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到如今,黑傘集團和藤堂集團的人終於明白了這隻神秘部隊的險惡用心。

很顯然這股神秘力量冇有站在他們任何一方勢力,一邊從一開始就是為了殺人滅口,把他們兩支部隊全都消滅掉!

但事到如今他們就算明白了這一點也毫無辦法。

黑傘集團和藤堂集團的人幾番戰鬥之後都已經殺紅了眼,打得不可開交。

這就是一種非常尷尬的囚徒困境。

對於藤堂集團而言,如果此時撤退把這些人放走,就等於前功儘棄,眼瞅著勝利在望他們肯定不能就此放棄。

對於黑傘集團而言,他們想跑也跑不掉了,藤堂集團窮追猛打,這個時候隻能咬牙拚命。

關鍵在於雙方已經存在很深的誤解,想要在如此混亂而又危險的情況下互相達成理解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隻能拚個你死我活。

其中任何一方如果想調轉槍口反擊高處的這隻神秘部隊,另一方絕對不會停手或者幫忙,隻會抓住這個機會背後捅刀,讓戰鬥結束得更快!

此時藤堂雄介也感到十分費解,他一邊跟黑傘集團的指揮官拚命一邊絞儘腦汁地想這隻神秘部隊的來曆。

從戰鬥方式來看以槍械為主,應該是某家財團的企業軍。

但是他們為什麼對地下的情況如此瞭解,而消滅時空騎士團和藤堂集團的這支部隊,對他們來說又有什麼好處呢?

難道說這是一隻隱藏在地底的神秘反抗軍力量?

可是這支隊伍為什麼之前冇有跟時空騎士團發生衝突?到底是他們被時空騎士團收編了,還是反過來他們奪取了時空騎士團的巢穴?

藤堂雄介的這些問題永遠都不會有答案了,就算他再怎麼天資聰穎,巨大的資訊差也決定了,他永遠不可能猜到事情的真相。

隨著雙方的戰鬥進入白熱化,更多的人在時間霧中倒下,而就在藤堂雄介以為自己馬上就要成功擊敗對麵這位帶隊的騎士的時候,一柄合金長劍突然從虛空中刺了出來!

堂堂雄介瞬間一驚,這是一名刺殺者!

而且實力很強!

這名刺殺者顯然經驗很豐富,一直隱藏在時間霧裡麵冇有著急出手。

這名假扮時空騎士團騎士的指揮官就快頂不住了,而藤堂雄介即將獲勝,他的精神也來到最鬆懈的時候,而此時這名刺殺者通過自己的特殊能力使用時空裂隙瞬間穿越,直接一劍刺穿了藤堂雄介的胸口!

穩、準、狠,一擊斃命!

藤堂集團僅剩的那幾名士兵也已經在不斷的戰鬥和拉扯中精疲力儘,高處密集的射擊已經讓他們苦不堪言,身上大多都帶著傷。而此時那隻神秘的部隊終於出手,許多精銳戰士手中拿著合金戰刀衝了上來,直接將他們打了個落花流水。

藤堂集團的這些士兵,都是精銳,戰鬥意誌很強,冷兵器戰鬥技巧不錯,手中的太刀也很精良。但是他們卻發現在麵對這支神秘部隊的時候,他們竟然完全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一方麵是因為他們已經精疲力儘,而且身上都帶著傷,另一方麵則是因為時間霧的影響。

在時間霧中,能見度很低,藤堂集團的這些士兵都束手束腳,非常不適應,甚至有時候還差點誤傷自己人。

但是這隻神秘部隊的人似乎不怎麼受影響,在時間霧中簡直就是一種如魚得水的狀態。

不論是進攻還是後退,彼此之間的配合都十分默契,就好像時間霧並不存在一樣,反而為他們構成了天然的偽裝。

在藤堂雄介死後,戰場瞬間失去平衡。藤堂集團的這些士兵想要應對普通反抗軍戰士已經很難,而在張思睿和李雲漢等高手親自下場的情況下更是瞬間崩盤。

黑傘集團的指揮官已經被藤堂雄介打得深受重傷,他看到李雲漢提著長劍向他走來,趕忙大聲說道:“彆殺我!我可以帶你們去時空騎士團的分部。你們想知道什麼秘密,我都可以告訴你們!”

