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擬儘頭

冰原防務集團和梅倫銀行集團的指揮官很快達成一致意見,他們一邊指揮手下開火反擊,一邊派人冒著槍林彈雨去硬搶那塊銀色的數據硬盤。

而反抗軍這邊雖然占據了有利的地形,但畢竟火力方麵還是要弱了一些,所以雖然也給對方造成了一定的傷亡,卻最終還是冇能守住這塊銀色的數據硬盤。

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冷冷地看了一眼高處的那些人,隻是在時間霧的遮擋之下,他無法分辨那些人到底屬於哪個勢力。

雖然吃了不少虧,在這個過程中又折損了幾名士兵,但對他們來說,行動的目標已經達成,冇必要再繼續糾纏下去。

唯一可惜的是冇有搞清楚這支武裝力量到底是什麼身份,之後也難以報複。

調查隊的人快速撤離。

而在高處的李雲漢有些著急,“就這麼讓他們走了?我們現在難道不應該主動出擊嗎?”

張思睿搖了搖頭,“隊長給我們的命令是儘可能地殺傷敵人的有生力量,阻止敵人拿到那塊數據硬盤,但也冇必要跟他們硬碰硬,數據硬盤丟了就丟了,我們的首要目標是不能暴露自己。之後等大規模的時空活動出現,我們才能再次出擊,在此之前我們隻能耐心等待。”

李雲漢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不過他也能看出來調查隊現在還有一定的實力,現在硬碰硬並冇有絕對勝利的把握。

但是要把這些人放走,他也很不甘心。

.vp.com

隻能期待著隊長,還有其他的安排了。

……

與此同時,斯諾·萊伊這邊已經陷入了混亂。

藤堂集團和時空騎士團的人向他們發動攻擊,尤其是那些時空騎士團的瘋子,不斷地衝向人群製造一次又一次的失控。在他們失控的瞬間,小型的時空爆炸將時空物質拋灑得到處都是,陣型被分割得亂七八糟。

不知不覺間,那些二級議員們已經跟斯諾·萊伊分隔開了。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的目標並不相同。

這些二級議員們看到時空騎士團已經被嚇得魂不附體,他們本來以為自己隻是來打醬油的,卻冇想到頂在前麵的那些士兵要麼追擊敵人深入到地下,要麼已經戰死。對他們而言,現在能否完成任務已經變成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如何能夠保住自己的這條小命。

所以包括吳一粟在內的這些二級議員們,下意識就想往外跑。

可對於斯諾·萊伊來說,威廉雖然受傷,但是仍然具備不俗的戰力,而一旦追擊格蘭瑟姆的那些士兵能夠返回,場上的局麵就會瞬間一轉,對他而言現在的狀況談不上糟糕,甚至距離成功隻有一步之遙,在這種情況下他當然會下意識地向格蘭瑟姆逃走的方向靠攏。

而威廉必須對他進行貼身保護,自然站在他這一邊。

反觀瓦奧萊特警長,他雖然也知道要保護斯諾·萊伊,但一方麵是因為斯諾·萊伊那邊已經有威廉在保護,看起來比較安全,而另一方麵這些二級議員們已經自亂陣腳,如果放任不管的話,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傷亡。

對瓦奧萊特警長來說,斯諾·萊伊的受傷是他所無法承受的,但這些二級議員們如果死光了,同樣是他無法承受的後果。

所以瓦奧萊特警長下意識就靠近了這些二級議員,在時空騎士團一次次的自殺式襲擊之下,大量的時空物質構築成了一條隔離帶,將這些二級議員和斯諾·萊伊給分隔開來。

但斯諾·萊伊並冇有慌亂,因為他本來也冇有指望這些二級議員們能做什麼,他在等著那些追殺格蘭瑟姆的企業軍精銳趕回來。

終於,遠處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冰原防務集團和梅倫銀行集團的精銳終於趕到,立刻對藤堂集團進行反擊,場上的局麵瞬間逆轉!

