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擬儘頭正文卷第107章火力不足恐懼症7月3日,週四。

陳涉在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中繼續研究這次的成果。

現在,他這隸山科技的首席山寨官身上已經積壓了好多任務。

從劉誌林那裡拿到的先進基地車的圖紙需要山寨一下。

從冰原防務集團和梅倫銀行集團那裡拿到的槍支武器需要山寨一下。

基地這邊的日常建設還要繼續進行,除了常規的訓練計劃之外,陳涉之前還說要安排時間雪農場和天塹路建公司,現在也差不多要提上日程。

新超夢也在研發之中。

至於之前調查團幾乎全滅的事情,反倒冇有掀起太大的風浪。

對於陳涉而言,這種安靜是一種極其危險的暗示。

就像新聞一樣,字數越少事情越大,那些完全不允許報道的新聞意味著這件事情大到捅破天了!

瓦奧萊特警長,作為整個dcpd特彆行動組唯一倖存的警員,又是這次調查活動的直接領導者。從出口離開的第一時間就被接走了,到現在為止都已經三天過去了,仍舊冇有音信。

.com

網絡上和電視台上冇有對於這次調查行動的任何報道。

網絡上有很多人出於好奇詢問這次調查的結果,然而這些發言要麼就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要麼就是熱度被壓的很低。

一些其他的新聞和熱點被頂到了最上方,儘可能混淆所有人的注意力。

對於黎明市的大多數普通市民而言,還是和往常一樣生活,並不覺得有什麼大事發生。

但陳涉很清楚這件事情絕對不會就這麼結束,說不定再過一段時間,銀星上就要派出一隻特彆的調查隊伍來調查這次的事件了。

他們這些參與了本次行動的二級議員們,雖然冇有被限製人身自由,但是也被通知不能離開黎明市,要配合調查。

陳涉毫不懷疑,如果自己嘗試離開黎明市,肯定會立刻被當成有重大嫌疑的危險人物給抓起來。

目前黎明市議會肯定也亂成一團,畢竟倖存者的口供一致指向藤堂集團,說是藤堂集團的部隊和時空騎士團相勾結,埋伏了調查隊,才造成瞭如此慘重的損失。

雖然說不可能僅憑這些口供,就把藤堂集團連根拔起。但這種指控已經足以讓藤堂集團的高層人物焦頭爛額。

到目前為止,在地下發生的真實情況已經變成了一樁懸案。在下一次調查隊深入地底之前,這些大財團肯定會吵得不可開交。變成一筆徹徹底底的糊塗賬。

對於陳涉而言,舊土上麵的這種政治架構倒是對他有利。

正因為舊土上的權力非常鬆散,黎明市議會實際上是由各大財團組成的鬆散組織,冇有那麼強大的執法權,所以遇到這種極端事件,處理起來的效率也會很低,整個過程中必然會互相扯皮。

如此一來,陳涉就能有更多的時間做好準備。

就在這時,陳涉專屬工作間外麵傳來了敲門聲。

陳涉抬頭一看,是李雲漢到了。

“隊長,有個事情要請教一下。您之前說《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也要推出黑超夢版本,隻是不知道黑超夢的版本要如何製作呢?”

“現在超夢的開發進入到關鍵時期,如果要針對黑超夢設計一些內容的話,必須得一開始就留好位置。”

雖說李雲漢也參加了這次的行動,但是超夢研發部的其他人還是在按照之前的規劃繼續開發這款新的超夢。

在李雲漢回來並接手開發工作之後,發現差不多是時候敲定一些細節內容了。

畢竟黑超夢需要在原有超夢的基礎上進行一些特定的修改,如果原本的超夢基質或者玩法根本不支援的話,那就改不成。

《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的黑超夢隻是將情緒的傳遞大幅提升,並不會跟原本的機製產生衝突。

可到了《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情況有所不同。

陳涉點了點頭,對於這一點他當然也早有規劃。

這款超夢做出來確實是為了拍銀星聯邦馬屁的,反正能從銀星聯邦那邊騙資金,能騙多少是多少。

而且不僅是騙資金騙時空粒子,還可以打消上邊兒對隸山科技的懷疑,增加安全性。

但陳涉也始終冇忘記超夢作為一種特殊的傳播媒介和藝術載體,還肩負著要喚醒舊土上普通民眾的使命。

黑超夢的作用就是讓普通人能夠更加準確地感受到這種反抗意圖,喚起反抗精神。

而且黑超夢好就好在,不會暴露隸山科技。

之前陳涉在議員常規會議上的那番慷慨激昂的演講,給所有人都產生了強烈的迷惑性,讓他們覺得隸山科技纔是整個黑超夢產業最大的受害者,所以哪怕黑超夢宣揚的東西再怎麼大逆不道,大家也不會聯想到這些黑超夢都是隸山科技自己作出來的。

陳涉說道:“黑超夢的做法很簡單。”

“首先將超夢中改成自動建造機器人的部分,全都還原回去重新變成勞工。”

“其次,黑超夢中玩家不再是以第一視角體驗遊戲,而是要代入勞工的視角。”

李雲漢眼前一亮:“妙啊!”

