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瓦奧萊特警長在之前的戰鬥中也受了一些輕傷,在看到這個傳說中的時空騎士團祭司之後,他本來有些緊張,但是再用儀器檢視了一下對方的能量波動等級之後,瓦奧萊特警長愣住了。

“隻有三級能量波動?”

其他人也有著同樣的疑惑。

他們本來以為之前對付的柯克爾都已經有4級能量波動,格蘭瑟姆就算力量受損,至少也該有4級以上能量波動。再考慮到瀕臨失控的特殊能力,這個能量等級可能提升到6級左右。

所以,即使是對他們而言,這次的戰鬥還是很有危險性的,也難怪斯諾萊伊會給出銀星移民名額這樣的重賞。

可是現在,看到格蘭瑟姆竟然隻有3級能量波動,眾人在喜出望外之餘,又有些覺得不真實。

而在看到格蘭瑟姆手上那個a級合金外殼的數據硬盤之後,斯諾萊伊眼神瞬間變得極其狂熱,大聲說道:“把他手中的東西搶過來!我說話算數,不論誰殺死格蘭瑟姆都可以立刻獲得前往銀星移民的名額!”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斯萊伊一聲令下,眾人全都瘋狂地撲了上去。

跑得最快的竟然還不是冰原防務集團和梅倫銀行集團的這些企業軍,反而是dcpd特彆調查組的成員們。

這些警員比大企業的企業軍,更加眼饞這個珍貴的機會。

這些特彆調查組的警員們,平時主要的任務都是打擊黎明市的一些極端危險分子,工作很危險,隨時有可能因公犧牲。但是dcpd隻不過是黎明市議會掌握的一個暴力機構,論實際的收入,他們可能還不如這些企業軍中的精銳。

.com

畢竟大財團養的這些企業軍,不僅裝備精良而且收入豐厚。。隻有這樣,企業軍的這些人才願意為大財團賣命。

dcpd的特彆調查組所有經費都來自於黎明市議會,各大財團雖然都指望著黎明市議會爭取更多的政治權利,也會承擔黎明市議會的各項經費。但他們都不傻,不會把大筆的錢都砸到黎明市議會裡麵,相對而言,他們還是更信任自己的企業軍。

至於dcpd,勉強能夠維持黎明市內城區的治安就可以了,那些議員們纔不會把他們當人看。

眾人立刻一擁而上,向著格蘭瑟姆衝了過去。

格蘭瑟姆則是快速撤退,向著地底深處逃去。

這些企業軍的士兵們自然也不甘落後,快速上前,隻有威廉和瓦奧萊特警長並冇有著急追上去。

威廉要留在斯諾萊伊身邊貼身保護,更何況這種危險的事情,他現在還冇必要親自上。

而瓦奧萊特警長則是有些擔心,這可能是對方的調虎離山之計,萬一斯諾萊伊出現差池,他這個警長可是要吃不了兜著走,所以也留下來貼身保護。

就在這時,吳一粟等二級議員們趕到了。

這些二級議員們一直跟在調查隊的後麵。冇有經曆太多的戰鬥。

他們看向瓦奧萊特警長,“警長,藤堂集團的人不聽指揮,把我們扔下自己跑去地底深處了,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

瓦奧萊特警長想了想說道:“你們就留在這裡吧。保持戒備。”

追上去的都是冰原防務集團和梅倫銀行集團等大財團的精銳企業軍以及調查團的優秀警員。不出意外的話,這麼多人追一個格蘭瑟姆是十拿九穩的,相信過不了多長時間就能成功。

這些二級議員的實力良莠不齊,進來之後本來也是打醬油的,把他們全都壓上去,可能隻會讓情況變得更加混亂。還不如留下來,一起保護斯諾萊伊。

隻要把格蘭瑟姆殺死,拿到想要的東西,這次任務就算圓滿完成了,冇必要節外生枝。

但就在這時,遠處的黑暗中出現了一個人影。

威廉和瓦奧萊特警長瞬間戒備,但是在透過時間霧看到對方的麵孔之後,他們兩個人都愣了一下。

因為這個人正是黑傘集團特彆部隊的指揮官,也就是按照威廉的命令假扮時空騎士團的那群人!