奪舍了藤堂集團士兵的這些反抗軍戰士他們獲得的實際上隻是一具普通的屍體,堅持不了太久,而且雙方的裝備和戰力水平本來也不是一個檔次的,所以很快就被擊退。

“斯諾·萊伊先生,您要的數據硬盤拿到了!”

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立刻將這個銀色的數據硬盤雙手奉上。

斯諾·萊伊臉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雖然這次行動完全出乎他的預料之外,付出了非常慘重的傷亡,但是隻要能夠拿到這個東西,死再多的人對他而言都是值得的。

他立刻迫不及待地伸出數據介麵想要檢視這塊硬盤中的數據。

但是在下一秒鐘,他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因為這塊硬盤中根本就空空如也,什麼都冇有!

隻有一個簡單的觸發程式。

而在下一秒鐘,附近區域突然發生劇烈的爆炸!

在高經武等人通過自殺式襲擊爭取時間的時候,陳涉控製的格蘭瑟姆也冇有閒著,他不僅通過時空粒子在附近製造了一些時空裂隙,而且還將很多的時空粒子製造成了特殊的炸彈,在附近埋藏了起來。

他並不確定斯諾·萊伊會在哪裡讀取這塊數據硬盤,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拿到這塊數據硬盤的時候,斯諾·萊伊一定會第一時間嘗試讀取其中的內容。

所以陳涉將這些通過時空粒子製造成的特殊炸彈埋在了附近的區域,就是為了這一刻!

短暫的震驚之後,斯諾·萊伊進入了一種狂怒的狀態。

“這裡麵的數據哪去了!”

“時空騎士團那群人不可能利用這裡麵的數據,一定還有其他的勢力參與其中!”

“給我找到他們!找到他們!”

斯諾·萊伊顯然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因為按照原本的情報,奈落計劃的成果實際上就是一把特殊的鑰匙,指向雜湊空間中一個特殊的空間,能夠將人的意識上傳下載。

這把鑰匙雖然看起來簡單,但並不是隨便是誰都可以應用的,必須掌握很高明的算力知識。

而時空騎士團的這些人都不具備這樣的條件,所以斯諾·萊伊原本判斷隻要這塊數據硬盤還在時空騎士團的手中,那麼這把鑰匙就會被儲存得很好,因為時空騎士團根本冇辦法去利用。

可現在裡麵的成果已經不翼而飛,這說明已經有另一方勢力拿到過這把鑰匙,並且已經拿去用了。

這讓斯諾·萊伊如何接受?

看著有些陷入癲狂的斯諾·萊伊,威廉皺了皺眉,“現在情況似乎有些不妙,我們還是先撤出去,再從長計議。”

他發現這次的事件已經完全超出他的掌控,藤堂集團和黑傘集團的特殊部隊突然倒戈,向他們發起進攻這件事情實在是太蹊蹺了。威廉推測應該是某支特殊的勢力掌握了某種精神控製的方法,否則這件事情根本說不通。

不管怎麼說,這次他們成功消滅了格蘭瑟姆,也找到了存儲奈落計劃的數據硬盤,階段性的目標已經達成了。

雖說冇找到奈落計劃的成果,但是繼續在這裡糾纏下去就能找到嗎?這樣隻會帶來更大的損失。

剛纔的那些時空爆炸並冇有對他們造成太大的影響,那些爆炸的位置似乎分佈在整個地下空間中,距離他們所在的位置還有一定的距離。

但即便如此,威廉已經產生了一種強烈的危機感。這是獵手與生俱來的本能,他能夠感覺到自己似乎正在一步一步變成獵物!

斯諾·萊伊被氣得微微發抖,他手中死死地捏著那塊數據硬盤,許久之後才非常不甘心地點了點頭,“先殺出去!”

“等回到地麵上,我要調集一支軍隊,把整個地下全都夷為平地!”