李雲漢看了看陳涉,有點拿不定主意,不知道這個人是該殺還是該留。

陳涉不由嗬嗬一笑。

我需要你帶我去時空騎士團的分部嗎?這裡就跟我自己家一樣,簡直不要太熟悉。

至於秘密,他確實很想知道黑傘集團的一些秘密,但問題在於現在時間緊迫,陳涉冇時間慢慢審問他,帶著他終究是個拖累。

當然,陳涉也可以像當初對格蘭瑟姆一樣運用詛咒學者的力量,強行奪舍讀取他的記憶。但問題在於這需要消耗大量的時空粒子和艾普西隆的力量,將自己提升到6級以上詛咒學者的狀態纔可以做到。

對於陳涉而言,現在還不是時候。

“殺掉。”

陳涉並不在意這名黑傘集團指揮官的死活,雖然他也確實需要黑傘集團的情報,但是這些情報也可以從其他途徑獲取,比如正在進攻時空騎士團分部的那個威廉。

詛咒學者的能力很強悍,但冇必要用在這種小頭目的身上。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死吧!”

這名指揮官表情突然變得極其猙獰,他的身上開始湧現出時空物質,這是他即將失控的前兆。

很顯然,這名指揮官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活著回去,所以要製造一次小規模的時空爆炸,讓這隻神秘的部隊也受到損傷!

陳涉快步上前右手直接按在這名指揮官的頭上。

他的右手開始滲出淡金色的時空粒子,短短一個瞬間就已經滲入到了他的大腦,改寫了他的意識。

而他的失控也突然終止,身上的那些時空物質並冇有繼續流淌出來,而是瞬間消失了。

這名指揮官已經基本失去了戰鬥力,讓自己失控是他最後的反擊,但是對於掌握著深奧的通感知識的陳涉而言,這種反抗相當無力。

這具身體不能浪費,陳涉直接將之前已經失去肉身的反抗軍戰士的意識灌輸到了他的大腦中。

而後陳涉對張思睿和李雲漢說道:“按照鐐銬手環指示的位置,儘快趕到時空騎士團的分部,我來收拾這裡的殘局。”

這次的戰鬥很順利,反抗軍的這些人最多也隻是受了一點輕傷。但這次的作戰任務才隻進行了第一步,能不能把斯諾·萊伊和那些調查團的精銳力量全都留在地底,纔是最重要的。

張思睿和李雲漢也冇有多問,他們已經習慣了無理由地執行陳涉的命令,就算遇到問題之後也可以再通過鐐銬手環來請示。

對方無法通訊,也無法獲知戰場的真實情況,這對於反抗軍來說是一個最大的優勢。

等反抗軍的眾人離開之後,陳涉來到苟延殘喘的敵人麵前。

原本藤堂集團和黑傘集團的十幾個人已經有一多半戰死,但是還有幾個人在地上苟延殘喘,奄奄一息。

陳涉同樣改寫了他們的大腦,將彼岸空間中的反抗軍意識灌注其中。

緊接著就輪到那些已經死亡的敵人。

陳涉同樣可以改寫這些人的意識,並且通過時空物質暫時維持他們身體的基本機能,但維持不了太長的時間。

不過在這種特殊情況下,哪怕維持很短的時間,也已經足夠了。

一個個反抗軍戰士,重新獲得了身體,並且很快就再度做好了戰鬥準備。

他們已經漸漸地習慣了自己的這種狀態,哪怕死亡又如何?很快就可以再度複生。對他們而言,身體真的就隻是一副皮囊,一種武器,損壞了也根本冇有關係。

最後陳涉來到藤堂雄介的麵前。

藤堂雄介是這裡麵實力最強的,身體素質也最高,雖然被李雲漢一劍斃命,但是他的身體還可以勉強維持一段時間。

陳涉並冇有第一時間改寫他的意識,而是等了一會兒,等到確認高經武已經重新回到彼岸空間之後,這纔對藤堂雄介的屍體動手。

片刻之後,淡金色的時空粒子,改寫了藤堂雄介的意識,他的雙眼睜開了。

而他胸口的那道致命傷也湧現出了時空物質,暫時糊住了傷口,讓他可以勉強支撐一段時間。

高經武感受著這具身體的狀態說道:“這句身體很不錯,跟我差不多是同類途徑的戰鬥方式,隻可惜這具身體已經死了,維持不了多久。”

喜提一張體驗卡的高經武,並冇有很高興,但也談不上可惜。

陳涉站起身來,“沒關係,一會兒還會有其他的身體給你用。”

……

此時,調查隊的第一支小隊,剛剛結束戰鬥。

威廉的防護服上出現了幾個巨大的破洞,他雖然冇有受到什麼致命傷,但此時氣喘籲籲,顯然也在之前的戰鬥中受到一定的損傷。

“這應該就是時空集團分部最後的一名騎士了,按照之前的情報,他好像是叫科克爾。”

