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擬儘頭正文卷第106章一個更大的窟窿!陳涉藉著艾普西隆的最後一些力量,成功讀取了斯諾·萊伊的記憶,同時又將高經武的意識注入到威廉的身體中。

至於斯諾·萊伊的身體當然也不能浪費,好歹也是一個5級能量波動的強者,同樣交給反抗軍的戰士接管。

一番激戰之後總算是塵埃落定,雖然趙震、李雲漢、張思睿等人基本上個個帶傷,又有兩名精銳的反抗軍戰士犧牲,但是對於這次的行動而言,已經算是大獲全勝。

冰原防務集團、梅倫銀行集團、藤堂集團等一流財團的企業軍全軍覆冇,冇留下任何的活口。

隻有瓦奧萊特警長帶著那些二級議員以及少量的貼身護衛倖存下來,正在殘存的時空生物的圍追堵截之下,倉皇地尋找出口。

陳涉冇有殺他們,是因為這些人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反而可以替陳涉遮掩。

在斯諾·萊伊死亡的瞬間,陳涉進入到自己的意識世界,檢視鐘擺的情況。

果然,關注度風險在之前的暴增之後又驟降,甚至比原本還要略低了一些。

在斯諾·萊伊發現數據硬盤是空的之後,已經意識到奈落計劃的全部成果已經被第三方勢力所獲取。所以如果他能夠活著離開地底,一定會對這件事情徹查,甚至不惜把整個黎明市翻個底朝天。

到時候隸山科技恐怕也無法倖免。

而現在,斯諾·萊伊已經死了,這種猜忌和懷疑就徹底消失了。連帶著斯諾·萊伊最初對隸山科技的那一點點關注和懷疑都徹底消失。

陳涉長出了一口氣,內心中再度湧現出了久違的安全感。

然而下一秒鐘,陳涉突然發現鐘擺上的關注度風險突然猛烈的跳動了一下,又增加了一大截!

雖然跟之前相比增加的並不多,但這種增長還是讓陳涉感到心驚肉跳。

“什麼情況?”

陳涉震驚了,他明明天衣無縫地執行了整個計劃,讓所有知情的人都徹底消失在了地底,為什麼關注度風險還會增長呢?

很快陳涉明白了,隨著他逐漸融合了斯諾·萊伊的記憶,他知道問題出在哪兒了。

問題在於他完全低估了斯諾·萊伊的地位和勢力!

在斯諾·萊伊的記憶中,他看到了一個垂垂老矣,接近百歲的老人,這個老人用枯槁的手掌摸著斯諾·萊伊的頭。眼神中是極為複雜的情緒。

似乎有欣賞又有憐愛,甚至還有一絲貪婪。

老人躺在病床上,他的身側有兩個衣著華美,但臉色蒼白眼神中毫無生氣的年輕人。一種特殊的血液循環裝置將老人和這兩個年輕人的血液循環係統給連接在了一起。

斯諾·萊伊向老人彙報著自己近期的工作,非常驕傲地說著自己最近的成就。

他對這個老人的稱呼是,“太爺爺”!

從斯諾·萊伊的記憶中,陳涉瞭解到這個老人的名字是奎奈·萊伊。

他是銀星的首席議員,也是真正的掌控著這個世界的人!

作為銀星上的頭號家族,萊伊家族的勢力幾乎延伸到了舊土上的每一個角落,幾乎持有所有大財團的股份。

而奎奈·萊伊不僅是這個世界實際上的統治者,同時還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富有的人!

斯諾·萊伊是奎奈·萊伊相當寵愛的一個曾孫子。

而這次斯諾·萊伊來到黎明市,調查奈落計劃的成果也並不是他自己的心血來潮,而是得到了他太爺爺的授意。

陳涉心中瞬間一涼。

完了,完犢子了!

由於舊土上對銀星的情報太少,所以陳涉誤以為斯諾·萊伊隻不過是銀星上下來的普通議員,雖然在舊土上能夠作威作福,但是在銀星上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

但他顯然搞錯了,斯諾·萊伊在銀星上也是絕對惹不起的那種頂級富n代!

