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訓練場內,張思睿正在和往常一樣監督反抗軍戰士們的日常訓練。

跟之前相比,張思睿已經不需要在高台上時刻關注場內的動態,準備用狙擊槍救下遇到危險的反抗軍士兵。隨著這些士兵們訓練越來越嫻熟,準備越來越充分,以及各個小隊的指揮和配合越來越完美,出現危險的情況已經極為少見了。

培養好這些中層反抗軍戰士之後,張思睿就可以徹底撒手不管,讓這些中層的反抗軍戰士按照既定的模式不斷訓練底層的士兵,反抗軍的訓練能夠像活水一樣流動起來。

不過張思睿還是經常會來看看,隨時發現訓練中存在的一些問題,而後召集各個小隊長向他們說明情況。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了敲門聲,張思睿扭頭一看,發現陳涉抱著一根又粗又長的管子走了進來。

陳涉把這根又粗又長的管子放在桌上。還有一點氣喘籲籲。

這把新的狙擊槍有著如此巨大的口徑,重量肯定也相對嚇人。陳涉在製作的過程中,已經想方設法地減輕這把狙擊槍和子彈的重量。主要就是通過時空粒子改變稀有金屬的特性,儘可能在保證可靠度的前提下,讓武器變得更加輕盈。

但即便如此,這把比單兵火箭筒還要大上一圈,口徑幾乎達到半米的巨大狙擊槍,對於陳涉而言還是有些太重了。

畢竟陳涉自身的職業是創造者,雖然注射過基礎的基因藥劑,身體素質比普通人要強壯一些,但想要駕馭這把武器還是有些吃力。

不過反抗軍戰士們絕大多數都是基因與機械途徑,使用這把狙擊槍應該問題不大。

“三哥,看看我新研發出來的單兵武器,我準備給他起名叫做“捍衛者”。”

.vp.com

陳涉將這把武器推到張思睿的麵前。

張思睿看了很高興,“咦,隊長我們是要打算組織一隻炮兵部隊嗎?可惜就是口徑小了些,不過倒是很符合便攜的要求。”

“對目前的我們而言,炮兵部隊確實是一種相對有性價比的部隊。在麵對敵方的浮空戰車,空中堡壘等大型裝備的時候,我們也可以進行有效的反擊。而不用再像之前一樣,隻能躲躲藏藏的。”

原本反抗軍戰士們最在意的就是大型裝備,因為之前冇少在這方麵吃虧。

如果企業軍出動浮空堡壘,反抗軍手中大部分小口徑的槍械打上去就像在撓癢癢一樣,根本無法造成有效的殺傷。

但是如果有重炮的話,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對張思睿來說,眼前的這把新武器口徑都有半米了,明顯已經不能算作槍械的範疇。像這種武器,每個小隊配上一門,在一些特殊情況下,說不定會發揮奇效。

陳涉發現張思睿誤解了自己的意思,趕忙糾正道:“不不不,這不是大炮,這麼小的口徑怎麼能叫大炮呢?”

“按照我的設計,捍衛者是一把狙擊槍。”

“你看,它在很多方麵跟狙擊槍是完全相同的。比如能開鏡,一擊斃命。上麵的這套瞄準係統是我根據冰原防務係統的最先進的瞄準係統模改的。自帶環境與風速偵測和演算法修正,可以通過智慧瞄準鏡達到自瞄的效果。”

“其實想要提升狙擊槍的殺傷力無非是兩個辦法,要麼提高精確度,要麼提升殺傷半徑。提升精確度太難了,我覺得還是後者容易一些。”

“在殺傷敵人關鍵目標的方麵,我覺得捍衛者狙擊槍會比其他的狙擊槍更加優秀。”

“至於你覺得他像大炮,這完全是一種誤解。因為它不僅口徑小,而且也冇有那麼粗獷。我在他的彈頭上設計了一個特殊的推進控製模塊,在智慧瞄準係統發現目標移動之後,這個推進控製模塊還可以微調彈道,確保命中率。”

“像這種精密的殺傷敵人的武器,肯定是歸到狙擊槍裡麵才合適。”

“當然了,我覺得這把武器最大的缺點有兩個,第一是能攜帶的子彈數量不多,另一個就是造價比較高。”

“但是這不也正符合狙擊槍的特點嗎?畢竟其他的狙擊槍也是攜帶的子彈數量不多,而且造價比較高。”

張思睿被陳涉這一番外行發言,給直接整懵了。

提高殺傷半徑?

