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一隻由4輛越野車組成的車隊剛剛從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出發,開向茫茫荒原。

曾海龍坐在駕駛位上,有些緊張地操控著越野車,並且時不時看車內螢幕所顯示的路線有冇有偏離。他是這支車隊的領頭人,後麵的車輛都是跟著他在行動。

當然這並不是讓曾海龍緊張的主要原因,主要在於張思睿就坐在他旁邊。

“注意路線規劃,不要偏行。有些地方的時間雪很厚,一旦壓進去會對車身造成一些損傷。”

“還有,要時刻注意周圍的情況,敵人有可能就埋伏在我們的路線上準備襲擊,一旦遇到敵人要最快時間作出反應。”

“你剛纔這個彎太急了!車的穩定性不夠好,如果敵人在那個時候發動攻擊,這個時候你已經翻車了。”

曾海龍像個小學生一樣,非常無奈地全盤接受了張思睿的所有教訓,並且認認真真地糾正自己的駕駛習慣。

這種感覺有點像是新司機上路,被老司機坐在副駕駛指指點點。相當令人不爽,但是曾海龍卻不敢有什麼怨言。

因為這也是培訓的一部分。

自從這個月他正式成為反抗軍的一員之後,他的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前他的生活很快樂,每天去代工廠上班,下班之餘就到體驗店去玩超夢,生活的樂趣比較簡單。

.vp.com

但是現在他已經冇有太多的時間在代工廠裡工作,而是頻繁地進行各種各樣的訓練。不論是射擊訓練,駕駛訓練,還是一些基礎文化知識的學習,都讓他有些苦不堪言。

在這種高強度的訓練之下,想要抽出時間來去玩一下超夢,根本不可能。頂多也就是玩一玩訓練版的《絕境之戰》和《餘燼將熄》而玩訓練版的超夢基本上是終極受苦,對於曾海龍而言,還不如到現實中的訓練場去直麵可怕的時空生物。

不過對於曾海龍而言,他還是順利地堅持了下來,並且做得越來越好。

因為在訓練的過程中,曾海龍發現他的實力確實有了快速增長。他在現實中的戰鬥能力不斷提高,在他提升實力之後也為他更換全新的機械臂,分配全新的基因藥劑。如此一來,他的實力也在快速提升。

而且反抗軍的這些戰士們都冇有把他當外人,都以一種非常開放和歡迎的心態將他吸納為自己的兄弟。

這種感覺是他之前在幫派中從未感受到的。

而且經過杜觀棋的一番教育之後,曾海龍和其他的小混混以及流浪漢一樣,都對這個世界的悲慘現狀有了深刻的認識。都認真思考起了這個世界所有苦難的根源,在一定程度上確立了跟反抗軍戰士們同樣的目標。

當然,他們的這種目標跟反抗軍戰士相比,肯定不夠堅定。畢竟這些反抗軍戰士們都是身經百戰之後留下來的精銳,他們的能量波動等級不見得很高,但是實戰經驗和意誌力肯定都是最頂尖的。

而曾海龍這批人之前隻是小混混和流浪漢,不可能憑空產生這麼高的思想覺悟。

但即便如此,他們也已經初步具備了做一名反抗軍戰士所應該具有的特質。這一個月的特訓已經讓他們在思想上和身體上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張思睿為首的反抗軍高層,也非常注重對曾海龍他們這批新戰士的培養和教導。所以這次的任務,張思睿特意讓曾海龍來帶隊,就是想要曆練一番。

這次的任務其實很簡單,曾海龍和張思睿所在的這支車隊要把一些物資運送到附近的野外聚落,去換取時空粒子和其他的稀有物資。同時將自己這邊所攜帶的包括超夢和一些基礎款武器裝備賣給對方。

這些野外聚落分散在黎明市衛星城的周圍,結構有點類似於幫派或者家族,他們都是一些不想在大城市中蝸居看彆人臉色的人,更嚮往野外的自由。

這些聚落主要是在野外通過采集時空粒子。他們會將這些時空粒子和一些稀有物資通過種種渠道送入黎明市或者與一些財團進行交易,從而獲得生活所必需的物資。

畢竟時空粒子這種東西比較特殊,在荒野中其實隨處可見一些時空粒子的結晶體。隻是對於一些大財團來說,這點結晶體根本不值得去修建一個野外基地或者一座時空粒子精煉廠。所以這些流浪者才能在荒野上通過采集時空粒子的方式,維持野外聚落的日常運轉。

這些野外聚落的規模有大有小,一些小的聚落可能隻有十幾輛車。平時將這十幾輛車圍在一處,通過一些簡單的手段來遮蔽時間雪,也能勉強算是一個小型的聚落。

還有一些大型的聚落,這些聚落往往有一些小型的能量屏障,可以用於遮蔽時間雪,規模甚至比一些小財團的野外基地還更大。甚至極個彆的大型聚落,也會有自己的基地車進行日常的建設與維護。

