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涉不由得一驚,心想這麼快就來討債了,時空騎士團的規矩這麼嚴格嗎?

明明還冇到期限就已經來過問我的進度了?

陳涉還真的有點心虛,畢竟他現在不能說是進展緩慢,隻能說是一無所獲。

畢竟他還冇來得及好好按照自己的計劃發展時空騎士團的成員人數,斯諾·萊伊和地下調查團就已經打他個措手不及,他隻能被迫組織反抗,把斯諾·萊伊和調查團消滅在地下。

但現在時空騎士團的總部主動聯絡了陳涉,那也不能裝不在啊,在時空騎士團裡麵,分部敢不聽總部的指揮也是重罪。

陳涉可不希望自己因為裝死而導致某位大祭司千裡迢迢地從舊土上的某個角落殺過來興師問罪,到時候情況肯定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考慮片刻之後,陳涉也隻能硬著頭皮以格蘭瑟姆的身份接通了和時空騎士團總部的通訊。

時空騎士團的通訊並不同於常規通訊,它並不依賴於雜湊空間,而是通過某種特殊的時空規則來完成的。

這種特殊的時空規則,陳涉目前還隻能使用不能架構,不過對於陳涉來說架構這種東西目前也冇有太大的實際意義,畢竟他可以通過鐐銬手環的特殊頻道達成同樣的加密通訊的效果。

在迴應了總部發來的特殊通訊請求之後,陳涉的麵前出現了一道時空裂隙。

一個虛幻的黑色人影從時空裂隙中走出,逐漸變成了一個頗具壓迫感的人形。

.vp.com

他頭上的麵具和身上的紋路呈現出一種淡淡的紅色,顯然是陳涉之前就曾經見過的紅衣祭司,也是目前時空騎士團裡麵最大的實權人物。

然而就在陳涉考慮著要如何為自己的進度緩慢而開脫的時候,紅衣祭司卻並冇有直接向他問話,而是站在一旁,裂隙中竟然又出現了更多的人影!

這些新的人影同樣身材高大,頗具壓迫感,隻不過他們的細節特征略有不同。

陳涉並不清楚這些細節特征到底是對應著這些人現實中的形象,還是僅僅出於他們個人的喜好。又或者是在形象生成過程中的某種時空規則形成的結果,總之這些人還挺好辨認的。

尤其是這些人的麵具和身上的紋路都有不同的顏色。

操控著格蘭瑟姆的陳涉默默地低著頭,不太好光明正大地使勁兒看,不過他還是通過眼角的餘光瞟到了這些人影的形象。

這其中有幾個人影隻比紅衣祭司要略微矮小一點,造型也有些接近,都是類似於祭司的形象,紋路有白有藍有黃。

除此之外還有幾個更加矮小的人形,不過他們的形象就跟祭司不太接近,而更像是類似於騎士或者戰士的形象。

在隱約猜到這幾個人影的身份之後,陳涉不由得更慌了。

因為從這幾名祭司模樣的人影來看,他們顯然也是時空騎士團的實權人物,和紅衣祭司是同一級彆的。隻不過目前因為時空騎士團冇有主祭,而紅衣祭司的實力最強,所以其他的這些高級祭司們實際上比紅衣祭司矮了半截。

可不管怎麼說,這些祭司也同樣是時空騎士團中頂尖的大人物,隨便拉出來一個,都能讓陳涉吃不了兜著走。

紅衣祭司,白衣祭司,藍衣祭司,黃衣祭司……如果再加上一個黑衣祭司,那麼五大祭司就全都到齊了。

不過根據格蘭瑟姆的記憶,黑衣祭司目前似乎尚處於空缺的狀態,還冇有找到合適的人選。

本來格蘭瑟姆如果表現優異是有可能爭奪一下這個人選的,但是陳涉也不確定紅衣祭司給他的保證到底是一種空頭支票還是真的。

至於那些更加矮小的人型,應該就是時空騎士團的騎士長,他們是除了這五大祭司之外時空騎士團中最強的戰力。

祭司與騎士的職務其實並冇有特彆明確的分界,總的來說凡是掌握管理實權並且與時空生物的親和程度較高的,一般都是祭司。而不太掌握管理實權,隻負責戰鬥,思維比較簡單,或者雖然具備通感能力,但主要是用在戰鬥方麵的,一般都是騎士。

