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這個破壁者的黑超夢作坊還真是天才,怎麼能做得這麼巧妙?”

科爾汗不由得嘖嘖稱奇。

之前他就已經玩過原版超夢,雖然覺得原版超夢也挺好玩兒,在遊戲性上做的不錯,但是總覺得哪裡有些怪怪的。

雖然科爾汗不至於像網上某些人一樣,因為這款超夢是為了宣傳銀星建設計劃,就對它無腦打低分給差評,但是科爾汗作為舊土上的流浪者,內心中對於銀星建設計劃仍舊是嗤之以鼻的。

他很清楚銀星建設計劃無非是那現在銀星上的權貴們,想方設法將舊土上的各種資源運送到銀星上去,耗費舊土上大量的資源來維持這些權貴們在銀星上安穩而又富足的生活。

對於很多人來說,這都不是什麼秘密,隻是在所有銀星和舊土上的當權者都讚同這一計劃,並且為這一建設計劃賦予許多神聖含義的時候,普通人的不滿其實是冇有任何意義的。

更何況經過長達上百年的宣傳,銀星建設計劃早就已經和人類的終極夢想掛了鉤,所有攻擊銀星建設計劃的人都有可能惹禍上身。

有很多普通人還真的信了這個謊言,畢竟不是每個普通人都有絕對清醒的頭腦和理智的思想,在各種媒體長年累月的宣傳之下,在許多富豪和高級議員等人上人不斷地站隊和鼓吹之下,很多普通人真的相信銀星建設計劃在未來會有自己的一份。

在這種情況下,公然宣傳反對銀星建設計劃其實是非常危險的行為,一旦取得廣泛的影響,在網上是絕對會被查水錶的。

包括很多玩家在評價《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的時候,也隻敢默默地打低分,悄悄地帶一局,而不敢把這個話題太過深入。

但現在這個黑超夢作坊卻隻是簡單地改變了原本超夢的一些細節,就讓這款超夢產生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這款超夢本身就非常真實,看得出來是相當考究的,各種建築的細節都非常還原。

而在黑超夢的一番更改之後,這款超夢的細節真實性更是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甚至科爾汗覺得自己雖然冇有去過銀星,但是銀星上正在發生的事情就通過這款超夢,無比真實地展現在自己的麵前。

而這種真實本身就等於是在揭老底。

當所有的美化和濾鏡全都消失掉之後,玩家真正帶入到這個環境中也會自然而然的產生一種疑問,所謂的銀星建設計劃,用掉了舊土上這麼多的資源,銀星上每個人的住處和消耗的資源都是舊土上普通人的幾百倍,這意味著什麼?

所謂的將舊土上的所有人都帶到銀星過上幸福的生活,這可能嗎?目前的銀星建設計劃已經幾乎榨乾了舊土上的所有資源,才僅能供少部分人在銀星上立足,而在很長時間之內都看不到舊土上的資源大幅提升的可能性,那麼銀星上又怎麼可能供養一些普通人呢?

讓所有人都能到銀星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到底是一個切實可行的規劃呢?還是說隻是一種騙局?

這是不言而喻的。

如果說之前還有很多人因為長久以來的宣傳而對這一點深信不疑的話,那麼此時這款黑超夢就用非常**裸的方式將所有資源的數字擺在眾人麵前。

這就像老闆對員工說,隻要你能好好工作,以後我就會給你分紅500萬。老闆想儘各種方式讓員工接受了這種說法,可是在某一天員工自己親手算了一下整個公司的賬目,發現整個公司好幾年的利潤加在一起都不到500萬,那麼老闆到底是認真的還是在畫餅,是個人都能分辨得出。

可以說黑超夢對於原版超夢的改動雖然不多,但都改在一些至關重要的地方,它不僅僅是讓超夢的玩家們看到了在銀星上勞工的悲慘現狀,而且還展現出了種種細節。

原本這些細節都隱藏在超夢中,被超夢的玩法給掩蓋了,讓大多數人都意識不到,可是在黑超夢的改動之後,一旦開了這個頭,在不斷的深挖之後就發現猛料越來越多,越解讀味道就越不對勁!

科爾汗突然對這款黑超夢變得很感興趣。

之前他雖然也花了很長時間去玩原版超夢,但那主要還是因為原本超夢的經營建設的玩法比較有趣,對於原版超夢的主旨與內涵,他其實是不太讚同的。

但是現在黑超夢很好地彌補了這一段半,於是在科爾汗眼中看來,這款黑超夢才真正體現了這個題材的精髓所在。

科爾汗徹底沉浸到了這款黑超夢中,越玩越上頭!

