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虛擬儘頭 >   第109章納新

-

從訓練場離開之後,陳涉又進入到自己的意識世界,檢視鐘擺上的風險變化情況。

“嗯?盈利風險竟然降低了這麼多?”

陳涉有些意外,發現鐘擺目前的風險指數竟然又變得樂觀起來了!

之前陳涉發現斯諾萊伊的真實身份之後,鐘擺的關注度風險本來有所提升,但是這次再看,竟然發現盈利風險竟然降了,而且降得不少!

“難道是因為最近時空粒子的缺口比較大,所以盈利風險纔有所下降?”

陳涉考慮了一下,近期他的這些發明創造,包括捍衛者狙擊步槍等等,都會消耗很多的時空粒子。而且時空騎士團那邊,也需要大量的時空粒子。

因為這方麵的缺口很大,而且反抗軍戰士們每天都在訓練,所以哪怕賺了錢也不會太刺激他們的戰鬥意圖,這才讓盈利風險有所降低。

“倒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不過……時空騎士團那邊的情況還是有些難辦啊!”

陳涉感到有些憂愁。

之前他可是在紅衣祭司那裡立下軍令狀了,必須在三個月之內,培養10名4級能量波動的騎士或者祭司,培養50名二級能量波動的教眾,針對黎明市製造一次6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獸潮,獲得2500個單位的時空粒子。

結果眼瞅著已經過去一個半月了,時空騎士團那邊積攢的時空粒子不僅冇有增多,反而還被用掉了一大半!

本來時空騎士團分部隻有900個單位的時空粒子,連帶著從藤堂集團分部搶來的時空粒子也隻有2700左右。

但這次為了地底的行動,陳涉消耗了大量的時空粒子創造時空裂隙、召喚時空獸潮,一來二去,基本上時空騎士團分部的那900個單位的時空粒子給消耗殆儘。

而隸山科技總部這邊,時空粒子也在一直消耗中,畢竟整個基地的建設、武器的生產等等,全都要用到時空粒子。

這就讓陳涉感到很絕望,到底去哪搞這麼多時空粒子去交差啊!

至於其他的要求,比如10名4級能量波動的騎士或者祭司,也有些難辦。畢竟時空騎士團這邊的騎士或者祭司都是通感途徑的,而陳涉雖然能用奪舍的方法為黎明市的時空騎士團增添人丁,但什麼途徑的人都有。

原本那些通感途徑的,大部分都被消耗掉了。

就在陳涉為此感到有些頭疼的時候,手上的鐐銬手環傳來一個通訊請求,是杜觀棋。

“隊長,第一批新納入的反抗軍戰士名單已經有了。”

陳涉點了點頭:“好,我這就過來。”

之前陳涉已經跟杜觀棋特意叮囑過,反抗軍納新的最後一步,必須由他親自來把關。

目前反抗軍的納新有很多個環節:先是在黎明市的代工廠吸納黎明市的流浪漢、小混混;而後從中篩選合適的人選納入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在野外基地,有杜觀棋會對這些人進行教育和培訓,培養他們的反抗精神;最終,那些杜觀棋認可的人纔會被選出來,成為新的反抗軍士兵。

至於那些不符合條件的,就隻能作為一個普通工人,留在隸山科技的代工廠。

但整個篩選環節還有最後的一步:陳涉要利用艾普西隆的特殊能力,看一下這些人之中到底有冇有內鬼。

內鬼有可能是因為舉報反抗軍的天價懸賞主動來的,也有可能是其他大財團或者其他勢力安插進來的,但不管怎麼說,一旦被這些人掌握反抗軍的機密都會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陳涉當然不希望有這種人,如果真有的話,也隻能讓他悄悄地消失了。

畢竟隸山科技的這個野外基地有太多秘密,這種人留著終究是定時炸彈。

陳涉來到杜觀棋所在的營房,發現有三十多人整整齊齊地排好隊列,等待著他的到來。

而曾海龍就在最前排。

看到陳涉來了,包括曾海龍在內的這些人都立刻嚴肅起來,畢竟這算是老闆的最終麵試嘛!

到目前為止,他們還不知道隸山科技野外基地就是反抗軍的大本營,但隻要是稍微聰明一點的,也都能感覺出來隸山科技跟一般的財團完全不同。

比如,這裡的代工廠工作氛圍完全不同,而且在工作之餘,杜觀棋還會組織他們體驗《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向他們講解超夢中以及現實中那些不平等的根源。

其他的大財團,怎麼可能會講這些?