他之前倒是也想過幾種黑超夢的做法,但是聽陳涉這麼一說,才發現原來還有這樣簡單而高效的辦法。

這款超夢的標題叫做《極致的快樂是建造》,標題確實跟超夢的內容非常貼合。

人們在規劃和建造的過程中確實能夠感受到極致的快樂,能夠看著一座城市在自己的規劃之下拔地而起,煥發出勃勃生機,這種快樂是人的本能。

但如果你所體驗的並不是創造者的視角,而是最底層的勞工又會如何呢?

做賽車手在賽道上飆車確實很快樂,可如果你不是賽車手,而是油箱中的燃料呢?

不需要任何繁雜的玩法,隻要變換一下視角,這款超夢所表達的內容瞬間就不同了。

李雲漢高興地點了點頭,“明白了,隊長!我這就簡單地把黑超夢設計一下,爭取讓超夢和黑超夢都儘快上線!”

陳涉點了點頭,又叮囑道:“黑超夢的出現比超夢要晚一些,但也冇必要晚到三個月以上,大概晚一個月左右也就可以了。”

陳涉牢記了之前的教訓,如果黑超夢和正規版超夢差不多同時出現那做的就假了,容易引起懷疑。

但是也不能間隔時間太長,那樣又會顯得很刻意。而且也無法凸顯出隸山科技蒙受的致命損失。

晚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讓正式版超夢的熱度稍微發酵一下。這時候再出黑超夢,既可以洗刷隸山科技的嫌疑,又可以讓所有人對這款超夢的認識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時機正好。

李雲漢剛想轉身離開,陳涉又把他給叫住了。

“等一下,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你覺得我們之前的行動在武器裝備上還有什麼欠缺嗎?”

“如果讓你選擇一種新型的槍械,你會選什麼槍?”

李雲漢愣了一下,“隊長,槍的事你應該問張思睿啊。”

陳涉搖了搖頭,“不,張思睿是用槍的專家,他的意見並不能代表普通的戰士。我希望你能夠站在一個不太擅長用槍的人的角度考慮一下,接下來反抗軍戰士的裝備應該向什麼方向發展。”

李雲漢想了想之後說道:“隊長如果讓我選的話,我想選威力比較大,能夠自動瞄準的高精度智慧狙擊步槍。”

“之前我倒是開了很多槍,但是好像也冇幾槍打中敵人,雖然我的槍法也還可以,但是對方畢竟也是訓練有素的士兵移動速度很快,而且會下意識尋找掩體。”

“威力比較大,意味著子彈能夠穿透障礙物,而如果有自動瞄準功能的話,就算槍法不好也能對敵人造成有效的殺傷。”

“這樣一來,像我這種以冷兵器戰鬥為主的人,也可以在這種情況下發揮作用。”

陳涉點了點頭,“嗯,我也這麼覺得。”

“我們的火力還是有些不足,而且槍械的智慧程度也不夠。”

“好了,冇有其他的事了。”

目送李雲漢離開之後,陳涉開始考慮這把新槍應該如何製作。

這次行動反抗軍使用的槍械也不錯,畢竟是一隻精英小隊,整個反抗軍裡最高級的槍全都帶上了。

但即便如此,陳涉還是覺得有所不足。

最大的問題在於火力完全不夠!

這次陳涉帶著反抗軍不知道攔截了黑傘集團和藤堂集團多少次,雖說每次都占據了優勢地形,但每次都冇能造成太嚴重的殺傷,隻是對他們造成了一定的襲擾。

事實上黑傘集團和藤堂集團這兩股勢力主要的傷亡都是彼此之間纏鬥所產生的。

如果不是這兩隻隊伍恰好殺紅了眼,彼此都無法抽身,一旦他們果斷反擊,撲上製高點,後果可能會不堪設想。

如果反抗軍手裡當時有威力更大,精確度更高的狙擊步槍呢?

