有隸山科技集團對這個計劃展現出了高度的熱情。

到目前為止,一些老城區已經進行整頓和建設,並且取得了初步的成效。畢竟這個世界的科技很發達,各種裝修工作的效率都很高,隻要錢到位就一切好說。

劉誌林本來有些費解,因為他之前就已經暗示過陳涉,同樣的資源最好還是直接投入到銀星建設計劃中,對這些老城區改造冇有太大的意義。但陳涉還是堅決要參加微木科技集團的這箇舊城區的改造計劃。

不過現在,隨著《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募上線,劉誌林也大致猜到了陳涉的小心思。

在參與老城區改造計劃的過程中,陳涉的隸山科技基本上是將所有重點都圍繞在自家的體驗店周圍。隨著周邊街區環境的變化,體驗店的人流量明顯增多,隸山科技的企業形象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起到了很好的宣傳效果。

原本整個黎明市位置好的體驗店都被長夜娛樂集團等公司給壟斷了,但是陳涉卻通過參與這箇舊城區改造計劃,從微木科技集團那邊得到了很多的資源,並且在這些老城區站穩了腳跟。體驗店一家一家地開了起來,而且相當受歡迎。

不僅如此,陳涉還通過《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猛向銀星聯邦示好。算是做到了兩全其美,兩不得罪。

不僅利用微木科技集團的資源,在老城區改造計劃中擴張了自家體驗店的勢力,而且還冇有得罪那些參與銀星建設計劃的人。

當然,唯一的損失就是因為這款超夢表現的有些過於露骨了,在網上捱了不少罵。但是在劉誌林看來,這顯然不是什麼問題,財團都是這樣的,網上的幾句罵聲又能有什麼影響呢?能夠拿到手裡的實際利益才最重要。

目前而言,這款超夢仍舊和之前一樣,獲得了大量的推薦資源扶持。宣傳效果也確實不錯,至少表麵上看起來是這樣。

劉誌林對於隸山科技集團的這位總裁陳涉的評價,不由得又提升了一些。

畢竟對於銀星聯邦來說,舊土上的這些新興的公司,有兩項最優秀的品質:一項是能做事,另一項就是聽話。而陳涉在這兩方麵做得都非常不錯。

然而就在這時,辦公室外傳來了敲門聲。

劉誌林的一位助理進來之後說道:“劉總,隸山科技的那款新超夢似乎出現了一點問題。”

劉誌林眉頭微皺,“什麼問題?”

劉誌林有些意外,因為在他看來這款超夢做得非常成功。他通過個人渠道搞到的那些真實數據,確實對隸山科技的這款超夢起到了不錯的幫助。而且目前這款超夢通過網上的大規模推薦之後,也確實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雖然也有一些人在打低分,但是在這種輿論聲勢麵前這點罵聲無傷大雅。

這款超夢竟然出問題了,這讓劉誌林有些難以想象。關鍵是這款超夢如果真的出現了什麼問題,超夢的許多真實資料都是他給到的,會不會對他有所牽連,這讓劉誌林感到有些擔心。

助理趕忙說道:“劉總,這款超夢本身倒是冇什麼問題,但是前兩天在黑市上流出了一款新的黑超夢。”

劉誌林有些詫異,“黑超夢又怎麼了?難登大雅之堂的東西,頂多也就是改一改遊戲裡的數值。”

隸山科技被黑超夢的事情困擾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早在《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的時候,市麵上的很多黑超夢作坊就紛紛盯上了隸山科技,出了各種版本的黑超夢。

當時隸山科技的總裁陳涉,還在議員會議上痛斥黑超夢給隸山科技帶來的損失。

雖說之後也對黑超夢進行了各種各樣的打擊活動,讓黑超夢猖獗的現象得到了一定的緩解。但是想要徹底根除黑超夢,顯然是不現實的。劉誌林覺得這些無傷大雅,一些地下流通的黑超夢而已,又能對原版的超夢起到什麼影響呢?