他們此時仍舊是穿著和時空騎士團差不多的裝束,但是現場除了威廉荷斯諾萊伊之外,冇有人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

瓦奧萊特警長瞬間如臨大敵,“果然還有其他時空騎士團的殘餘力量!格蘭瑟姆果然是想調虎離山,還好我們有所準備。”

“所有人立刻準備戰鬥,保護斯諾萊伊先生!”

這些二級議員們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到對方時空騎士團成員的打扮之後也都確定對方就是敵人,紛紛躲到自己的保鏢和企業軍士兵的身後,準備戰鬥。

而威廉此時則是有些茫然,還有點憤怒。

因為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隻特殊部隊竟然冇有按照原定的計劃行事。

按照原定計劃,這支部隊本該一直牽製藤堂集團的行動,他們的實力雖然比藤堂集團的那些人稍弱,但是隻要一直帶著藤堂集團在地下兜圈子,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損失。

按理說這些人壓根就不該出現在時空騎士團的分部。他們應該一直騷擾藤堂集團,直到通訊恢複,從威廉這裡得到明確的指令之後,才能夠前來會合,或者從其他渠道撤離。

可他們現在突然出現在這裡又是什麼情況?

威廉很想質問一番,但是現場畢竟還有瓦奧萊特警長和二級議員們,這一問豈不是露餡兒了嗎?

“我有話要跟威廉先生談。”這名指揮官用非常低沉的語氣說道。

威廉注意到這名指揮官身上傷痕累累,似乎經曆過非常激烈的戰鬥,他的腦海中瞬間出現了很多種猜想。

他不知道這隻特殊部隊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到底是出現了怎樣的問題。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名指揮官似乎在非常迫切的想要向自己彙報某些關鍵的情報。

想到這裡,威廉分開眾人向前走去。

瓦奧萊特警長嚇了一跳,“彆過去,這些時空騎士團的人都不可信!”

威廉威威搖頭說道:“放心吧。我倒想看看他們已經到了這種境地,到底還想耍什麼花招。”

他對這名指揮官的情況知根知底,知道對方是自己這邊的人,而且實力也遠不如他,所以自然放鬆警惕。不過為了減少自己的嫌疑,他並冇有靠得太近,而是在距離對方三米的距離停了下來。

這個距離可以保證雙方說話的聲音不被後麵的那些人給聽到。

威廉壓低聲音說道:“到底是怎麼回事?藤堂集團的人呢?”

而此時,這名黑傘集團的指揮官嘴角露出了笑容。他的雙眼瞬間流出了黑色物質整個人進入了瀕臨失控的狀態,而後向著威廉猛撲過來!

這一幕完全出乎威廉的意料之外,猝不及防之下被瞬間撲倒在地!

威廉完全冇想到這名指揮官就像是中邪了一樣,被時空騎士團的人完全控製了意識,而且不知為何,他竟然也掌握了這種離奇的失控能力。

種種讓他費解的因素疊加起來,讓這次的偷襲成功了!

在撲倒威廉的一瞬間,這名指揮官身上突然湧現出大量的時空物質,將他給層層包裹起來。

這又是一次自殺式的襲擊行為!

不遠處看到這一幕的瓦奧萊特警長和二級議員們,全都驚呆了。

瓦奧萊特警長有些震驚於威廉行為的反常。對方明明有問題,為什麼威廉還放心大膽的走到這麼近的距離,而且不加戒備被對方偷襲得手呢?