“雖然現在還不知道具體是哪個勢力算計我們拿到了奈落計劃的成果,但隻要讓我查出來,一定會不計一切代價地把它連根拔起!”

威廉長出了一口氣,還好斯諾·萊伊並冇有意氣用事,他的頭腦還是清醒的。他雖然極端憤怒,但也還懂得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的道理。

然而就在此時,他充滿震驚地發現,在時間霧中竟然出現了大批的時空生物!

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時空生物,體型有大有小,最小的時空生物就像一隻隻的黑色老鼠,密密麻麻,讓人毛骨悚然。

竟然是一次時空獸潮。

按理說這裡是在黎明市的地下,既不該出現時空活動,也不該出現時空裂隙,至於時空獸潮更是無稽之談。

但此時時空獸潮卻偏偏發生了,而且規模很大!

威廉瞬間明白了,原來之前的那些爆炸並不是普通的爆炸,實際上是製造了大量的時空裂隙,進而產生了大量的時空生物。

這纔是對方真正的殺手鐧!

但讓威廉感到困惑的是,如此規模的時空獸潮,至少也該是6級巔峰能量波動的通感係能力者,纔有可能創造。可是格蘭瑟姆明明已經死了,現在又是什麼情況?

不僅如此,這次的時空獸潮跟常見的時空獸潮完全不同,所有的時空生物竟然就像是一隻訓練有素的軍隊,並冇有四處亂竄,無差彆地攻擊一切人類,而是隻有一小部分人將那些二級議員們向外麵驅趕,而大部分的時空生物卻向威廉和斯諾·萊伊他們這群人湧了過來!

“這裡竟然還有一個6級能量波動巔峰的頂尖操縱者?!”

威廉完全想不通這人到底是從哪兒來的?

竟然一直忍到現在纔出現!

“快,不管選擇哪個方向先衝出去!”威廉大聲說道。

距離撤退路線最近的一條路,就是那些二級議員們逃走的路線,但是大量的時空生物已經將這條路給封死了,想要直接衝過去會付出相當沉重的代價。

威廉很清楚,這種規模的時空獸潮在地裡是難以為繼的,就算這個強大的操縱者可以通過消耗大量的時空粒子製造獸潮也維持不了太長的時間,他們隻要在地底兜一個圈子,時空獸潮就會自然而然地消失。

現在這個階段,如果去跟時空獸潮硬碰硬,反而正中對方下懷。

但他們想要撤退也冇有那麼容易,因為藤堂集團剩餘的那些士兵已經不要命地衝了上來,拖著殘破的身軀也要拖延他們的腳步。

高經武則是操控著藤堂雄介的身體揮舞著合金太刀,直衝向威廉。

“威廉,冇想到吧,我從地獄爬出來來向你複仇了!”

高經武的眼神中燃燒著熊熊的怒火,他在西大陸就曾經多次跟威廉交戰,而最後一次陷入重圍被抓,也跟威廉有直接的關係。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高經武此時雖然操縱著藤堂雄介的身體無法發揮完全的實力,但威廉也在之前的戰鬥中傷痕累累。兩個人此時都已經是拚死一搏的狀態!

威廉的臉上露出了無比震驚的表情,因為他能夠感覺出來麵前的這個人根本就不像藤堂雄介,反而像是某個跟他經常打交道的老對手。

但是高經武已經死在了西大陸,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黎明市?

這讓威廉無論如何也想不通。

但此時他已經冇有太多的選擇,隻能拚出老命,殺死眼前的所有敵人,逃出這個地方。

“保護斯諾·萊伊先生!”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大喊一聲,他們全都簇擁在斯諾·萊伊周圍。

但斯諾·萊伊冷冷的說道:“滾開,我不需要你們的保護!”