總不能黑超夢賣的比原版超夢還要更好吧。

助理有些猶豫,欲言又止地說道:“劉總,這款黑超夢不是賺不賺錢的問題,它主要是……”

停頓了兩秒鐘,助理才最終鼓起勇氣,“主要是這黑超夢做的比原版超夢還要更好,而且全方位地黑了銀星建設計劃,跟原版超夢給人的感覺完全調轉過來了!”

劉誌林愣住了,“啊?”

他的表情一臉茫然,顯然這件事情是他萬萬冇有想到的。

因為在他的印象中,黑超夢這種東西都是流傳於地下,難登大雅之堂的東西。無非是通過強行去改一些超夢類的數值和簡單的玩法,提供給玩家一些變態的爽感。

但歸根到底,黑超夢是依附於原版超夢存在的,隻是一種衍生品,它的影響力永遠也無法超過原版超夢。

可是按照助理的說法,這款黑超夢竟然比原版超夢做的更好,而且還全方位地黑了銀星建設計劃。

那這種情況就非常嚴重了!

劉誌林眉頭緊皺,站起來稍微走了兩步,不過他很快又放下心來。“即便如此,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大礙,這款黑超夢應該隻是在小範圍內流通。隻要能夠嚴厲打擊黑超夢的交易渠道,讓這款黑超夢的內容和影響力不要進一步擴大就可以了。”

以這些大財團和議員的實力來說,想要封殺某款黑超夢,是一件相當簡單的事情。之前的黑超夢之所以猖獗,僅僅是他們覺得冇有必要投入那麼多的資源和力氣去連根拔起而已。

這款黑超夢如果僅僅是小範圍傳播的話,隻要把傳播渠道給截斷,不要在網上產生太多影響,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大礙。

助理猶豫了一下,這才小心翼翼地說道:“可是劉總,這款黑超夢已經產生了非常廣泛的影響。”

“因為……”

“因為這款黑超夢被觀棋先生的真理廣播介紹和講解了一番,而且還趁此機會把銀星建設計劃給扒了個底兒朝天。”

“所以網上出現了不少關於這些內容的轉載,而且已經有了一定的影響力。”

劉誌林不由得大驚失色,“什麼?趕緊派出網絡監察,阻斷傳播途徑,那些轉載真理廣播內容的人全都給我抓起來!”

助理解釋道:“劉總我已經找網絡監察查過,發現這次的傳播途徑比較邪門兒。這些人的警惕性都很高,網絡監察要麼是追蹤不到來源,要麼找到地址之後發現是假地址,感覺對方好像是有備而來。”

“有可能是因為之前抓的那些真理廣播的人,讓這個觀棋先生有了警覺。又或者他已經找到了新的靠山,而且這個靠山的勢力還不小。”

劉誌林不說話了,他的表情明顯變得焦躁了,起來在辦公室裡來回走了兩步。

他當然知道真理廣播的存在。

真理廣播是時空廣播一個比較特殊的頻段,可以說是宣揚反財團思想最多的一個頻道。但是之前的真理廣播宣揚的那些思想,在這些大財團看來並不會構成什麼太致命的危險,所以也並冇有以最高級的風險控製措施去解決。

隻是重拳出擊,派網絡監察抓了一些在網上轉載整理廣播內容的人,想著能夠殺一儆百。

這件事情當時是藤堂集團和一些其他的財團去做的,但現在看來顯然冇能斬草除根。雖然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讓真理廣播斷了一段時間,但是現在真理廣播捲土重來,而且似乎比以前更加訓練有素了。

至於這些將真理廣播的內容轉到雜湊空間網絡上的人具體是如何隱藏自己身份的,劉誌林還不能太確定。

有一種可能是對方本身具備很高明的算力水平,一般的網絡監察難以反向追蹤。或者是有比較高的安全意識,通過一些難以監控的公共網絡地址釋出這些資訊,打一槍換一個地方,所以短期內也很難追蹤。

當然,也有一種可能是對方本身就有一種特殊的通訊模式,可以依附於雜湊空間,不被追蹤。

但不管怎麼說,目前這些內容已經散播到了網上,而且一旦散播開來,議會和財團對於這些內容是無能為力的。

如果隻有十幾個關鍵人物在傳播這些內容,那麼隻需要出動網絡監察,把這十幾個關鍵人物全都一網打儘,**消滅,那麼傳播的途徑自然就被切斷了。

可如果這些大的傳播途徑一時半會兒無法追蹤到,而相關的資訊又快速擴散到整個網絡上,讓很多人都看到了並且瞭解了這些內容,甚至在日常生活中也會口口相傳,那麼到這種情況下又怎麼能阻斷傳播渠道呢?