是啊,這樣一顆炮彈下去,如果是普通的敵人,估計當場都被炸成灰了吧?

而且陳涉隊長竟然覺得這玩意兒口徑小,不知道是用什麼作為參照物對比的。

如果這個東西的口徑都算小,那在陳涉隊長眼中,標準的大炮口徑應該是什麼尺寸?

也怪不得,陳涉隊長在設計高射機炮的時候,口徑設計的也大了好幾圈。看起來陳涉隊長對於武器標準的口徑,壓根就冇有一個正確的認識。

而最離譜的是,竟然還在彈頭上設計了特殊的推進控製模塊,可以微調彈道。

張思睿明白了,這玩意兒既不是狙擊槍,也不是大炮,而是一個單兵導彈發射器!

發射前可以自瞄,發射後還可以微調彈道,本身威力又很大。這一發下去簡直就像是高射炮打蚊子,太離譜了!

不過一旦接受了這種設定之後,張思睿又覺得未嘗不是一種思路。

前提是這把武器真的能夠發揮預想中的效果。

張思睿把這把捍衛者狙擊步槍拿起來,扛在肩上。

他發現這玩意兒設計還挺合理的。本身雖然比一般的槍械都要重很多,但對於身體強壯普遍遠勝常人的反抗軍戰士們來說也還好,完全在可承受範圍之內。

跟其他的狙擊槍相比,有一些相似點,比如都有支架、都有瞄準係統。

也有不同點,其他的狙擊槍都是頂在肩上,而這把狙擊槍則是扛在肩上。瞄準鏡也在槍管的側方,而不是頂上。除此之外,這把槍每次發射之後都要重新裝填。

目前張思睿還不知道這把槍的後坐力和威力具體如何,這些都要到訓練場裡麵才能見分曉了。

“這次訓練結束之後下一場訓練暫停,我要占用一下訓練場,測試新武器。”

張思睿向正在訓練的反抗軍戰士們下達命令之後,就跟陳涉一起前往訓練場地。

走在路上,張思睿突然想到了另一個問題,“隊長,彈藥攜帶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啊。”

“這門大炮,哦不,這把狙擊槍雖然使用大量的特殊金屬減輕了重量,勉強還算得上是便攜,可是炮彈,哦不,子彈的問題就冇那麼好解決了。”

“重量倒還在其次,關鍵是體積。現在這種尺寸的子彈每個士兵估計最多也就帶兩個,帶多了肯定會影響行動。”

如果是一般的炮兵部隊,肯定會有專門的載具負責運送炮彈。總不能打了幾炮之後就啞火了吧?

可是這把武器陳涉硬要管它叫狙擊槍,肯定是走一個便攜路線,如果槍本身勉強便攜,可是子彈不便攜那又有什麼意義呢?

總不能見到敵人之後,先來三槍之後就把槍扔到一邊跟敵人肉搏吧?

陳涉微微一笑,“你放心吧,這個問題我考慮過了,應該能夠妥善解決。”

他賣了個關子,冇有現在就說出來,張思睿也就隻好繼續保持這個懸念,來到訓練場。

很快,反抗軍戰士們的日常訓練已經完成,他們剛剛正在進行的是防守訓練。

隨著最後一名反抗軍戰士撤出戰壕,時空生物將整個陣地全都占領,負責計時的士兵也記下了這次防守的時間。

跟最初相比,反抗軍戰士們的防守時間已經延長了4倍多。這不僅是因為反抗軍戰士們的配合和戰術日漸提升,他們的能量波動等級也提升的很快。

而此時,正在訓練的反抗軍戰士們紛紛將目光投向了張思睿肩上扛著的這門大口徑的傢夥。

“三哥,這是我們的新裝備嗎?看起來像是便攜式火炮啊。”

“我之前見過冰原防務集團的人用這種便攜式的火箭筒,對付浮空堡壘可厲害了,咱們終於也有自己的火箭筒了嗎?”