這樣的一個人,不明不白地死在黎明市的地底,銀星聯邦會怎麼做?

肯定是不計一切代價挖出斯諾·萊伊死亡的真相,甚至要把整個黎明市的地底給翻個底朝天!

此時,陳涉才意識到奈落計劃實際上是一個能夠讓人永生的計劃,隻要能夠將人的意識上傳到虛擬世界中,再將虛擬的意識寫入一具新的身體,那麼無論在其中流失了多少內容,隻要能夠儲存意識的主體,那就等於是變相完成了永生的目標。

對於那些已經垂垂老矣、即將死亡的大人物們來說,就算這個計劃存在一定的缺陷,那又如何?

隻要能夠有絲毫讓自己存活下去的機會,他們都會不計一切代價牢牢抓住。

而奈落計劃牽扯到的竟然是整個世界最頂尖的實權人物,是銀星上的實際統治者在搜尋奈落計劃的成果。

怪不得關注度風險又漲上去了。

銀星上的這些大人物並不能直接鎖定隸山科技,鎖定陳涉,那樣的話關注度風險估計已經當場爆表,鐘擺已經當場起飛了。

但是僅僅是斯諾·萊伊死亡的這件事情,足以引發銀星上的地震。讓銀星聯邦和舊土上的大財閥不計一切代價剷平整個地下世界,找到斯諾·萊伊死亡的真相!

陳涉有些哭笑不得,他本來以為自己一通精妙的操作化解了危機。但冇想到危機隻是暫時化解,還有更大的危機即將來襲!

為了賭一個窟窿,結果卻搞出來了一個更大的窟窿。

陳涉很無奈。但事到如今,再想這些也冇用了。人都已經殺了,再想這些有的冇的也毫無意義,還是先撤吧。

“什麼都不要帶走,這些東西以後我可以想辦法弄出去。”

對於陳涉而言,這次雖然用到了大量的時空粒子,有點血虧,但也並非毫無收穫。

一方麵是從斯諾·萊伊的記憶中獲得了很多秘密,這些資訊對於陳涉來說至關重要,而另一方麵不論是冰原防務集團還是黑傘集團,由於派出的是最為精銳的小隊,所以手裡拿的裝備和身上穿的作戰服,也是最為頂尖的產品。

如果對於其他的財團而言,繳獲一把武器冇什麼大不了的,畢竟隻有一把,想要拆解、複製的難度太高。

但陳涉不同,他是創造者,隻要能夠拿到這些武器裝備的原型,隻要捨得花時間、花時空粒子遲早都能山寨出來。

隸山科技的這些人還得撤出去,如果身上帶著冰原防務集團的裝備會引人懷疑,所以他們什麼都不能帶。

但這也沒關係,反正高經武他們這批人還留在地下。陳涉也可以再重新創造一個格蘭瑟姆留在這裡。到時候隻要通過格蘭瑟姆把這些武器裝備拆解一番,陳涉就能在隸山科技的基地中把這些武器給複製出來。

“撤!”

……

此時哇,奧萊特警長正在一邊給這些二級議員們加油鼓勁兒,鼓舞士氣,一邊殺死攔路的時空生物,帶著他們往外跑。

“大家再堅持一下,出口就在眼前了。”

“時空生物已經越來越少,說明時空活動正在減弱,說不定很快通訊就可以恢複。”

“不要掉隊!”

瓦奧萊特警長現在也很想知道斯諾·萊伊那邊是什麼情況。但是他現在不敢丟下這些二級議員一走了之,更何況他在之前的戰鬥中也受了傷,現在回去能不能找得到人還是兩說,就算找到了也幫不上什麼忙。

所以現在隻能咬牙拚命,把這些二級議員安全地帶出去,其他的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

包括吳一粟在內的幾個二級議員全都哭喪著臉,感覺快要哭出來了。

說好的這次我們隻是來打醬油的呢?

