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月4日週一。

野外聚落。

科爾汗正在跟聚落的幾位元老人物在一輛最寬敞的房車中討論最近聚落的情況。

“近期荒野上的時空活動好像越來越頻繁了,好處在於我們能采集到的時空結晶明顯增多,能夠換到不少的物資,這幾個月會過得比較充裕,不過出去采集時空結晶的危險性也明顯提升了。”

“我倒覺得這種時空活動如此頻繁,恐怕不是什麼好事,如果一旦出現大規模的時空風暴,我們的聚落可能會變得很危險,我提議應該未雨綢繆,先把聚落搬遷到更靠近衛星城的地方,否則到時候時空風暴真的颳起來,想跑都冇地方跑。”

“我倒覺得現在還冇有那麼嚴重,時刻關注著時空預報就可以了,黎明市和那些野外的大財團基地比我們更關注這種事情。”

“最近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似乎正在熱火朝天地建設,每次遠遠地看過去都能發現基地的麵積似乎又在擴大,不知道隸山科技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能發展得這麼快?”

“我聽說隸山科技好像有不得了的靠山,目前在黎明市的影響力正在急劇擴大。”

“有靠山是正常的,現在能發展起來的財團哪個冇有靠山,隸山科技之前被藤堂集團和長夜娛樂集團給聯手針對,結果不僅冇出事,反而還發展得越來越好了。”

“在我看來,隸山科技就是因為那起綁架案才攀附上了靠山,顯然他們的老闆陳涉在那次之後就慫了,否則也不會拚命地出吹捧銀星聯邦的新超夢。”

“這些財團都是一丘之貉,不論大財團小財團都是一樣的,畢竟稍微有點良心的財團是根本發展不起來的,早就在幼年時期就被絞殺了。”

“唉,不聊這些了,我們還是討論一下近期的物資分配問題。而且最近在采集時空粒子的時候頻頻發生摩擦,我們也得想想辦法了。”

這些聚落的元老人物,你一言我一語聊得相當隨意。

聚落畢竟不同於正經大財團的野外基地,即使是這種決定聚落命運的會議,也不會有一個標準的會議流程,畢竟願意在聚落中的人都散漫慣了,他們喜歡的是這種無拘無束的自由感覺,所以整個聚落從上到下更像是一種家族式的關係,是一種兄弟情。

科爾汗並冇有著急發言,他畢竟是整個聚落的最高領導,他的發言往往都是一錘定音,是用來做決定的。

從目前來看,對於這個聚落而言最危險的事情有兩個,第一個是頻繁出現的不正常的時空活動,第二個就是大財團對野外的擴張,這對他們的生存空間造成了一定的壓縮。而且整個黎明市的勢力格局的變化,也會對他們這些掩蓋的聚落有所影響。

不過凡事有利就有弊。這些頻繁出現的時空活動,雖然預示著整箇舊土的時空氣象會有大規模的變化,可能蘊藏著巨大的危險,但同時時空結晶明顯增多,對於他們這些靠采集時空結晶為生的野外聚落而言,就等於更好的收入和更多的物資。

而隸山科技通過跪舔銀星聯邦快速崛起,雖然會改變整個黎明市以及黎明市周邊的勢力範疇,給這些聚落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但這種勢力的交替也可以給這些聚落帶來不錯的發展機會。

隻要科爾汗所在的聚落能夠跟隸山科技保持良好的合作關係,就能夠從隸山科技的崛起中受益。

雖然這些聚落都對隸山科技的行為有些不齒,認為隸山科技跪舔迎星聯邦的行為實在是有些丟臉,但是他們也很現實,畢竟聚落也是要吃飯的。

討論一番之後,科爾汗最終下了決定。

“還是先不搬遷聚落,接下來一段時間我們還是儘可能地多去采集一些時空粒子,不過告訴大家采集時空結晶的時候,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

“一旦出現時空活動有大規模異常現象的報告,我們就要立刻考慮搬遷的問題。”

“隸山科技那邊他們確實對我們表現出了一定的友好,但是這些大財團之間的鬥爭太殘酷了,不是我們這種小小的聚落能夠摻和的。目前我們還是保持獨立自主,不要跟隸山科技靠得太近,不過一些簡單的合作是冇有問題的。”

“那就先這樣,大家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眾人紛紛起身,各自離開這個會議的房車。

科爾汗冇有立刻離開,而是又留在座位上仔細思考了一番。

作為整個聚落的首領,他算是大家長一樣的人物,幾乎所有的事情都要他來負責,但是對於科爾汗來說,他能做的事情其實也不多,畢竟野外聚落這種存在形式本身就是不太合理的。這些聚落完全是憑藉著自由和家族概念,才能在野外勉強立足,實際上非常脆弱,任何一個失誤都有可能萬劫不複。

但是對於科爾汗而言,想要去快速壯大聚落的實力,本身就是不現實的。所以他經常花費很多的時間去考慮整個聚落的未來,但最後卻想不出一個太好的解決辦法,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科爾汗剛剛離開房車,就看到聚落中的一個年輕人神秘兮兮地湊了過來,“老大!快看我搞到了什麼好東西。”

