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格蘭瑟姆的這句反問,讓費迪南德的第一反應是感到疑惑和震驚,但是隨即他又感到了一種狂喜。

因為格蘭瑟姆的這種行為實際上給了他大作手段的一種機會。

而梅瑞迪斯也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他眼瞅著事態向著無法預料的方向發展,開始擔心這件事情要如何收場。

費迪南德的看法代表了時空騎士團大部分祭司的主流觀點,畢竟目前所有人對於通感能力的瞭解還非常有限。操控時空生物這件事情,表麵上看起來並不複雜也並不困難,但是隻有真正成為一名操縱者跟時空生物打交道之後,纔會明白這件事情有多麼艱難。

因為時空生物本身就是一種難以理解,更加難以控製的生物。

強行壓製時空生物有可能會造成時空生物的暴走引起反噬,而如果事事順從時空生物,這些時空生物又會蹬鼻子上臉,反過來會把操縱者變成自己的傀儡和奴仆。

時空騎士團的所有人都在想儘一切辦法跟時空生物建立親和關係,驅使他們進行戰鬥,但是到目前為止還冇有任何祭司或者騎士能夠真正地與時空生物建立起完全心意相通的聯絡。

難道時空騎士團其他的分部都不知道豢養這些時空生物需要消耗大量的時空粒子和其他資源,而且還有非常嚴重的安全風險嗎?

他們顯然是知道的,可問題在於即使知道這些也不得不做,因為這是維持這些分部站立的必要手段。

而此時格蘭瑟姆竟然大言不慚地說,自己已經跟時空生物構建了完美的親和聯絡,所以根本不需要再去在分部中豢養這些時空生物?

在費迪南德看來,這簡直就像是一個普通的中學生說自己已經完美掌握了大學乃至研究生的所有課程,所以根本不需要再認真複習了一樣。

費迪南德不由得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既然格蘭瑟姆主動地把這把刀遞到了自己的手上,那他不用一下反而說不過去了。

“既然如此,能不能請你展示一下跟時空生物的完美親和狀態,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呢?”

“如果真的能夠做到這種完美親和的狀態,當然最好,但如果做不到,那就說明黎明市分部在日常的分部建設上麵,存在著巨大的漏洞,在戰力培養方麵有很大的問題。”

格蘭瑟姆微微一笑,“可以。”

“既然如此,我們都各自拿出三級能量波動的本源時空生物來切磋一番,你覺得如何?”

費迪南德同樣也是操縱者,隻不過他的能量波動等級比目前陳涉的能量波動等級要高得多跟格蘭瑟姆原本的實力一致,都是5級能量波動。

而作為操縱者本身與時空生物的親和程度就很高。

這些操縱者在操縱時空生物的時候,一般是通過兩種方式,一種就是常規的召喚,通過時空粒子以及各種資源,從時空裂隙中召喚野生的時空生物並加以操控。

這種操控方式的好處在於可以通過大量的資源撬動非常強大的時空生物,但問題在於用這種辦法召喚出來的時空生物往往是不可控的。雖然實力強大,但是失控的風險也會大大提升。屬於在緊急情況下使用的一種大規模殺傷手段,平時基本上不會使用。

而另一種方式就是與某隻時空生物建立深層聯絡,不斷地培養二者之間的親和程度,這也就是所謂的本源時空生物。

相對於野生的時空生物而言,這種時空生物更像是家養的,都是從一個能量比較弱的時空生物開始不斷培養,隨著操縱者的實力不斷提升,格蘭瑟姆現在所擁有的那隻像小老鼠一樣的時空生物就屬於此類。

這種時空生物的能量波動等級相對會低一些,基本上都是與操縱者持平或者稍低,但是由於長期的培養與操縱者的親和程度很高,而且最關鍵的一點在於,由於受到操縱者的滋養,所以與操縱者本身的實力存在一定的聯絡。

這種時空生物並不會徹底死亡,但是每一次死亡都會對操縱者本身的能力造成一定的削弱。

費迪南德不由得眉頭一挑,“好啊,那我們就用三級能量波動來切磋一下。”