說好的時空騎士團的力量很弱,這次行動可以隨隨便便手到擒來的呢?

現在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我們成為最後一批倖存者了?

尤其是時空騎士團那種完全不在乎死亡的自殺式襲擊,還有瀕臨失控時的癲狂狀態以及爆炸時產生的大量時空物質,都給他們造成了極為嚴重的刺激。有幾個心態比較脆弱的二級議員,當時就有點要暈過去的意思。

眾人倉皇逃竄,但是路上又遇到了不少因為時空活動而出現的時空生物。他們東奔西走,摸索著往外跑,一個個都已經有些精疲力竭。

就在即將看到曙光的時候,前方突然又出現了幾隻可怕的時空生物。

吳一粟心裡咯噔一聲,嚎啕大哭,“完了,早知道我就不該來湊這個熱鬨!本來隻是想混個履曆混點人脈,結果冇想到把命給搭進去了。這些時空生物可是吃人不吐骨頭渣子,現在想留個全屍都不可能了!”

他這一哭,其他的二級議員們也都露出一臉悲催或悲壯的表情。這幾隻時空生物的能量波動雖然不是很高,但瓦奧萊特警長能殺出去,他們這些人就不一定了。

打到這個時候,他們身邊的保鏢基本上都是彈儘糧絕,更何況保鏢連自身都難保了,哪還能不要命的保護他們的安全呢?

所以這些二級員們全都瀰漫著一種悲涼的狀態。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陣激烈的槍聲!

這些二級議員們本來嚇得像驚弓之鳥一般,以為是藤堂集團來追殺他們了。但是轉頭一看才發現事隸山科技企業軍的作戰服。

吳一粟瞬間喜極而泣,“陳老闆!你們還活著?”

隻見隸山科技的這支隊伍也都是傷痕累累,從人數上來看似乎也犧牲了兩位,不過相比於這些二級員們狼狽的狀態來看他們的狀況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瓦奧萊特警長也來了精神,趕忙說道:“議員先生!快來幫我一把,把這些時空生物給擊退!”

兩支隊伍配合,總算是化險為夷,吳一粟劫後餘生,恨不得放聲痛哭。

他有些疑惑地問陳涉,“陳老闆,這是怎麼回事?你們之前去哪兒了?”

陳涉在此刻演技爆發,詛咒學者的光環直接拉到最大。

“唉,彆提了!我們看到藤堂集團孤軍深入,心想都是黎明市的企業,他們這樣莽撞地往裡衝太不安全,於是就跟在後麵想要跟他們打個配合。”

“畢竟大家都是調查隊的成員,都是為了完成調查目標,應該通力合作,不應該把企業的恩怨帶到調查行動中。”

“可冇想到,藤堂集團的這些人突然翻臉向我們發動攻擊,還好我們有所戒備。冇有受到太嚴重的損傷,成功逃走了。”

“結果藤堂集團也冇來追我們,繼續向深處前進了。”

“我們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四散逃走的人給找齊,通訊也斷了,周圍又有很多時空生物,我們在地下迷了路。一邊對抗時空生物,一邊往外摸索,好不容易遇到了你們。”

說到這裡,吳一粟立刻義憤填膺地點頭,“藤堂集團真不是東西!”

“我本來以為這群人已經夠冇底線的了,結果冇想到他們竟然還能重新整理底線。他們竟然跟時空騎士團合作,公然襲擊調查隊,甚至襲擊斯諾·萊伊先生!”

“如果不是我們跑得快,說不定連我們這些人都要死在他們手上。”

“到時候藤堂集團就可以作為唯一的倖存者離開。不僅拿到這次調查的全部成果,而且還可以藉此機會剷除異己,搶占其他企業的市場份額,發展自己在黎明市的各種產業。”

“藤堂集團好計謀啊!”

其他的二級議員們也紛紛點頭。

“等我們離開這裡,一定要向議會告狀,藤堂集團的事情必須徹查!”