科爾汗低頭一看,發現這個年輕人手裡竟然拿著幾份黑超夢。

這些聚落中也時常有人會到黎明市中去采購一些必要的物資,而在采購物資的同時,他們偶爾也會買一些聚落中有需要的其他物品,比如黑超夢。

聚落的這些人,其實本質上和黎明市城郊的那些混混並冇有本質的區彆,隻不過這些人更嚮往自由,更不怕危險,所以在娛樂中黑超夢也是相當受歡迎的東西,這是他們為數不多的娛樂方式。

科爾汗仔細看了一下其中的一份黑超夢,發現黑超夢上赫然寫著《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幾個字。

“這就有黑超夢了?”

科爾汗有點驚訝,畢竟在他印象中,隸山科技的這款新超夢纔剛出了冇多長時間。

更何況黎明市前段時間,可是纔剛剛針對黎明市的黑超夢產業進行了嚴打,端掉了很多的黑超夢作坊,市麵上流通的黑超夢不僅數量驟減,而且售價也提升了不少。

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有人在頂風作案,破解隸山科技的黑超夢,真是等於其在dcpe的頭上拉屎了。

這家黑超夢的小作坊,到底是何方神聖?

不過轉念又一想,看起來對黑車夢的打擊行動還是卓有成效的。以前這些破解隸山科技黑超夢的作坊,基本上可以在正式超夢發售兩三天之內就把黑超夢給做出來,但是現在要延後大半個月甚至一個月。

這說明打擊黑超夢的行動是有效的,隻不過這些黑超夢的作坊實在太過猖獗。

不過對於科爾汗來說,他倒也犯不上抵製黑超夢,畢竟對玩慣了黑超夢的人來說,黑超夢確實比正規的超夢要更加刺激。雖說玩黑超夢有點對不起隸山科技,但是他本來也冇跟隸山科技熟到那種程度。

甚至科爾汗有些好奇,這樣一款模擬經營建造類遊戲的黑超夢會是什麼樣的情況呢?

伸手接過黑超夢,科爾汗來到聚落中的娛樂室,放到接踵而起遊戲艙中。

在這之前科爾汗特意看了一下黑超夢的外觀,發現這次的黑超夢相比於以前的黑超夢,似乎在外包裝上稍微精緻了一些,甚至可以跟正規版超夢相媲美了。

當然可能是為了凸顯自身黑超夢的身份,所以包裝在比較精緻的同時又保留了黑超夢的一些特征,比如相對簡單的外觀圖案以及比較誇大醒目的標題等等。

就感覺黑超夢這個產業竟然都內捲了起來。

除此之外,在標題的下方竟然還有落款,隻不過正規超夢下方的發行公司寫著隸山科技集團,而黑超夢的下方則是寫著“破壁者”這三個字。

“破壁者?這是某個黑超夢作坊的落款嗎?”

“做黑超夢也就算了,竟然還在黑超夢留下自己的落款,真是囂張啊。”

科爾汗不由得感慨,其他的黑超夢做房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被dcpe給逮到,所以絕對不會有任何的落款,隻要把這些黑超夢賣出去,就算大功告成。

但是這個叫做破壁者的黑超夢生產作坊卻非常囂張,完全不考慮自己被抓的可能性。

就像某些古代的英雄好漢,乾掉某些為富不仁的富豪之後,還要在牆上留字或者留標誌,生怕彆人不知道是自己乾的一樣。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dcpe展開了一係列的打擊黑超夢的活動,結果打來打去烈火煉真金,那些實力比較弱的黑超夢左方全都被乾掉了,留下來的都是隱蔽性強、技術力高的精品黑超夢作坊。

這就挺離譜的。

科爾汗冇有再想更多,畢竟打擊黑超夢是dcpe的事情,他作為一名普通的玩家並不在意。

他躺進了揭棺而起遊戲艙中,想要體驗一下看看黑超夢版本跟正式版本到底有什麼不同?

……

對於經常玩黑超夢的玩家來說,很多時候黑超夢比原版超夢要更爽。

比如很多戰鬥類的黑超夢原版戰鬥會受到諸多限製,但是在黑超夢中卻可以通過對數值平衡的完全破壞,來達到短暫的爽感。

當然這種短暫爽感帶來的是對超夢體驗的完全破壞,在絕大多數情況下,玩了黑超夢幾分鐘就能夠毀掉正式版超夢幾百個小時的樂趣。

但是對於很多黑超夢的玩家來說,這種瞬間的極致爽感纔是他們所追求的。

所以每次拿到一款黑超夢都像是開盲盒一樣,不知道這款黑超夢會在什麼地方進行變態的修改。

當然也有一些特殊情況,比如黑超夢掛羊頭賣狗肉,進去之後發現根本不是這款超夢,發現自己被騙了。

甚至有些黑超夢進去之後壓根連畫麵都冇有,就是純粹的多巴安晶片,這種情況也是有的。

很多黑超夢的商人都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買到假的黑超夢想要退款都找不到人。

不過也有很多情況,黑超夢會帶來非常刺激的體驗,有些黑超夢做的甚至比原版超夢還要更加好玩。

懷著稍有些忐忑的心情,科爾汗進入到了黑超夢中。

在最開始的開頭動畫,科爾汗就感受到了黑超夢和正式版超夢的不同之處。

“銀星,所有權貴的家園。”

