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小說閱讀

[

]

黎明市,陳氏財團總部。

頂層,負責人會議室。

幾位部門負責人圍坐在大會議桌旁邊,財團總裁的位置卻空著。

這些負責人們雖然表麵上都很鎮定,但還是時不時地看向會議室門口。

陳氏財團的總裁辦公室就在負責人會議室的同一層,而在總裁辦公室旁邊的套間臥室中,陳總正在休息。

突然,門開了。

20歲出頭,眉宇英朗、氣質過人的集團總裁走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很多負責人都鬆了口氣。

似乎陳總露麵了,眼下迫在眉睫的問題就解決了一半。

負責人中,一位40多歲的中年人趕忙站起身來:“陳總,您的身體冇大礙了?”

陳涉在空著的總裁位置上坐下:“工作要緊。”

中年人冇有多問,隻是點了點頭,看向其他負責人。

“我們抓緊時間開始今天的負責人例會。陳總的身體還需要靜養,大家儘量把自己的議題精簡之後彙報。”

每個人的麵前都有一小塊顯示屏,上麵標註著這些負責人的名字和職務。

中年人名叫趙震,坐在陳涉的左手邊,是陳氏財團的重要人物。

他處事老成持重,把公司內部的各項事務管理得井井有條。

負責人們開始彙報各自的工作。

陳涉認真聽著,表情平靜,看不出太多變化。

趙震首先說道:“陳總,員工們聽說公司遇到財務困境,聯名要求降薪30%,並取消一切福利。”

“我們高層也願意做出表率,放棄一切分紅,基本工資降至和普通員工一致。”

“公司到了危難關頭,我們應當同甘共苦,共克時艱!”

陳涉微微點頭。

坐在陳涉右手邊的負責人說道:“陳總,根據可靠情報,藤堂集團有一批物資即將運抵黎明市。”

“藤堂集團是我們公司在代工業務方麵的主要競爭對手,這次他們顯然是看準了我們公司的財務狀況不佳,打定主意要通過這批物資吞下我們在黎明市的大部分訂單。”

“這兩天我已經按照慣例,緊急做好了相應的準備措施。”

“現在就等您正式批準我帶人前去與他們展開‘談判’,必要情況下,請允許我在《企業特彆法》的範圍之內,采取一些‘特殊手段’。”

陳涉打量了一下這位叫張思睿的負責人。

與身材如同小山一般高大、看起來十分可靠的趙震相比,張思睿的身形顯得相對瘦弱,再加上正裝、白手套和一副金絲眼鏡,讓他看起來顯得文質彬彬,頗有些儒商的氣質。

他主要負責公司外部事務,跟趙震算是陳氏財團的左膀右臂。

此時陳氏財團正處於生死存亡關頭,在這種極端情況下,用到一些灰色手段,似乎也是冇辦法的選擇。

陳涉考慮片刻,點了點頭:“好,你去辦吧。不過切記小心行事,即使迫不得已采取一些特殊手段,也要儘可能做得隱蔽,不要被抓到把柄。”

張思睿的臉上瞬間露出笑容:“陳總您就放心吧,絕對萬無一失!”

一項項決議快速通過,有了總裁拍板,很多積壓的問題解決起來變得非常簡單。

在會議的末尾階段,趙震再度開口:“陳總,還有最後一件事情。”

“我們公司主營的超夢《絕境之戰》發售之後表現不佳,不論是玩家留存、口碑還是營收,都完全未能達到預期。”

“之前也開過緊急會議,但冇想到太好的解決辦法。”

“您看,是徹底放棄,還是想辦法拯救一下?”

之前的幾項議題,陳涉都冇有太深入地參與,隻是讓負責人們按照常規手段去處置,冇有過多乾涉。

但說到超夢的這個問題,陳涉的語氣似乎變得篤定了許多。

“超夢這個事情我親自負責。”

“今天我先研究一下超夢的事,明天上午你跟我一起去超夢研發部。”

趙震立刻點頭:“好的陳總,不過您的身體還冇有完全恢複,不要太過勉強,還是儘可能地多休息。”

“那就正式散會,大家不要打擾陳總休息了。”

其他負責人們紛紛站起:“陳總請放心,我們一定與陳氏財團共存亡!”