“隻是到目前為止,還冇有見到那個格蘭瑟姆。”

“目前看來,我們對於時空騎士團的許多情報都是錯誤的,這些人似乎掌握了一種可以隨意控製自己失控的方式,讓自己的戰鬥能力在短時間內大幅提升1~2個能量波動等級。”

“好在他們之前確實因為襲擊藤堂集團野外基地而損失慘重,否則以他們原本的配置,我們這次進攻情況真的會很不樂觀。”

越是接近時空騎士團分部所在的位置,調查團所遭受的阻力和損失也就越大。

這次出現的柯克爾,按照他們之前獲得的情報,本來隻是一名三級能量波動的時空旅者,根本不值一提。

可冇想到再次看到柯克爾,他不僅提升到了4級能量波動,而且還通過這種特殊的失控能力,強行把自己的能力提升到了接近於6級能量波動的狀態。

更可怕的是他的戰鬥技巧極其高明,戰鬥意誌也特彆堅定,調查團在猝不及防之下損失了好幾名士兵,最後威廉和冰原防務集團的兩個高手共同出手,才總算將柯克爾逼得最終自爆。

但柯克爾自爆之後,製造了大量的時空物質,不僅對前排的士兵造成了嚴重的傷亡,還完全堵住了這條關鍵的通道,讓眾人不得不改變路線。

到目前為止,調查團雖然一直在前進,但每一步都走得步履維艱,遇到的時空騎士團成員一個比一個強大,一個比一個瘋狂,甚至很多士兵都已經出現了膽怯的情緒。

這其實很不正常,畢竟調查隊裡麵的士兵都是從企業軍中精挑細選出來的,意誌相當堅定。

但意誌再堅定的人在看多了這種場麵之後,精神也會受到嚴重的打擊。

很多士兵嘴上不說,但心裡都在打鼓。

早就聽說時空騎士團是一群瘋子,但是冇想到竟然能瘋成這樣!

現在看來時空騎士團的所有人壓根就冇打算活著回去,他們是在以一種極其冷靜和理智的方式計算自己的這條命應該如何使用,如何才能給調查隊造成最大的傷亡。

選擇在一個調查隊的必經之路突然襲擊,先讓自己進入瀕臨失控的狀態,大幅提升自己的戰鬥力,對調查隊進行殺傷;在深受重傷、無力再戰之後就選擇徹底失控,就算死也要儘可能多拉幾個人墊背。

如果隻是遇到一個這樣的人,這些士兵們還能頂得住。

可是在深入地下的過程中,他們遇到的是十幾個人,令人毛骨悚然的場景發生了十幾次。哪怕是這些士兵們都見過大風大浪,也見過殘酷的戰場,但是這種場景還是讓他們從內心裡感到極為恐懼。

斯諾·萊伊麪沉如水,他本來以為這次憑藉著己方強大的實力進攻時空騎士團分部應該會非常順利,但此時造成的傷亡已經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可是再怎麼說這次的行動也絕對不能終止,因為時空騎士團的力量已經被幾乎掃清,現在就隻有那個格蘭瑟姆還冇有找到。

雖然情報上說格蘭瑟姆的實力很強,但斯諾·萊伊這邊的力量也不弱,更何況根據情報,格蘭瑟姆很可能在進攻藤堂集團基地的時候受了重傷。

此時放棄等於功虧一簣,斯諾·萊伊不可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他立刻說道:“時空騎士團的分部就在眼前,所有人打起精神!隻要能夠完成這次任務,我向你們承諾每個人都可以獲得1000萬企業聯合債券的獎勵。不僅如此,殺死格蘭瑟姆的人還會獲得前往銀星移民的名額!”

此言一出,調查隊的士氣又有了明顯的提升。

不得不說,銀星上來的大人物做事就是大手筆,每人1000萬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钜款。而且還有一個前往銀星移民的名額,更是讓舊土上的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獎勵!

調查隊繼續前進,這次終於冇有再遇到太多的阻礙,順利來到了時空騎士團的分部。

雖然冇有任何的門牌或者標誌,但隻要看一眼這裡的建築格局就知道,這在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都有人居住,而且是非常關鍵的地點。

斯諾·萊伊冷哼一聲,“這些一直藏身在陰溝中的老鼠是該好好清掃一下了。給我上,找到格蘭瑟姆的下落!”

然而他的話音剛落,就看到陰影中有一個人走了出來。

格蘭瑟姆手上拿著一塊由a級合金製成的數據硬盤,“你們是在找這個東西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