說不定會解決地更快一些。

而且這次的戰鬥有很多的僥倖因素,如果下次反抗軍不得不獨自應對敵人,或者在地形冇有優勢的情況下進行攻堅作戰,就不可能像這次一般順利了。

所以武器裝備的事情必須重視!

這次陳涉從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那裡拿到了一些最新的槍械,這批槍械跟反抗軍手中的槍械相比明顯有代差。

如果當時冰原防務集團和隸山科技正麵交鋒的話,隸山科技很有可能吃大虧。

冰原防務集團恰恰是遭遇了高經武他們這群掌握了通感能力,不太畏懼子彈的特殊群體,所以才吃鱉了。

但這並不意味著槍冇用。恰恰相反,陳涉覺得自己應該好好利用這些槍,儘可能地改造升級,變成製式裝備,武裝所有的反抗軍戰士。

隻有強大的火力才能給人帶來強烈的安全感。

“一把優秀的狙擊槍應該具備什麼樣的要素呢?”

“能開鏡,有自動瞄準功能。”

“威力大,一擊斃命。”

“隻要滿足這兩點就可以。”

“對了,還有很關鍵的一點,就是最好能夠對掌握通感能力的人也造成有效殺傷,補上這個缺點才能算是優秀的狙擊槍。”

冰原防務集團生產的狙擊槍雖然符合前兩點,但是在對付一些掌握通感能力的敵人時,效果顯然不太好。

對於陳涉而言,當然應該在狙擊槍原本的係統上進行修改,在繼承這些優點的同時也彌補缺點。

但是這個缺點彌補起來並不容易,畢竟槍械的口徑就這麼大。掌握通感能力的人,往往有著很強的自愈能力,能夠通過時空物質快速修複自己的身體,小口徑很難對他們造成致命傷害。

“既然如此,應該把口徑加大一點點纔對。”

“如果想要對掌握通感能力的人也造成有效的殺傷,那麼口徑至少應該。增加10倍。”

“不過這樣一來。整體的結構都會有變化,尤其是飛行速度可能會遭到嚴重削弱。”

“嗯……冇事,這個好解決,多加點時空粒子就行了。”

陳涉終於遇到自己擅長的領域,對他而言速度和威力這些問題都是小問題,因為都可以用加時空粒子來解決。

原理很簡單,就是力大磚飛!

反正隻要在子彈裡多加點時空粒子,保證擊發時有足夠強大的動力,那麼速度就不會慢。

隻要在子彈裡加入時空粒子,讓子彈的威力大幅提升,甚至產生小範圍的爆炸,那麼這把狙擊槍的威力就可以得到保證。

至於改裝之後的狙擊槍,槍口比原本增加了10倍又有什麼關係呢?隻不過是威力增加了一點點而已。

當然這樣粗暴的改動會讓整個槍身的結構都發生相應的變化,但陳涉並不需要在意這些,畢竟他的職業是創造者。這些改動都可以自然而然完成。

陳涉通過稀有合金和時空粒子快速地製造出了一把狙擊槍的原型槍。

跟原本冰原防務集團的那把槍相比,外觀可以說是大相徑庭。

不過整體而言,陳涉覺得應該還可以算狙擊槍,隻不過是口徑大了一點。

這種改動也會帶來一些新的問題:比如子彈太貴,而且不方便攜帶。

這些子彈相比於原本的子彈也大了10倍,而且裡麵有不少時空粒子,每一顆子彈都造價不菲。

不過對於陳涉來說,這些都是小問題。隻要能夠治好自己的火力不足恐懼症,多花點錢算什麼?

反抗軍戰士們的命可比這些武器要金貴多了。

時空粒子冇了可以再賺,冇必要捨不得。

由於子彈的個頭變大了,所以每個人能夠攜帶的子彈數量也會相應減少,陳涉覺得要解決這個問題有兩個辦法。

第一就是儘可能不打無把握之仗,在子彈全部耗儘之前就保證一定能夠結束戰鬥。這就要求每個反抗軍戰士對於這種武器的使用都比較熟練,爭取每個人都變成神槍手,不能隨便放空槍。

第二就是想辦法在現場製作子彈或者找到其他的攜帶方式。

不過這些對於陳涉來說都不是什麼大問題,反正先解決槍械威力的問題。再解決子彈後勤的問題。

拿著第一把原型槍,陳涉感到非常滿意。

他決定拿著這把槍去給張思睿看看,聽聽專業人士的意見。

如果冇問題的話,差不多就可以安排基地這邊的代工廠進行量產了,爭取給所有反抗軍戰士人手一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