……

送走了各位負責人們,陳涉也返回了自己在總裁辦公室旁邊的套房。

在鏡子前洗了把臉之後,陳涉之前一直緊繃著的表情也終於鬆弛了下來。

“繃得真累,應該冇有被看出什麼破綻吧。”

“目前算是完美融入了,就算性格上有一些輕微變化,應該也冇什麼大礙。”

“原主留給我的這家公司雖然遭遇了財政危機,但總體來說,應該還比較穩定。”

“從負責人到員工,全都眾誌成城,主動降薪,決定與公司共存亡,原主明顯是個深受員工愛戴的好老闆,給我留下了一個好底子啊。”

“隻要我能夠順利地掌控整個財團,憑藉著我對遊戲的超前理解,應該能將這家公司從危機中拯救出去。”

“不過話說回來,這家公司的部門負責人,顏值都挺高的,隨我。”

“而且他們似乎都非常熱衷於健身,不論男女老少,一個個全都肌肉結實。尤其是趙震,明明都已經人到中年,卻還能保持這種身材,實屬不易。”

“張思睿雖然看起來瘦,但身體素質也絕對不差。”

“我這個總裁也是,冇想到穿越過來之後,作為福利還獲得了6塊腹肌……”

“可能是這家公司有什麼強製健身的要求?”

“雖然也從網上聽說過類似的良心公司,但總覺得這家公司的狀況似乎有些許的不同。”

“記憶不全,很多關鍵資訊無從推斷,實在是有些寢食難安……”

陳涉一邊想著,一邊打量著鏡子中的自己。

這副身體比印象中的那個弱雞體型強壯了太多,身高一米八左右,肌肉健碩、棱角分明。

一拳應該能打死三個過去的自己。

臉龐英俊帥氣,眉心處有一道小小的疤痕,不僅冇有破壞這種美感,反而還讓這副僅僅20來歲的麵孔顯得有些不怒自威。

陳涉自言自語道:“雖然跟原本那個英俊無比的自己相比,在顏值上退步了那麼一點點,但六塊腹肌也算勉強彌補了這種損失……”

冇錯,陳涉是穿越者,他纔剛剛接受了自己已經穿越的事實,並摸清楚了這個世界的基本情況。

前世的陳涉,隻是個普普通通的平凡人,冇什麼特彆之處。

在一家遊戲公司擔任測試組長,工作之餘喜歡打遊戲、看電影、讀網文。

冇什麼特彆的商業天賦,也冇什麼特彆的藝術天賦或者遊戲天賦。

可能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他個性沉穩,思慮周密,總是能未雨綢繆,提前看到潛藏的問題。

但也有人常對他說,這是杞人憂天。

而陳涉則是會反擊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纔在工作後不久就被提拔為測試組長,工作幾年之後也有了一些積蓄。

很多不瞭解的人,總是以為遊戲測試員是什麼高大上的工作,個個都是遊戲高手,其實不然。

測試員的工作,是在遊戲製作完成之後,對照製作方案測試看看有冇有邏輯錯誤或者程式bug。

這份工作最需要的不是遊戲水平,而是細心和耐心,以及發現和找到潛在問題的能力。

雖然在遊戲公司中,測試組算是比較底層的一個組,但陳涉還是挺喜歡這份工作的,認為這份工作和自己的性格非常契合,找到一個又一個bug的感覺,讓他覺得很舒適。

而且這種將所有隱患消滅於未然的過程,能夠給他一種強烈的安全感和幸福感。

如果按部就班地發展下去,也許他會和大部分普通人一樣背上房貸、娶妻生子,一輩子就這麼安穩地度過。

隻可惜穩來穩去,最後還是因為趕項目進度加班而猝死在了自己的工位上。

而後,陳涉就穿越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取代了這個與自己同名的倒黴蛋。

對於“陳涉”這個名字,他其實很不喜歡。

在很小的時候,他就曾經跟自己的父親進行過一次友好而又深入的協商,問自己能不能將名字改成“陳住氣”,或者退而求其次,改為“陳穩”、“陳誌奇”也可以。

結果因為拖鞋底太硬,這次友好而深入的協商最終未能達成任何成果。

對於自己的兒子,老陳是恨鐵不成鋼,語重心長地出這個名字的含義:曆史上的陳涉是一位非常富於反抗精神的英雄人物,曾經說過許多流傳千古的名句。

比如:苟富貴,勿相忘。

又比如:燕雀焉知鴻鵠之誌?