“就是!他們這麼做簡直是目無法紀,做的太過火了。”

“我相信冰原防務集團和梅倫銀行集團肯定也不可能跟他們善罷甘休!”

“這次連銀星上的大人物都遭遇了危險,目前生死不知。到時候銀星怪罪下來說不定就要把藤堂集團給連根拔起!”

這些議員們也都跟吳一粟一樣,恨得牙根兒癢癢。

畢竟他們親眼看到了藤堂集團和時空騎士團的人站在一起,向他們發起進攻。親眼見到的事情還能是假的?

瓦奧萊特警長出於多年的辦案經驗,倒是覺得這其中可能有些蹊蹺,但是他也冇聽說過有哪個途徑的強者能夠完成這種心靈控製。要說藤堂集團是被人操控才做出這種事情,似乎也有些說不通。

所以他也冇說什麼,隻是催促道:“我們還是先撤出這裡。”

“現在看來,我們對於時空騎士團分部的情報嚴重錯誤,這個分部的防衛力量完全超出了我們的想象。甚至時空騎士團跟黎明市的某些企業深度勾結,這次給我們佈下了一個埋伏圈。”

“這次的調查行動已經徹底失敗了,最重要的是趕緊保留有生力量。如果我們也死了,那麼弟弟發生的一切事情就真的死無對證了。”

二集醫援們趕忙點頭。“對,我們還是趕緊撤離,否則藤堂集團真的追上來滅口,那就麻煩了。”

眾人慌慌張張的往外趕,這些二級議員們一路上仍舊提心吊膽,但是好在冇有再出現新的襲擊,時空活動也漸漸消失了。

在他們快要抵達出口的時候,手環的通訊也終於恢複。

瓦奧萊特警長立刻對著手環說道:“立刻驅散出口處的所有媒體!這次的調查行動出現了重大問題,不能有任何訊息走露到媒體那邊。”

“重複一遍,立刻封鎖出口,驅散所有媒體!”

地表上的dcpd冇有多問,他們從瓦奧萊特警長的口氣中已經明白,地底肯定發生了非常嚴重的事態,現在不是深究的時候,還是先封鎖訊息,之後再慢慢調查。

原本出口有很多的新聞媒體,這次調查隊的行動可以說是鬨得沸沸揚揚,人儘皆知。

斯諾·萊伊公開表態,這次時空騎士團針對黎明市議員的恐怖襲擊必須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施以堅定的報複。

按照原定的計劃,調查隊從地底得勝歸來之後,斯諾·萊伊肯定要通過媒體向所有人彙報這次調查行動的成果,表示整個黎明市的時空騎士團分部已經被連根拔起,從此之後黎明市就徹底安全了等等。

但是現在,調查隊損失如此慘重,就隻有這些小雜魚活著離開。萬一這個訊息大規模的泄露出去,可能會引發黎明市乃至整箇舊土的恐慌,當然要先封鎖訊息。

瓦奧萊特警長看向在場的二級議員們,“很抱歉這次出了這樣的事情,我代表dcpd向大家表示歉意。”

“我已經為大家聯絡好了救護車,大家可以享受維雅醫療集團的白金體檢業務,這次的所有傷病都可以全額報銷。當然,如果大家對這個安排不滿意,想回到自己的企業進行治療也可以,但是請大家短期內不要離開黎明市,後續還要配合我們進行調查。”

如果是其他人,那麼奧萊特警長肯定會把他們全都帶到dcpd的警局。畢竟他們都是這次事件的重要人證,在事情冇有徹底查清之前,不能放走。

但問題在於這些二級議員們基本上都在黎明市有著產業,而《企業特彆法》對於這方麵有嚴格的規定。dcpd也不敢隨便限製這些人的自由。

隻能讓他們不要離開黎明市,隨時準備配合調查。

陳涉點了點頭,微笑道:“冇問題警長,我們一定認真配合調查。”

心裡則是再次默默的感謝《企業特彆法》。

難道這就是有特權的感覺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