“這不太像火箭筒啊,感覺結構很精密,難道是微型導彈基站?”

張思睿嗬嗬一笑,看了陳涉一眼。

你看,但凡是個正常的人,也不能認為這是一把狙擊槍啊。

不過他也冇有多解釋什麼,隻是向陣地中正在蠢蠢欲動的時空生物瞄準而後扣動扳機。

“砰”的一聲巨響,所有人都被震的耳朵嗡鳴!

張思睿震驚地發現這玩意兒剛出膛竟然就有很高的初速度,由此而來自然也產生了很強的後坐力。

即使張思睿是神槍手職業,這輩子玩過不少的槍,對於壓槍非常有一手,而且這把狙擊槍還有支架用作支撐,此時也不免身子猛的一晃。

連他都無法完全控製住這把槍的後座力,其他的反抗軍戰士就更彆說了,這一開槍多半槍口要歪到姥姥家去了。

這麼大的後坐力把初速度和飛行速度都保障了,可問題在於之前算出來的那個瞄準結果還有效嗎?

畢竟所謂的智慧瞄準係統,也是會受到後座力影響。後座力越大,槍口越難控製。子彈擊發之後跟原本的智慧計算結果也會出現一定的偏差。

然而張思睿看到了令他驚訝的一幕,雖然這枚子彈因為巨大的後座力向上抬升了一節,但是在出膛之後卻很快修正了彈道,自行增加了射擊曲線的弧度,而後精確命中了張思睿最開始瞄準的目標——一隻二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生物。

“轟!”

又是一次劇烈的爆炸。爆炸產生的氣浪,甚至吹到了張思睿等人的臉上,而且從爆炸瞬間的規模來看,這威力讓張思睿有點震驚。

片刻之後,張思睿發現之前那隻時空生物所在的地方已經被炸出了一個大坑,而那隻時空生物連同他周圍的時空生物都已經消失不見。

這麼恐怖的威力和這麼離奇的射擊精度,讓張思睿認可這是一把狙擊槍了。

畢竟一般的單兵便攜式火箭炮隻能打一個大致的範圍,精確度比較差。但是張思睿現在肩上扛的這玩意兒確實可以非常精準地打擊目標。

你彆管這到底是槍法還是開掛,反正目的達到了。

其他的反抗軍戰士們全都目瞪口呆。

在激烈的戰場中,敵我雙方正在激情對射或者抽出戰刀肉搏。

突然有人二話不說,把這玩意兒扛在肩上,給敵人來一發,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景?

隻能用4個字來形容,不講武德!

張思睿勉強控製住了震驚的表情,在見識到這玩意兒的神奇之處之後,他覺得哪怕每個士兵隻能攜帶三枚子彈,這玩意兒也有很強的實戰價值。

不過他還是看向陳涉,想知道陳涉所說的子彈便攜方案到底是個什麼方案?

陳涉拿出來一個小箱子,這個小箱子的尺寸比捍衛者狙擊步槍的一顆子彈要正好大上一圈,對反抗軍戰士來說就像是一個小提包。

在箱子的一頭,分彆裝著一塊特殊的合金以及一整個單位的時空粒子。

這種特殊的合金是陳涉提前製作的,雖然消耗的時空粒子不少,但是這種合金比較輕盈,要製作子彈隻需要非常薄的一層就可以。

陳涉打開箱子,裡麵安靜地躺著一顆捍衛者狙擊步槍的子彈。

他把這顆子彈交給張思睿,又把箱子合上。箱子裡發出製造機的哢哢聲。能夠看出特殊金屬和時空粒子的分量,似乎都有一定的減少,盒子上的那塊小顯示屏原本有一個數字寫著30,現在變成了29。

陳涉再度打開箱子,就像變魔術一樣,又變出了一顆捍衛著狙擊步槍的子彈。

張思睿震驚了,“這是一臺製造機?”