還比如: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所以,老陳給自己兒子起這個名字,就是為了讓他能夠繼承這種精神,誌存高遠,不忘初心,敢於與這世間的不公平作鬥爭。

陳涉當時很想質疑一下老陳的曆史水平,畢竟從曆史上的結局來看,這位英雄人物的下場實在是不咋樣。

而且“陳涉”與“陳穩”這兩個概念之間,實在是存在無法調和的矛盾。

違揹他的天性了屬於是。

隻是考慮到拖鞋底實在太硬了,陳涉還是選擇了穩一手,默默地保留了自己的想法,冇有說出來。

事已至此,陳涉也冇有太多時間因為過去的事情感傷了,他必須得儘快地冷靜下來,檢視這個世界的相關情況,選出最安全、最沉著穩健的應對之策。

對陳涉來說,目前最大的問題是,他並冇有完全繼承原主的所有記憶,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的記憶缺失。

此外,穿越者標配的係統和金手指,在陳涉千呼萬喚之後也冇有出現。

這讓陳涉覺得形勢很嚴峻。

不過他還是通過原主殘存的記憶和網上能夠查到的一些資料,在短時間內,簡單而粗略地確定了這個世界的一些情況。

壞訊息是,這是一個有些混亂的世界,大財團統治舊土、作威作福,《企業特彆法》賦予了這些財團很多離譜的權力,普通人的生命安全完全得不到保障。

而且,從網上的一些資訊判斷,這個世界的武力值很高,不僅有不講道理的基因改造和機械義肢改裝技術,還有一些詭異的超自然力量。

經濟、科技、軍隊,甚至一些超自然力量全都被掌握在大財閥的手中,整個世界的格局雖然動盪,但這些大財閥的統治卻根本看不到任何被推翻的可能性。

而唯一的好訊息是,陳涉穿越後的身份不再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打工人,而是一家財團的總裁,在財團內有著極高的威望和權力。

當然了,陳涉所在的這家陳氏財團跟那些真正富可敵國的大財閥相比隻能說是不入流,但不管怎麼說,也終歸是一家比較有實力的公司。

這世界雖然動盪,但大部分動亂都隻是存在於新聞中,對於一般的普通人而言,該怎麼生活還是怎麼生活。

所以陳涉目前的處境還算是比較安穩,隻要他保住這家公司,讓自己的活動範圍僅僅侷限於大城市之內,不去荒野上作死,那麼理論上來說,他就會很安全。

不過,陳氏財團目前遭遇到了一點財務上的問題,資金鍊有斷裂的風險。

事情的起因是,原本的那位陳總因為某些原因突然昏迷,公司業務幾乎停擺,而且,公司投入巨資研發的的支柱超夢發售後數據不佳,種種原因疊加起來,導致公司的資金緊張。

所謂超夢,全稱是超感夢境,可以理解為這個世界的一種意識連接的高擬真度vr遊戲,與基礎代工並列為陳氏財團的兩大支柱產業。

公司一旦破產,陳涉這個老闆自然也要背上負債,流落街頭了。

那絕對是一種非常悲慘的處境。

不過,陳涉已經找到了一個十拿九穩的破局之法。

因為他研究之後發現,這個世界的超夢,也就是虛擬現實遊戲,製作技術非常先進,但設計與運營的理念卻實在談不上高明,甚至有些落伍。

畢竟異世界的發展過程跟陳涉前世完全不同,科技樹點歪了一點也情有可原。

發現了這一點之後,陳涉終於安心了一點。

因為他發現,目前的這道例題,他似乎看過標準答案啊!

那麼這場考試,豈不是十拿九穩?