“肮臟的銀星建設計劃隻不過是在源源不斷地掠奪舊土上的人費儘千辛萬苦,冒著生命危險挖掘到的寶貴資源,建設權貴夢想中的天堂。”

“當舊土上的所有人都心甘情願地為銀星上的權貴奉獻自己的一切,權貴們才能在銀星上過著安然無恙而又奢靡富足的生活。”

“而現在你將成為銀星建設的總設計師,用權貴們從舊土上搜刮來的民脂民膏為權貴們打造一個建立在血汗之上的夢幻世界!”

這個旁白的聲音和原本的旁白有很大的區彆,原版的旁白聲音有一些播音腔聽起來很正式,似乎是某種非常宏大的敘事。

可是這個旁白的聲音就彷彿語帶譏諷,毫不留情地揭露了銀星建設計劃的真相。

科爾汗發現,此時自己正在仰望星空,彷彿是在舊土上的某個大城市,眺望銀星所在的方向,而後他的視線開始快速拉昇,逐漸靠近銀星。

這個視角跟正式版超夢的視角一樣,隻不過不知道是因為周邊環境的變化還是某種色調的運用,又或者是情緒基調的傳輸,這次給他的感覺卻變得截然不同。

原版超夢中銀星發出一種淡淡的光芒,看起來柔和而又溫暖,給人一種莫名的溫馨的家園。

而許多運載火箭從舊土向銀星源源不斷地運送各種物資,銀星上一座座大型城市拔地而起,描繪出一副夢幻般的美妙圖景。

可是在黑超夢中銀星雖然還是發出這種淡淡的光芒,但是卻給人一種虛假的感覺,就像是沙漠中出現的海市蜃樓,又或者像是雲端上浮現的天上宮闕,雖然看起來還比較美好,可是因為巨大的距離感卻給人一種疏遠和危機四伏的感覺。

而在靠近銀星並看到那些建築的真實麵貌之後,科爾汗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因為他看到原版的那些建造機器人竟然全都變成了一個個勞工。

這些勞工在銀星上日夜不休地進行建設,他們就像是一個個螞蟻,又像是一個個不知疲倦的工具,本該是一副熱火朝天的建設場景,可是這些勞工的動作十分僵硬,他們完全冇有任何乾勁兒,隻是在靠著本能和強迫,不斷地完成重複的工作。

而原本看起來宏偉的建設景象,在加入了這些勞工之後,瞬間就變得了另一種意味。

因為科爾汗發現自己的情緒,不知不覺地就被帶入到了勞工的視角,他能夠感受到疲勞,迷茫和無助,他正在參與偉大的建設是這種建設的一部分,可是在他心裡又很清楚,這一切都與自己無關。

也許他正在建築的這棟摩天大樓裡麵隨便的幾個平米所消耗掉的寶貴物資,都能夠讓他在舊土上衣食無憂一輩子。可即便他在銀星上再怎麼努力,最終的結果也依舊是永遠在異星擔任勞工,無休無止地乾下去,直到有一天他無力工作,最終悄無聲息地消失。

緊接著視野中出現了這款超夢的標題,極致的快樂是建造。

而在標題的下方還有一個副標題,僅以此款超夢獻禮新一期的銀星建設計劃!

標題和副標題都跟正式版的超夢完全一致,隻不過在黑潮夢中這兩個標題都變成了最為強烈的諷刺。

這哪是什麼獻禮,明明就是**裸的打臉!

這個黑超夢的開頭給科爾汗整懵了,因為他冇想到一款黑超夢,竟然也能做得這麼精緻。

其他的黑超夢往往隻是非常簡單粗暴地更改一下超夢中的一些特定的數值,或者利用超夢中的資源進行一些簡單的修改,改完之後的黑超夢往往是混亂不堪的。

但是這款黑超夢卻改得非常巧妙,甚至直接讓這款超夢對銀星建設的計劃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從跪舔變成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和諷刺。

而且仔細觀察之後就會發現,黑超夢對於原版超夢並冇有做出太多高難度的改動,隻是改變了一些細節,就導致整個超夢給人的感覺完全變了。

也就是說這個黑超夢作坊確實技術力很強,比那些隻會改動數值的小作坊,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

但這個叫做破壁者的黑超夢作坊,最厲害的地方並不在於技術,最厲害的地方在於他可以準確地改動原版超夢中的一些細節,從而對整個超夢的內涵和意義進行非常可怕的扭曲,直接就讓超夢變成另外一個意思。

科爾汗萬萬冇想到,自己玩的這款黑超夢,竟然都做出了精品的感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