陳涉點了點頭,“冇錯,我把它命名為黑盒子製造機,s隻不過它隻能生產子彈,生產不了彆的。”

“雖說能生產的子彈數依舊有限,隻有30發,但是便攜性卻大大增加。”

之所以叫黑盒子,是因為陳涉自己也說不清楚他的具體製造原理,隻是按照這個世界的製造機原型。通過創造者的特殊能力而做出了這麼個特彆的微型製造機。

這玩意兒目前就隻有一個用處,就是生產子彈。消耗的是時空粒子的能源。

張思睿差點說不出話來了。

你聽聽這是人話嗎?子彈數量有限隻有30發?

30發還少啊?

就這玩意兒的威力比單兵火箭筒還要離譜。以這種精確度和殺傷力,一個反抗軍戰士隻要找到有利地形,把子彈打空,能夠乾掉30個跟自己實力差不多的敵人!

如果是4級5級甚至更高能量波動的敵人,可能殺傷效果會有所衰減。但是拿來對付4級能量波動以下的敵人,這玩意兒就是妥妥的大殺器,越級戰鬥從未如此簡單。

當然,這玩意兒同時也是一個行走的燒錢機器。

不論是開火還是製造子彈,本身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稀有金屬和時空粒子。

帶著這玩意兒隨身就得準備一整個單位的時空粒子,一般家庭哪能這麼造啊?

乾脆不要叫他捍衛者狙擊步槍,叫他碎鈔機狙擊步槍好了。

張思睿自己都很難想象,如果反抗軍戰士真的配上了這玩意兒,而且人手一把,那最大的問題就不是火力不足,而是大家應該如何分配,才能保證不浪費子彈。

到目前為止,隸山科技的這個野外基地也算是有了一個飛躍。

不論是磁能線圈、高射擊炮,還是防守士兵的捍衛者狙擊步槍。現在這個基地隻要囤積的物資管夠,時空粒子管夠就絕對是一個冇人願意啃的硬骨頭。

張思睿也不想再打第二發了,他已經心服口服,並且不想再浪費子彈,因為肉疼。

其他的反抗軍戰士們也非常興奮,因為這種武器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之前大家都是看著企業聯合軍的好裝備瘋狂眼饞,尤其是冰原防務集團那種花樣繁多的單兵作戰裝備,讓反抗軍戰士們口水直流。

但是這把神奇的武器,企業聯合軍也冇有啊!

有一名反抗軍戰士說道:“三哥,能讓我來一發試試嗎?”

張思睿一皺眉,“你知道這一顆子彈多少錢嗎?彆敗家了,老老實實訓練去。”

陳涉一聽就不高興了,“既然有新武器了,當然要給每人都裝備一把,讓大家多多練習。你現在怕浪費子彈,到了戰場上,如果大家對這種武器運用不熟練,那可就不是浪費子彈的事兒了。”

“大家放心,我們的軍工廠很快就建造起來,到時候這種捍衛者狙擊步槍就會大規模生產,到時候人手配備一把。”

“大家在訓練場訓練的時候也可以偶爾打幾發熟悉一下手感,爭取做到百發百中!”

“至於時空粒子的事,大家不用擔心,我來想辦法解決。”

反抗軍戰士們爆發出一陣歡呼。

隊長太敞亮了!

反抗軍何時打過這種富裕的仗啊?

張思睿還想再說些什麼,畢竟在他看來這麼造價不菲的子彈拿來訓練實在是太浪費了。但是轉念想了想,陳涉隊長說的也對,有了武器卻捨不得用,不重視日常訓練,似乎也確實太摳了。

如果覺得浪費,那就好好的抓一抓訓練效果,不要讓訓練中消耗的彈藥白費。

想到這裡,張思睿說道:“所有人集合繼續訓練,在訓練中表現優異的優先配備新裝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