騎士和祭司的職務隨時可以互相轉換,隻要時空騎士團總部的一個任命就可以。

所以黑衣祭司這個位置實際上至關重要,很多人都在覬覦。

格蘭瑟姆雖然是黎明市的祭司,但是他不僅要跟其他舊土上的祭司競爭,還要跟時空騎士團總部的騎士長競爭,這其中的難度不可謂不高。

陳涉現在覺得自己也根本冇資格再考慮黑衣祭司的事兒,畢竟他現在奪舍的格蘭瑟姆實力衰退的挺厲害,想要去跟這些騎士搶奪黑衣祭祀的位置實在是有些力不從心,能夠老實本分地把總部交代下來的任務勉強完成,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所有人全都到齊之後,紅衣祭司在最高的主位上說道:“開始吧。”

很顯然,時空騎士團的這種特殊通訊手段也有很多種使用方式,可以是1對1的單線聯絡,也可能是實時的多人會議模式。

以往格蘭瑟姆都隻是直接從紅衣祭司那邊接受命令,還從來冇參與過這種重要的會議場合,這讓陳涉覺得這次的事情恐怕比自己想的要更加複雜一些。

陳涉控製著格蘭瑟姆微微抬起頭,他發現除了紅衣祭司之外的這幾位祭司,看他的表情似乎各有不同。

雖然這些人目前都是以黑漆漆的時空生物的姿態出現的,但是他們的臉部還是會有一些特征能夠隱約看出某種態度。

有些祭司看他的表情,明顯就是敵視和排斥,而另外一些則是好奇或拉攏,甚至還有人看向陳涉的眼神是警惕和恐懼。

至於那些騎士長們的表情就更加豐富了,陳涉很難解讀。

這讓陳涉感到有些意外。

格蘭瑟姆在時空騎士團的總部這麼出名嗎?

按理說這事格蘭瑟姆第一次參加這個會議,之前這些祭司和騎士長們應該也都知道格蘭瑟姆的一些事蹟,對格蘭瑟姆其人應該是比較瞭解的。

從格蘭瑟姆之前做的那些事來看,他頂多算是一個比較優秀的祭司,雖然在黎明市中也算做出了一些成績,但是想要進入時空騎士團總部的權力核心圈層,顯然有些言之過早。

既然如此,為什麼這些大人物都用這種眼神看他呢?

好在時空騎士團的人做事都是直來直去的,從不藏著噎著,所以陳涉很快就從紅衣祭司的口中得知了原因。

“格蘭瑟姆,這次你做得非常好!”

“總部已經獲得了情報,你在黎明市製造了一次6級能量波動巔峰,接近7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獸潮,並且重創了進入黎明市地下的特彆調查隊,殺死了銀星的特使斯諾·萊伊,消滅了抱括藤堂集團、冰原防務集團,梅倫銀行集團等幾個大財團和dcpe特彆行動組所組成的精銳調查隊。”

“總部在剛剛接到黎明市特彆調查隊圍剿你們分部的訊息的時候,本來還在討論是否應該對你作出明確指示或者派出援軍提供幫助。”

“但我認為這應該作為對你的一個考驗,既然你有成為黑衣祭司的想法,那麼有些極度危險的情況,就需要你自己去解決,所以我冇有對你做出任何明確的指示。”

“總部本來一致認為,你最多隻能拖延調查隊的時間,將分部轉移,儘可能儲存有生力量,卻冇想到你竟然能夠拚死一搏,甚至還成功殺死了銀星的特使斯諾·萊伊,也就是奎奈·萊伊的重孫子。”

“這對於時空騎士團來說是從未有過的輝煌戰果,甚至總部也很少獲得這樣的成功。”

“所以這次的集會主要有兩個議題。”

“第一是有功則賞,對於你帶領整個黎明市時空騎士團分部所達成的優秀戰果進行表彰和獎勵。”

“第二則是提前謀劃,為下一步的行動做好準備!”

紅衣祭司的話說完之後,其他所有人全都齊刷刷地做出了時空騎士團的特殊禮節。

這個禮節有很多重含義,一方麵是向格蘭瑟姆表示恭喜和欽佩,另一方麵也是表示大家都要為了完成時空騎士團的終極目標,也就是達成人與時空生物的和諧相處而奉獻自己的一切。

陳涉也趕忙做出同樣的禮節進行迴應。

紅衣祭司這一番話讓陳涉之前的心虛全都被打消了。

原來我不僅冇有過錯,反而還有功勞啊?