費迪南德很清楚,看格蘭瑟姆現在的態度顯然是已經對他產生了敵意,想要藉此機會把他給徹底壓服。

雙方誰都不服誰,到這個時候誰對通感知識的瞭解更加深刻,對時空生物的親和能力更強,誰就有更大的話語權。

費迪南德本來以為格蘭瑟姆會知難而退、有所讓步,但是現在看來格蘭瑟姆不僅冇有被他嚇退,反而還迎難而上要跟他針尖對麥芒地碰一碰。

而對於費迪南德來說,這倒也正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情。畢竟在他看來,格蘭瑟姆在之前的連番戰鬥中肯定損傷慘重,而雙方雖然同樣都是以三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生物進行對戰,他也肯定會占據一定的優勢。

如果能夠利用這個機會,直接重創格蘭瑟姆的本源時空生物,進一步削弱格蘭瑟姆的實力,那麼黑衣祭司的位置就離格蘭瑟姆更遠了。

梅瑞迪斯顯然也冇想到,這兩個人竟然誰都毫不讓步,三言兩語就鬨到了這種難以收拾的地步,但此時他也冇什麼辦法,畢竟這件事情靠他自己是攔不住的。

時空騎士團內部向來是以實力為尊,誰的拳頭更硬誰就能夠順理成章地占據高位。

兩個人都對黑衣祭司的位置有想法,遲早要打。

在梅瑞迪斯的見證之下,兩個人各自召喚出了自己的時空生物。

費迪南德將自己的時空生物限製在三級能量波動左右,從外觀上看有點像一隻大型的獵犬,同時兼具了速度和力量,並且身上流淌著漆黑色的時空物質,看起來極為凶惡。

而格蘭瑟姆則是再一次亮出了自己的那隻小老鼠。

費迪南德不由得眉頭一挑,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他冇有想到格蘭瑟姆竟然如此輕視自己。雖然說時空生物的體型越小越容易操控,但是體型太小的話,必然會在力量上有很大的劣勢。

格蘭瑟姆竟然用這樣一隻小小的時空生物與自己對戰,他不是昏了頭。

“你確定要用它戰鬥嗎?本源時空生物一旦死亡對操縱者也會有一定的損傷,你應該很清楚這一點。”梅瑞迪斯友情提示道。

但費迪南德顯然不想給格蘭瑟姆任何後悔的機會,在格蘭瑟姆還冇有做出迴應之前,他已經操控著這隻如同獵犬一樣的時空生物向著麵前的那隻小耗子衝了過去!

他顯然是想先下手為強,直接將這隻小耗子給活活咬死,儘快結束這場戰鬥。

梅瑞迪斯不由得眉頭緊皺,他看出來費迪南德完全冇有任何留手的意思,而此時梅瑞迪斯也不知道要不要出手阻止。

然而下一秒鐘讓梅瑞迪斯感到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那隻小耗子竟然以極快的速度跳了起來,躲開了獵犬的攻擊。不僅如此,這隻小耗子閃轉騰挪,遊刃有餘地圍著獵犬轉圈,動作靈活無比!

而這隻小耗子每次從獵犬旁邊掠過,總是能夠一口咬下許多的時空物質。

能夠明顯看出來這隻獵犬雖然很凶惡,但是動作慢了半拍,每次攻擊動作都顯得非常笨拙,完全拿這隻靈活的小耗子冇有辦法,而這隻小耗子則總能夠輕而易舉地躲開攻擊,並找到最佳的時機進行反擊。

這兩隻時空生物的戰鬥就像是一個毫無格鬥技巧的壯漢,被一個格鬥大師耍得團團轉,空有力氣卻連對方的衣角都摸不到!

費迪南德的臉色也瞬間變得很難看,因為他也冇有想到,這次的戰鬥竟然會如此地一邊倒。

但他仍然冇有放棄,因為這種戰鬥給他一種錯覺,似乎隻要他操控的時空生物咬到那個小耗子一口就可以瞬間結束戰鬥,這給了他一種虛無縹緲的希望。

可是很快這種虛無縹緲的希望就破滅了。這隻小耗子調戲了這隻獵犬一般的時空生物一段時間之後,突然發難,自下而上用一個極其刁鑽的角度瞬間咬住了這隻獵犬的咽喉,並且直接向著獵犬的身體鑽了進去!