總不能把所有知道這個訊息的人全都**消滅吧,那根本不現實。

劉誌林想了片刻之後,仍舊冇能作出妥當的決定,先對助理說道:“這件事情你先通知幾個大財團,讓他們派出最得力的網絡監察,想辦法找到真理廣播這些訊息的源頭。”

“通知dcpd,想辦法找到這個製作黑超夢的小作坊。這個黑超夢的製作人必須找到,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還有通知隸山科技,讓他們的總裁陳涉立刻到我這裡來一趟!”

“至於其他的措施,我還要再想想,你先去辦這些事情吧。”

“好的,劉總。”助理點了點頭,退了出去。

劉誌林在自己寬敞的辦公室中又焦慮地走了兩圈,而後在寬大的辦公椅上坐了下來,他的麵前出現了巨幅的全息投影接入了雜湊空間中,檢視已經被網上瘋傳的各種資訊。

“大家有冇有關於《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的評測?你們知道的,就是那個影評。”

“我這裡有文字版的評測,發你一份。”

“大佬好人!太感謝了。”

“為什麼你們都在求這款超夢的評測?那些評測的內容在網上不是都有嗎?”

“不不不,網上的評測都不是完整版的,還有更帶勁的評測。”

“冇錯,不能說的太細。有了這份評測,你才能真正玩懂這款超夢的真實內容,當然得玩兒特殊版本。”

“特殊版本的超夢有冇有啊?在哪兒能搞到?”

“特殊版本的超夢也有網絡版,在網上找一找也能找到,正規渠道是冇有的。不過也冇有必要執著於特殊版本,因為特殊版本的改動並不是很多,隻要你看過這個評測之後,即使冇有玩過特殊版本,玩正常版本也能夠明白這個意思。”

“怎麼這麼多謎語人啊?到底什麼是特殊版本啊?在哪兒能找?到有冇有好心的老哥能分享一下?”

“不能再多說了,再多說要被網絡監察上門了。我們隻是超夢的玩家,完全擁護銀星建設計劃,大家千萬彆多問。”

網上的這些討論把劉誌林給看暈了。

他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網上雖然都在瘋狂的討論,但全都依附於《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而且是原版超夢!

在這款黑超夢被真理廣播給介紹了一番之後,應該有不少人都知道了這款黑超夢的內容。而且即使冇有玩過黑超夢,聽過了那番解釋,再回過頭看原版創夢也會有一些其他的想法。

所以這些討論的人也很清楚,他們知道如果直接攻擊銀星建設計劃是絕對會被查水錶的,所以他們將所有的討論全都集中在這款超夢上麵。並且紛紛給這款超夢打出好評,雖然都是讚成的積極發言,可實際上仔細一品就會發現這些人明明就是在陰陽怪氣地說假話。

關鍵是這些人太多了,他們隻是在這款超夢下麵進行了一些評價,劉誌林總不能因為這個原因讓網絡監察去抓人吧,也不能禁止所有人在《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的話題下麵討論吧?

畢竟這款超夢也是劉誌林廢了好多資源推出來的,目的是為了宣傳銀星建設計劃。如果推出來之後又不準彆人討論,或者乾脆把超夢都封殺了,豈不是等於自己打自己的臉嗎?

劉誌林萬萬冇想到,事情竟會發展到這樣難以收拾的地步。他有些進退失據,現在不論是繼續加大力度推廣這款超夢,還是就這樣放棄這款超夢甚至封殺,都已經無法挽回,隻會進一步擴大影響。

考慮許久之後,劉誌林也冇有想到太好的辦法,他隻能先想辦法找到這款黑超夢,看一看真理廣播中對這款黑超夢的解讀,之後再決定要如何去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