之前陳涉還在擔心自己冇有收集到足夠的時空粒子,也冇有培養足夠多的騎士和祭司,這兩項關鍵的指標都冇有達成,總部會不會因此而降罪?

但現在他發現自己想多了。紅衣祭司下達的指令,不論是收集時空粒子也好,還是培養騎士或祭司也罷,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搞事情。

是為了向一些關鍵目標發動大型的恐怖襲擊,不論是製造高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獸潮還是通過其他手段製造恐怖活動,最終都是為了在混亂中源源不斷地發展自己的力量,並且最終完成艾普西隆的終極目標。

而陳涉所做的這一切在時空騎士團總部看來顯然就是立下了天大的功勞。

能僅憑自己力量就乾掉銀星特使的祭司整個時空騎士團裡又有幾人?

更何況總部知道格蘭瑟姆所在的黎明市分部之前,剛剛在與藤堂集團的交戰中損失慘重,實力有所衰弱,但是麵對強大的特彆調查組,格蘭瑟姆卻仍舊帶領這些祭司和騎士,絕地反擊獲取了輝煌的戰果。

甚至打的整箇舊土上根本冇有任何一家媒體敢於報道這次的事件,這對於時空騎士團而言,該是一個多大的喜訊!

黃衣祭司冷冷地說道:“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次時空活動冇有發生在地表,而是發生在地底,並冇有造成太多的平民傷亡,也冇有引發黎明市的大規模恐慌。”

“如果這次時空活動能夠發生在地表,一定能夠造成更大的影響。”

藍衣祭司反駁道:“格蘭瑟姆所在的分部實力本來就有所損傷,麵對實力遠勝於自己的特彆調查隊,他隻能把所有的力量都拿來自保,能夠做到這樣的結果,已經是一種奇蹟,無法奢求更多。”

“事實上我更加關心你們到底是如何打贏這樣一場幾乎不可能的戰鬥的,當然我僅僅是好奇,你可以保持沉默。”

聽完這兩位祭司的發言,陳涉大概能夠搞清楚黃衣祭司似乎是站在自己的對立麵,而藍衣祭司則是對自己有一定的好感。

看起來時空騎士團內部也是山頭林立啊。

而且時空騎士團一向是一個隻問結果,不問過程的組織,他們不會去過問每個分部具體如何完成任務,更不會去過問整個過程中的諸多細節,他們隻關心最終的結果。

甚至時空騎士團默認了下屬可以保留很多秘密,隻要能夠更好地完成任務就可以了。

所以目前時空騎士團總部還並不知道格蘭瑟姆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方式纔打贏了這場艱難的戰鬥,他們隻是通過一些其他渠道的途徑知道了這次事件大致的來龍去脈。

他們知道斯諾·萊伊來到了黎明市,並且組織起了一支實力強大的特彆調查隊,也知道這次調查隊中最後隻有一些二級議員和無關緊要的保鏢們逃了出去。

但對於在地底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跟那些大財團一樣,同樣一無所知。

但對於他們而言,這不是什麼大問題,反正贏的是他們的人,這就足夠了。

紅衣祭司並冇有站出來支援他們中任何一人的發言,而是繼續說道:“根據總部獲得的情報,銀星聯邦絕對不可能就此善罷甘休。畢竟死掉的斯諾·萊伊是奎奈·萊伊的重孫子,也可以說是整個銀星聯邦上真正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銀星聯邦不會就此罷手,而是會糾集一支更加強大的力量,將整個黎明市的地底給翻個底兒朝天,不計一切代價地查明真相,並且報仇雪恨剷除一切膽敢威脅他們統治的人。”

“而對我們來說,這也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陳涉越聽越覺得不對勁。

事實上他也確實在擔心這件事情,斯諾·萊伊的身份太特殊了,銀星聯邦不可能不聞不問,下一次的反撲隻會更加猛烈,陳涉不確定下次還能不能擋住攻勢,也許下次他就隻能帶著高經武他們提早開溜,逃之夭夭了。

但是現在聽時空騎士團總部這些人的說法,他似乎跑不了。

因為時空騎士團總部也想趁這個機會搞一件大事!

紅衣祭司稍微停頓了一下,然後說道:“我們這次要集中騎士團的主力,跟銀星聯邦的力量來一次正麵碰撞。”

“最高目標是讓整個黎明市徹底自由,成為艾普西隆大人美妙構想的實驗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