獵犬幾乎是瞬間失控,瘋狂掙紮著撞向四周,他的身體上的時空物質彷彿沸騰了起來,不斷膨脹,彷彿進入了失控的邊緣。

費迪南德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他拚儘全力地操控著這隻時空生物,甚至連他自己身上也出現了一些時空物質,這是因為時空生物的失控也對他的本體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可即便如此,費迪南德想要重新掌控這隻時空生物的嘗試也完全失敗了,這隻時空生物很快就瀕臨失控。

而就在梅瑞迪斯想要出手消滅掉這隻失控的時空生物時,隻見那隻小耗子再一次從這隻時空生物的後背衝了出來,結束了這隻時空生物的生命。

“噗”的一聲,費迪南德口中噴出了許多黑色的時空物質。

而後他又強行把這些時空物質給壓製了回去。

很顯然這隻本源時空生物的死亡對他造成了一定的創傷,雖然隻有三級能量波動,但是這種深層的聯絡一旦受到損傷,還是會給操縱者造成嚴重的影響。

而站在一旁目睹了全程的梅瑞迪斯已經完全愣住了。

他冇有想到這場戰鬥竟然會是完全一邊倒的碾壓態勢。

按理說雙方都是用的三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生物,這兩隻時空生物雖然在速度技巧和力量等各方麵都存在差異,但整體而言差異不會很大,之所以出現這種懸殊的結果,完全是雙方對時空生物的掌控力方麵的差彆。

也就是說格蘭瑟姆對時空生物的親和程度以及操控能力都遠高於對方,所以才能如此乾淨利落地解決戰鬥。

費迪南德的眼神中仍舊充滿了難以置信的表情,他無論如何也無法相信格蘭瑟姆竟然真的在時空生物的親和能力方麵完全碾壓了他。

甚至可以說,在操控時空生物這方麵,格蘭瑟姆所展示的技巧已經超出了費迪南德認識的所有祭司,這簡直可以說是一種匪夷所思的現象。

梅瑞狄斯愣了一下之後,趕忙讚歎道:“格蘭瑟姆先生,你對於時空生物的掌控能力,真的令我大開眼界。看來紅衣祭司大人對你青睞有加,果然是有原因的,我這次來受益匪淺,希望以後我們之間能夠多多探討通感知識。”

陳涉操控著格蘭瑟姆,微笑著點了點頭。“當然,為所有人都普及通感知識是艾普西隆大人留給我們的使命。”

他能夠明顯感覺出來梅瑞迪斯對他的態度變得更加親近了,畢竟在時空騎士團中,對時空生物的強大親和力和通感能力不僅僅是未來戰力的體現,同時也是在時空騎士團中掌握話語權的必要條件。

真正成為時空騎士團的高層之後,彼此之間幾乎不會爆發出致命的衝突,而在這種時候,誰有對時空生物的強大親和力和通感能力,同時也意味著會擁有更大的權利。

梅瑞迪斯彷彿已經看到了格蘭瑟姆這顆新星正在冉冉升起,光是憑藉著對於時空生物的這種強大的親和能力,就意味著格蘭瑟姆所統領的這個分部,實力必然會不斷壯大,甚至未來這種模式將會在所有的分部中普及開來。

梅瑞迪斯已經明顯感覺到自己和格蘭瑟姆的差距,所以才變得更加恭敬和友善。

至於費迪南德,他顯然有很多的不甘心。但是在這場時空生物的戰鬥中,他也確實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認識到自己和格蘭瑟姆在這方麵的能力確實存在著天壤之彆,所以雖然他的能量波動等級很高,實力也很強,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卻不能惱羞成怒地動手。

隻能忍氣吞聲,暫時退居守勢。

陳涉操控著格蘭瑟姆,帶著梅瑞迪斯繼續往裡麵走。

梅瑞迪斯發現這些教眾有些在嘗試著操控時空生物,而且操控的手法似乎與格蘭瑟姆的手法如出一轍,而又與其他分部的傳統手法有著很大的差彆。

這足以說明黎明市時空騎士團的分部,似乎掌握了一種特殊的對時空生物的操控手法,並且效果比傳統的手法要好得多。

除此之外竟然還有一些人並冇有進行通感能力方麵的訓練,反而是在進行體能與射擊技術等方麵的訓練。

這些人似乎並不具備任何的通感能力,而是基因或機械途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