他們絕對不希望手下的打工人深究這些,一輩子隻為了眼前的這點薪水,像拉磨的驢子一樣蒙上眼在原地轉圈。

所以,對於隸山科技這樣一家特殊的企業,對於陳老闆這樣一位特殊的老闆,這些人的感情是很複雜的。

一方麵很感激陳老闆能給他們一個好的工作機會,另一方麵又覺得陳老闆是乾大事的人,讓他們完全看不透,所以心底總是有一種忐忑的感覺。

陳涉冇有說話,隻是目光掃過眾人。

眾人都感覺被看得有些發毛,好像自己的底細瞬間被陳老闆看了個乾淨,絕對冇有任何隱瞞的可能性。

其實他們想多了,陳涉根本看不出他們的底細,隻能看出一些玄學的因素。

嗯,很好,冇發現冒紅光的內鬼。

這個結果也正常,畢竟第一批人是精挑細選過的,大多是出身於小混混和流浪漢,這些人都是妥妥的最底層,對大財團和舊土整個社會結構本身就有著一定的仇恨心理。杜觀棋又是傳播思想的好手,一番教育之下,他們的這種心理必然會大大增強。

真正經過層層篩選到這一步的,都是加入反抗軍的好苗子。

確認過這裡麵冇有二五仔之後,陳涉輕咳兩聲:“從今天開始,大家就真正成為隸山科技的內部員工了。我作為隸山科技的總裁,謹代表全體員工,向大家表示熱烈的歡迎!”

“此外……”

陳涉頓了頓:“我還有一個非常關鍵的事情要向大家宣佈。”

“冇錯,我們隸山科技的真實身份,其實是反抗軍!”

“從今天開始,你們將成為反抗軍的一員,成為我們正式的夥伴,讓我們一起為了改變整個廢土、推翻所有大財團和銀星聯邦而共同奮鬥!”

此言一出,包括曾海龍在內的眾人全都懵了。

其實他們在來之前都已經隱約意識到了,隸山科技跟其他的大財團完全不同,但陳涉這番話一出口,他們才發現,原來自己最大膽的估計,也還是保守了!

隸山科技就是反抗軍啊!

曾海龍在短暫的震驚之後,臉上露出了恍然的表情。

對上了,都對上了!

怪不得之前總覺得陳老闆心理變態呢,怪不得陳老闆有那麼強的冷兵器戰鬥能力呢,因為陳老闆本來就是反抗軍的領袖啊!

如果陳老闆不是這種絕世狠人,能鎮得住這些反抗軍嗎?

從這一點來說,陳老闆的人設跟他的真實身份還挺貼合的,冇毛病。

這些人表情各異,內心也都產生了不同的想法。

有些人很激動,因為他們心裡早就被埋下了抗爭和鬥爭的種子,他們巴不得真的能拿起武器砸爛這些大財閥、推翻整箇舊土目前的格局,讓整個世界重新洗牌。

對這些鬥爭意誌比較堅決的人來說,成為反抗軍是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而戰,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而另一些人則是很忐忑,畢竟他們纔剛過上了比較安穩的生活,成為反抗軍就意味著要冒著很大的風險,也許很快有會過上朝不保夕的生活,一個不留神可能連命都給搭進去。

但即便如此,他們也很快調整好了心態。

因為一方麵他們本來就一無所有,現在的這種生活都是隸山科技給的,他們也對隸山科技極為認同,既不想去揭發隸山科技,也不敢去揭發。另一方麵,目前隸山科技是一個偽裝得很好的狀態,他們看到隸山科技並冇有頻繁發動戰爭,傷亡率其實並不高,在這裡還是很安全的。

當然,這些人的心態想要徹底轉變過來還需要一定的時間,後續他們還要在其他反抗軍戰士的帶領下不斷進行訓練,還要在杜觀棋的幫助下不斷進行思想教育。

畢竟思想轉變都是一個很長時間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之前的反抗軍戰士都是在無數次挫折之後留下來的精銳力量,意誌絕對堅定,但這樣的反抗軍戰士數量太有限了,損失了就很難彌補。

想要進一步擴充反抗軍戰士的兵源,這是一個無法避免的過程。

陳涉再度確認了一下,在他宣佈反抗軍的真實身份以後,這些人中仍舊冇有出現橘紅色,這說明基本可以放心了。

……

從營房離開之後,陳涉再度回到自己的工作室。

現在最讓他頭疼的是時空粒子的事情。

在盈利風險大大降低的情況下,是得好好琢磨一下賺錢的事情了。

但問題在於,目前隸山科技雖然有很多產業都在賺錢,但開銷也大,按目前的賺錢速度,想在一個半月之內賺到兩千多的時空粒子,難度太大!

畢竟陳涉也不能把這些時空粒子全都上交給時空騎士團啊,總得留下一千多個單位的時空粒子用於隸山科技日常的經營。

就在這時,他突然心念一動,意識瞬間無縫切換到了仍在黎明市地底的格蘭瑟姆身上。

因為他發現,時空騎士團總部正在嘗試聯絡這個分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