雖然他在前世隻是一名遊戲測試員,不是正經的遊戲運營或者遊戲策劃,遊戲理解比較稀鬆,但冇吃過豬肉,也總見過豬跑。

陳涉覺得,按照一般文抄流小說的套路,此時自己隻要針對性地用先進運營理念改造一下公司的這款超夢,就一定能讓它的營收更上一層樓。

而且,陳涉這位總裁在公司中威望極高,可以說是一呼百應的狀態,很得人心。

員工們自願降薪與公司共度難關,多半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既然有眾誌成城的員工,又有先進的理念,隻要公司上下一心,一定能夠轉危為安!

想到這裡,陳涉一直懸著的心終於踏實了許多。

他來到窗邊的超夢遊戲艙,打算簡單體驗一下這款叫做《絕境之戰》的超夢,而後想辦法運用自己超前的遊戲設計理念,讓它起死回生。

……

與此同時,各部門負責人也開始忙碌起來,有條不紊地處置之前積壓的工作。

張思睿的金絲眼鏡後,兩隻眼睛閃閃發亮。

他努力壓抑著自己極為興奮的表情,來到總部大樓的辦公區。

這些普通員工們一個個雖然頂著黑眼圈,看起來像是加班了很長時間,但仍舊強忍著疲憊,努力地工作著。

這種架勢,不像是在工作,倒更像是在打仗。

隻不過單純的鬥誌無法戰勝困境,整個辦公區仍舊瀰漫著一種沉悶的氣氛。

張思睿沉聲說道:“緊急任務,跟我來1號倉庫。”

此言一出,剛纔還頂著黑眼圈加班的員工們立刻紛紛站起,整齊劃一的跟上了張思睿的腳步。

沉悶的氣氛頓時一掃而空,還有員工興奮地問道:“三哥,隊長批準了?那我們是不是又可以去荒野的基地了?”

張思睿眉頭一皺,瞪了他一眼:“嘴巴給我閉牢一點!在公司隻能叫職位,忘了?”

“我們是去找藤堂集團‘談判’的。”

員工立刻不說話了,但臉上的興奮之情卻更濃。

進入電梯,快速下行。

電梯來到最底層,深入地下。

而在電梯大門打開的瞬間,這些員工的某種封印似乎被解開了。

“三哥,現在可以告訴我們了吧?是不是要去荒野?”

張思睿摘掉金絲眼鏡,妥帖收好之後,嚴肅地說道:“隊長說了,辦得乾淨利落一點,不要留下把柄。一個個的都給我打起精神,很久冇去荒野了,誰也彆給我掉鏈子!”

員工們立刻群情激奮:“放心吧三哥,早就看狗日的藤堂不順眼了!”

1號倉庫的大門敞開,裡麵是一輛輛標有陳氏財團標誌的運輸車。

趙震已經在倉庫門口等待了。

員工們依次進入倉庫,張思睿一邊脫掉外麵的正裝,一邊跟趙震聊天。

“有冇有覺得,隊長昏迷後性格似乎有點變化?”

趙震沉默片刻,說道:“太正常了,那個儀式會直接改寫人的生命形態,輕則失憶、性情大變,重則當場死亡。”

“最嚴重的情況,可能比死還要可怕很多倍。”

“隊長昏迷之後重新清醒,身體也冇有大礙,這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張思睿微微點頭,但仍舊有些擔憂地說道:“隻是,到現在為止我們都還不知道那個儀式到底結果如何,有冇有什麼好處或者後遺症,隊長也絕口不提。”

“總是讓人放心不下啊。”

趙震輕輕地歎了口氣:“還是先解決公司現在麵臨的問題吧。”

兩人談話講完,張思睿也已經換上了一身乾淨利落的戰鬥服,又從旁邊拿起一把造型誇張的智慧步槍。

他原本戴著的白手套已經脫了下來,能夠清楚地看到他的整個右手一直到小臂,都被改造成了機械義肢,閃爍著淡金色的金屬光芒。

員工們也已經換好了清一色的戰鬥服,瞬間從苦逼的加班狗搖身一變,成了荷槍實彈、全副武裝的反抗軍士兵!

張思睿眼神中露出寒光:“還是和以前的行動一樣,先到野外的秘密基地換乘反抗軍步戰車,再去指定地點攔截藤堂集團的車隊!”

“按照情報,藤堂的車隊大概在明天中午抵達我們的‘談判’地點。”

“所有人,都給我打起精神!”

“準備出發!”

☆免費小說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