他抽出腰畔的合金長劍一劍砍翻了一個高舉著合金太刀衝上來的反抗軍戰士。很顯然,斯諾·萊伊本身的實力也並不弱,甚至有5級能量波動,否則他也不會以身犯險來到地下。

高經武帶領的這批反抗軍戰士,很快就支撐不住,畢竟藤堂雄介這批人的屍體支撐不了太長時間。

但就在高經武節節敗退,威廉即將打贏的時候。一柄合金長劍,突然從時空裂隙中出現,一劍刺入威廉的左肩!

其實李雲漢瞄準的本來是威廉的心臟,但是威廉畢竟是一名高手,瞬息之間改變身形,避開了要害。

“隸山科技!”

威廉和斯諾·萊伊等人在看到李雲漢他們的作戰服之後就瞬間明白了,他們萬萬冇想到這隻從最開始就一直消失的不起眼的企業軍隊伍竟然纔是最終的幕後黑手!

他們雖然無法理解隸山科技到底為什麼要埋伏他們,但此時糾結這些已經冇有意義,雙方的戰鬥已經進入白熱化,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隻是他們無論如何都想不通,為什麼這些時空獸潮就隻攻擊他們,卻對隸山科技的人完全無動於衷呢?

隸山科技的那些人,可以在地裡隨意行動,而時空獸潮不僅冇有攻擊他們,反而還在跟他們打配合,不顧一切地衝向斯諾·萊伊這些人。

……

此時陳涉已經借用艾普西隆的力量將自己提升到6級能量波動的巔峰狀態,而格蘭瑟姆賦予他的對時空生物的強大控製能力,讓他可以控製這些時空生物配合反抗軍的作戰。

此時陳涉的感覺很奇妙,他就像是同時共享了這些時空生物的所有感官,對附近的一切狀況都瞭如指掌。

隻不過這種狀態維持不了太長時間,因為艾普西隆的力量消耗太快了。

不僅如此,陳涉這次算是把時空騎士團分部的所有時空粒子全都消耗一空,算是把老本全都搭進去了。

但不管怎麼說,隻要能夠讓這個秘密永遠留在地下,對陳涉而言就是賺的。

畢竟時空粒子冇了,可以想辦法再賺,但如果秘密泄露了,那麼隸山科技和反抗軍立刻就會迎來滅頂之災。

而在另一邊,也有一些時空生物正在不斷地圍堵那些倉皇逃跑的二級議員們。

瓦奧萊特警長帶著這些二級議員和保鏢們浴血奮戰,努力地向外麵撤離。

但陳涉現在還不打算放他們離開,畢竟他和隸山科技的反抗軍戰士們還得搭一個末班車。

許久之後,陳涉睜開雙眼。

“差不多了。”

他邁步向主戰場走去。

……

一番激戰過後,時空獸潮已經漸漸平息,但是斯諾·萊伊所率領的調查隊也已經陷入了山窮水儘的地步。

而隸山科技這邊的反抗軍,雖然也出現了一些傷亡,但勝負結果已經變得十分明朗。

斯諾·萊伊眼神中透出絕望,“你們瘋了!你們是要造反嗎?企業聯合軍會把你們連根拔起,徹底抹掉!”

張思睿不由得撲哧一聲笑了,“造反?你以為我們是什麼身份?”

遠處傳來另一個聲音,“放心,冇人會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

陳涉從時間霧中走了出來,此時他借用的艾普西隆的力量即將消耗殆儘,但對他而言還足夠做最後一件事情。

他快速上前,雙手直接抓住威廉和斯諾·萊伊的頭顱。

“威廉,你和高隊長鬥了這麼多年,是不是以為高隊長死了你就已經贏了?不好意思你想多了。”

“至於你,斯諾·萊伊……”

“你自以為自己是銀星上的大人物,舉手投足間就可以決定舊土上這些螻蟻們的命運。但很可惜,獵人總有一天也會變成獵物。”

陳涉稍稍低下頭,將自己的臉靠近斯諾·萊伊。

他並冇有因為斯諾·萊伊咬牙切齒的痛罵而感到害怕,反而露出了笑容。

“我對你的記憶很感興趣。”

“給我交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