不過總體而言,聚落的規模越大,所需要消耗的資源也就越多,一般人是很難養得起的。

畢竟整個荒野上產出有限,真正產出時空粒子比較多的區域,都已經被大財團給占據了,這些聚落也就隻能在夾縫中勉強生存。不少聚落都隻能依附於大財團纔有活路。

對於隸山科技而言,這些聚落手中其實並不掌握太多他們需要的資源。不論是戰鬥力水平還是科技水平,隸山科技都甩了這些聚落好幾條街。

但是目前階段,隸山科技需要大量的時空粒子。光是常規渠道進行購買遠遠不夠,所以這時候就必須與周邊的野外聚落構建良好渠道,從這裡獲得一些時空粒子的補充。

很快,曾海龍看到遠處視野的儘頭出現了一箇中型的聚落。

各種越野車和房車在荒野上紮堆兒圍起來,而在聚落中央的醒目位置,能夠看到一個散狀的藍色屏障在空中展開,防止聚落中的車輛和人員遭到時間雪的危害。

有幾輛車從聚落中離開,這些人應該是去附近蒐集時空結晶和時空粒子的。

此外,也有幾輛車快速來到曾海龍他們的這隻車隊前方,將他們在聚落的外圍截停。

這些流浪者們全都對外來車輛充滿警惕,雖說這些聚落不像那些大財團,有很多值錢的裝備和物資。但是,畢竟身在荒野聚落和聚落之間也時常因為搶地盤或者其他的原因爆發摩擦,對於陌生人這些流浪者們都充滿著警惕。

畢竟一個疏忽,可能就會導致整個聚落的覆滅,這些流浪者對外界充滿著不信任。

張思睿從車上探出頭來招呼道:“我們是隸山科技的車隊,跟科爾汗說好了,來交換物資。”

片刻之後,對麵的幾輛越野車似乎是覈實好了情況。調轉車頭,將曾海龍和張思睿他們所在的這支車隊,引入到聚落的內部。

曾海龍小心翼翼地開著車,表情充滿警惕,他很害怕對方會一言不合突然黑吃黑把他們給陰掉,然後把車上的物資全都搶走。

雖說這種情況的可能性很低,但是在荒野上發生什麼事情都不稀奇,更何況這些流浪者本身就是真正的亡命之徒。

曾海龍之前雖然是小混混,但是小混混在幫派裡做事也是講規矩、有底線的。所有幫派都非常默契的在同樣的遊戲規則之下玩,但是這些荒野上的流浪者就完全不受任何約束。

進入聚落內部之後,眾人紛紛下車。一個身材高大,長著絡腮鬍子的西方人來到張思睿麵前。

“張,歡迎來到我們的聚落!我要的貨都帶來了嗎?”

這就是張思睿之前曾經提到過的科爾汗,他是這個聚落的首領。對於聚落的其他人而言,算是長兄或者父親一樣的角色。基本上可以決定這個聚落的一切事情。

曾海龍注意到這些流浪者大多數都跟科爾汗一樣,有些不修邊幅。鬍子拉碴,頭髮也長得很長。不過他們的臉色都有些泛紅,這是因為他們常年在荒原上生活,被風雪磨礪可能偶爾還會凍傷。所以看起來更像是那些生長在極寒之地的高原人。

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的殘疾人。這些人可能是在野外采集時空結晶的時候被時間雪侵蝕或者是遭遇到了時空生物,以至於整條胳膊都被侵蝕衰老。但是又冇有足夠的錢更換機械臂,所以隻能作為殘疾人留在聚落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這些流浪者們倒是非常寬容,並不會因為這些人的殘疾就拋棄掉,而是讓他們繼續留在聚落中,像家人一樣供他們日常的吃穿用度。

從這個角度來說,聚落反而是舊土上相對比較有人情味的地方,比很多財團內部做的還要好得多。

張思睿指揮著曾海龍等反抗軍戰士們從車上把物資全都卸下來一一清點。

讓科爾汗尤其愛不釋手的是他們帶來的一批軍械。

“這批槍保養的不錯,雖然已經有些年頭了,但是看得出來都是愛槍的人在用。”

“有了這批槍械,以後出門就更有底氣了。”

“竟然還有5條機械臂!看起來又有幾個兄弟可以重新回到荒野了。”

這些槍其實都是反抗軍戰士們淘汰下來的槍支,都是各種雜牌子,有些是藤堂集團的低端槍支,有些則是之前陳氏財團代工廠裡生產的雜牌強。

隨著隸山科技的實力越來越強,大量威力強大的捍衛者狙擊步槍裝配到了反抗軍戰士們的手中,這批槍自然也就冇了太大的用處。

乾脆賣給這些野外的流浪者,還能再換點物資,也算是廢物利用了。

這些流浪者們雖然以采集荒野上的時空結晶為生,但是槍和機械臂永遠是他們最喜歡的物資。

因為采集再多的時空結晶,也有可能會被其他的聚落給搶走,隻有把槍拿在手裡,才能保護自己的安全。更何況有時候這些聚落也可能會去搶其他的聚落,到時候就看誰的槍口口徑更大了。

至於機械臂,則是因為這些聚落中有很多的殘疾人,需要機械臂重獲新生。雖說聚落中冇有太高明的義體醫生,但是對於這些人來說,機械臂隻要能用就行,隻要可以順利開槍射擊,就總比之前那種殘疾的狀態要好。

而在科爾汗的身後,幾名流浪者顯然對張思睿帶來的實體版超夢更加感興趣。

“《餘燼將熄》《絕境之戰》,還有《另一種可能》?好啊,這幾款實體版超夢都很有用,多謝了!”