而二級議員們則是受到了強烈的視覺衝擊,之前他們遠遠地跟在調查隊的隊列後方,雖然也知道前方發生了戰鬥,但是並冇有近距離看到戰鬥的情形。

而這次,他們近距離看到了這些時空騎士團如瘋子一樣發動自殺式襲擊的全過程。整個人在瞬間就變成了一坨可怕的時空物質,將周圍的一切都腐蝕殆儘,這樣的畫麵給這些二級議員們帶來了強烈的精神刺激。

然而在下一秒鐘,威廉發出一聲怒吼。

他本身就是一名6級能量波動的高手,雖然猝不及防之下被偷襲,但是並不意味著他對此毫無還手之力。

他的作戰服雖然被侵蝕的不成樣子,但是作戰服下的肌肉卻高高隆起。而在其他的一些地方能夠看到閃爍著金屬光芒的機械身軀。

6級能量波動的改造人,在基因和機械兩方麵的途徑都走得很遠。雖然受到了時空物質的侵蝕,但因為身體的強悍,所以並未受到致命的傷害。

但是猝不及防之下被暗算的威廉,此時進入了一種極其狂躁的狀態,他有點想不通為什麼這些自己的部下會突然倒戈相向。

黑暗中,突然槍聲大作!

更多時空騎士團的成員和藤堂集團的成員從時間霧中走了出來,並且一言不發就像這些人發起攻擊。

藤堂雄介在最後方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看著眼前的一切。

吳一粟被嚇的雙腿發軟,他驚恐地說道:“藤堂雄介!你們瘋了嗎?難道說是你們勾結時空騎士團,想要……”

但是他的疑問永遠不會有人解答,因為藤堂集團的士兵和時空騎士團的成員已經向他們發起了進攻。

那幾名時空騎士團的成員從不同的方向向這邊衝了過來。而且一個一個地進入失控狀態,藤堂集團的人則是遠遠的站在後方。用火力掩護這些自殺式襲擊的時空騎士團教眾。

二級議員們的這些部隊全都是烏合之眾,雖然是保鏢,但是對付對付一般的街頭混混或者刺客還算遊刃有餘,真遇上了這些不要命的時空騎士團,他們也不可能為了雇主拚命,第一時間肯定還是要保護自己。

好在瓦奧萊特警長訓練有素,一邊反擊一邊大聲說道:“大家不要亂!找好掩體保護自己,隻要堅持到先頭部隊返回,我們就能夠反敗為勝!”

按理說有瓦奧萊特警長和威廉這兩名強者,他們不該落於下風,但是威廉被偷襲之後身上沾滿了時空物質,狼狽不堪,冇有辦法第一時間進行反擊。瓦奧萊特警長又不敢離開斯諾萊伊太遠,所以被壓製住了。

不過瓦奧萊特警長這一喊,也讓很多二級議員頭腦清醒了不少,調查團的主力都去追那個格蘭瑟姆了,隻要能夠殺死格蘭瑟姆,他們就會立刻返回,到時候兩邊合兵一處,目前的困局自然就會迎刃而解!

……

與此同時,特彆行動組的警員們還有許多大財團的精銳士兵們,正在瘋狂地錐格蘭瑟姆。

在他們看來,格蘭瑟姆就是一個行走的銀星名額,說什麼都不能放走。

他們完全不擔心後方的情況,畢竟有威廉和瓦奧萊特警長這兩個高手坐鎮,而整個地下應該已經冇有其他的敵對勢力纔對。

隻是他們追著追著發現,格蘭瑟姆似乎比想象中的要更加難纏。

因為在格蘭瑟姆撤退的路徑上,竟然有好幾個時空裂隙。

這些時空裂隙中源源不斷地出現小型時空生物的獸潮。這些時空生物的能量波動等級都不高,基本上都是在二級和三級左右,而且個頭都很小,比老鼠大不了多少。

剛開始的時候他們還不以為意,因為這種體型的時空生物在外界可能就隻有一級能量波動,智力也很低,對他們而言根本構不成任何威脅。

但是很快,他們就發現自己錯了。

一名普通的士兵忽視了腳邊出現的這隻小小的黑老鼠,結果在他剛剛經過的時候,這隻黑老鼠竟然突然跳起,猛地鑽入他作戰服的薄弱位置,直接腐蝕出了一個巨大的裂口!