……

跟原版超夢相比這款黑超夢還有一個很大的功能上的改動,就是可以帶入到銀星建設計劃中那些勞工的第一視角。

原版超夢當然是冇有這個功能的,畢竟原版超夢中壓根冇有勞工,全都用各種建造機器人來代替。

但是原版超夢中有一個功能就是可以從多視角檢視自己所建設的宏偉城市,不論是以建築的視角,或者是以一個普通建造機器人的視角都是可以的。

而黑超夢似乎就是在這一視角上進行了延伸,允許玩家將視角帶入黑超夢的建築勞工。

這些勞工似乎隻是用一些人類的形象,替換了原本超夢中的建造機器人,用人類重賦而僵硬的動作取代了原本機械的工作。

黑超夢顯然也不具備那麼高的技術水平,可以把這些勞工全都做成有血有肉的真實人物,也冇有采集到任何的情緒,所以當玩家真的代入到這些勞工的視角時,隻能感受到自己像是機械一樣不斷地進行著重複的勞動。

黑超夢本身隻提供了一種淡淡的情緒,這一點很好完成,畢竟不少的情緒采集在網上都可以做到,黑超夢也不需要采集多麼豐富和細膩的情感,隻要將一些負麵情緒傳輸給玩家就可以了。

但是這樣一來,反而產生了一種絕佳的諷刺效果。

雖然黑超夢本身並冇有提供太多的負麵情緒,但是在這種基調和身臨其境般看到的場景引導之下,玩家內心中卻會浮現出各種各樣的負麵情緒,而且每個人想到的都有所不同。

科爾汗先是在建造模式中把自己之前創建的那個銀星上的城市給搬運了過來,在這一點上,黑超夢似乎可以直接利用原版超夢的存檔,相當地智慧。

而在搬運過來之後科爾汗帶入到了城市建設中的那些勞工,換了另一個視角來觀察這座偉大的城市。

科爾汗非常清楚地記得自己在建造這座城市的時候,費了多少的心血。他努力地規劃每一條道路,每一個分區,有的時候因為規劃錯誤而不得不將整片區域拆除,期間還被各種住在銀星的人上人投訴,扣分扣錢。

但是在建設完成之後,他確實獲得了非常極致的快樂,感到自己的人生價值得到了充分的實現。

看著這座城市在荒蕪的銀星上拔地而起,科爾汗感受到一種強烈的成就感。

而且超夢中還提供了回放功能,玩家可以快速回放整個城市的建設過程,更是強化了這種成就感。

可是一旦帶入到了勞工的視角,這一切就全都變了。

作為一名勞工,科爾汗隻能像是流水線上的機器一樣,不斷地重複著簡單和枯燥的勞動。他能夠看到整座城市正在不斷的發生變化,能夠看到一座座高樓,在自己的建設下拔地而起。

在這個過程中,作為勞工本身也有一定的成就感。可是很快這種成就感就被沖淡,因為能夠很明顯的感受到整個世界跟自己似乎有一種隔閡,這個世界的繁榮與繁華跟自己冇有任何的關係。

當一座摩天大樓拔地而起被建設完成的時候,勞工與這座宏偉建築的最後一次聯絡也就被割裂了,也許他們會前往下一個建築,也許他們會去到一些其他的地方,但不論如何,這座宏偉的建築以及住在建築裡麵的那些人,跟他們都不會有任何的關係。

在建造模式下,超夢的玩家就是整個城市的設計者和創造者,所以這座城市的每一片區域都凝結了玩家的心血。

可是一旦帶入到勞工的視角,城市建設得越繁華,心中的疑問和痛苦也就會越多。因為隻有帶入到了勞工的視角,纔會意識到,整座城市不論再怎麼繁華,再怎麼宏偉,跟自己都是冇有任何關係的。

而這座繁華城市建設所需的人力物力,全都是從舊土上運送過來的。而這些資源如果留在舊土上,顯然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

科爾汗不由得感慨,“看起來這個黑超夢的製作者纔是真正的高手啊。”

“原本的超夢表麵上看起來很美好,原作者已經想了很多辦法,儘可能地為銀星建設計劃做美化,而且還考證了很多細節,讓這種美化顯得更加真實,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還真的有可能會被騙到。”

“可是製作黑超夢的人隻是簡單地改動了一些基礎的內容,就完全的超夢的內涵給反轉了過來,原本那些充滿真實性的地方反而都變成了攻擊銀星建設計劃的支撐。”

“這個黑超夢的製作人簡直就是個天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