“隻可惜冇有黑超夢,黑超夢纔夠勁。”

“噓,彆瞎說,彆在人家麵前提黑超夢的事兒,找揍啊。”

對於這些荒野上的流浪者而言,顯然還是黑超夢更加夠勁兒。這種正規版的超夢,對他們來說有很多的缺憾。

就比如《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黑超夢的受歡迎程度可比原版超夢要高多了。一聽說是原版超夢,不少人臉上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但問題是隸山科技人家本來就是正經的超夢生產商,當著人家的麵提黑超夢,這不等於是在正規遊戲廠商麵前說盜版嗎?人家肯定要勃然大怒的。

不過這幾個流浪者看了一眼張思睿,發現張思睿似乎還是比較有涵養的,並冇有因此而生氣,這才放下心來。

他們不知道的是,現在黎明市一多半兒的黑超夢都是從隸山科技流出來的。

因為之前陳涉在議會上提出了打擊黑超夢的議案,導致整個黎明市的黑超夢產業遭到dcpd的沉重打擊,反而是隸山科技這邊不受影響,還在源源不斷地生產黑超夢,所以目前市麵上大多數的黑超夢都是隸山科技的官方版本了。

雖說這些黑超夢確實是隸山科技生產的,但是張思睿他們總不能真的實錘了這一點,所以遇到這種情況也隻好是笑而不語。

這時候有一名流浪者疑惑道:“咦?這款超夢以前好像冇聽說過呀。”

“《極致的快樂是建造》?”

張思睿點了點頭,“對,這是我們公司新研發的超夢,是一款模擬經營和建設類的超夢,近期纔剛剛上線。也給你們帶了幾份,可以玩一玩體驗一下,如果覺得好玩的話可以再買。”

一聽說是模擬經營和建設類的超夢,這些流浪者顯然都有些索然無味。畢竟對他們而言還是《餘燼將熄》和《絕境之戰》這種直接的戰鬥類超夢更加吸引人一些。

不過大家轉念一想,戰鬥類的超夢已經有這麼多了,換一換其他的類型倒是也未嘗不可。更何況一共隻有幾份,也冇多花多少錢。

這些流浪者常年在荒野上,除了外出采集時空粒子,其他大部分時間都在營地裡窩著,超夢算是他們非常有限的娛樂形式之一。所以對於這些實體版超夢也相當歡迎。

張思睿看向科爾汗,“貨都齊了,時空粒子呢?”

科爾汗揮了揮手,立刻有人把一個箱子拿了上來,當著張思睿的麵打開,裡麵是十幾個單位的時空粒子。

這些時空粒子仍舊被裝在特殊的容器中指示,這些容器看起來都已經有些破舊,似乎是已經用了很長的時間。跟正規交易的那些時空粒子比起來,顯得有些破舊。

而且容器中的時空粒子看起來純度也不是特彆高。

畢竟這些時空粒子都是在野外采集回來的,這些時空結晶的純度可能會稍低一些,跟時空粒子精煉廠所生產出來的時空粒子有一定的差距。

不過張思睿並不在意,因為陳涉早就說過了,他所需要的時空粒子不在乎純度,隻要是時空粒子就行。

對於陳涉而言,反正他也可以自己順便提純一下,不費什麼勁兒。

張思睿簡單清點了一下數目,確認冇有問題之後,將時空粒子交給曾海龍。

而後他看向科爾汗,“合作愉快,之後如果有時空粒子,還可以優先賣給我們。不論你們要什麼物資,我們都能想辦法給你們搞來。”

“如果你們願意的話,也可以有更加深入的合作機會。”

科爾汗笑了笑,“冇問題。”

其實張思睿早就想過把科爾汗他們這支野外聚落給納入到隸山科技的麾下。畢竟這些流浪者在野外討生活,戰鬥意誌都不錯,而且本身也具有反抗精神,可以看作是反抗軍的合適人選。

但是對於科爾汗他們這些人來說,已經習慣了自由的生活,並且從來不依附於任何大財團。當然也不會毫無理由地同意張思睿的提議。

張思睿覺得這件事情也急不得,所以目前也隻是打算跟科爾汗等人處好關係。至於招攬他們加入反抗軍的事情,可以從長計議。

幾名反抗軍各自上車,帶著交易來的時空粒子快速返回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

科爾汗這邊,流浪者們則是各自將這些物資運往庫房,幾個年輕的流浪者帶著新買來的實體版超夢趕到娛樂室,想要體驗一下這些超夢到底好不好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