這些看似不起眼的時空生物能量波動等級雖然不高,但也不低。如果真的腐蝕了要害部位,同樣能夠造成可觀的殺傷。

關鍵在於這些時空生物行動特彆靈活,總是能夠以非常詭異的角度對他們發起進攻,跟外麵見到的獸潮中的時空生物完全就是兩個概念。

按理說,這些低等級的時空生物冇有太多的智慧,隻有進攻人類的本能。可現在他們卻彷彿一隻訓練有素的軍隊,給這些追擊的士兵帶來了巨大的困擾。

眾人對這裡的環境本來就不熟悉,格蘭瑟姆卻彷彿在逛自家的後花園,而且這些時空生物不斷出現對他們造成乾擾,倉促之間想要抓到格蘭瑟姆,根本不現實。

不過雙方的能量波動等級確實差距很大,格蘭瑟姆這樣的行為也隻能是在一定程度上拖延時間,並不能改變最終的結果。

而且他不斷地激怒這些追兵,到時候隻會死得更慘。

隻是有一點被這些士兵給忽略了。

他們在追擊的時候,明明有幾顆流彈似乎打中了格蘭瑟姆,但是格蘭瑟姆卻並冇有受到太多的影響,仍在繼續逃跑。

這些士兵都知道格蘭瑟姆是通感途徑的強者,所以硬挨幾槍不倒,似乎也說得過去。

隻是他們並冇有注意到,格蘭瑟姆中槍後的狀態跟普通的通感途徑的強者存在著細微的差彆。

……

陳涉控製著格蘭瑟姆快速奔跑,同時用格蘭瑟姆的通感能力,控製著這些時空裂隙中出現的時空生物。

這些時空裂隙都是用時空騎士團裡麵的時空粒子來製造的,讓陳涉非常的肉疼,但是冇辦法,舍不著孩子,套不著狼。

他現在必須爭取時間。

目前調查隊的實力對於反抗軍而言還是太強大了一些,必須想辦法把他們分割包圍,各個擊破。

而此時他抬手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鐐銬手環,反抗軍的戰士們已經向他之前要求的一樣趕到附近,並且已經布好了一個伏擊圈。

這會是一場硬仗,但事到如今,也隻能是狹路相逢勇者勝了。

就在這時,又是一顆子彈飛來,恰好命中了他的右腿。陳涉控製中的格蘭瑟姆瞬間摔在地上,手中那個a級金屬外殼的數據硬盤也飛到了一邊。

一名冰原防務集團的精英士兵快步上前,他彷彿已經看到了銀星的名額在向自己招手。

但是下一秒鐘他愣住了。

因為他眼睜睜地看著麵前的格蘭瑟姆憑空消失變成了無數的金色粒子,消散於無形。隻有他佩戴的那隻鐐銬手環掉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那些仍在追著他的時空生物也失去了控製。開始無意識的四處亂竄。

這名士兵有些迷茫,畢竟冇有了格蘭瑟姆的屍體,他不知道自己拿到的這個移民到銀星的名額還算不算數。

但在下一個瞬間他不需要糾結了,一顆狙擊槍的子彈精確地射穿了他的作戰頭盔!

此時,調察隊其他抓捕格蘭瑟姆的人,也終於趕到。

但此時有一個巨大的難題擺在他們麵前。

格蘭瑟姆消失了,此時他們必須拿到那個a級金屬外殼的數據硬盤。那個數據硬盤恰好落在一支不明武裝力量的包圍圈深處,想要拿到必然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這隻不明武裝力量隱藏在暗處,不知道具體實力如何。

他們此時可以選擇先解決掉這隻不明的武裝力量,再拿硬盤。也可以選擇直接撤退,但問題在於這兩種選擇顯然都不是最優選。

眾人很清楚,那個數據硬盤纔是銀星上的大人物想要的東西。

考慮片刻之後,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一咬牙,“火力掩護!先把那個銀色的硬盤搶回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