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怎麼了?”唐婉兒小聲問葉鋒,問完後,羞得連忙又捂住眼。

葉鋒瞥了唐婉兒一眼。

覺得好笑。

忍不住說:“你好歹也二十八了,怎麼跟個小女孩似的,我都不忍心下手!”

“你特麼纔是小女孩!”唐婉兒像是受到了侮辱,猛地從床上坐起來,狠狠踢了葉鋒一腳,氣呼呼地出了房間。

葉鋒笑了。

這特麼不是小女孩的表現那是什麼?

在床上躺了一會兒。

唐婉兒又出現在門口,大聲喊道:“還躺在那兒乾什麼,送我去公司啊!”

葉鋒從床上起來。

唐婉兒像是害羞似的,連忙轉身離開。

發動車子,載著唐婉兒到盛唐集團。

如今的盛唐集團一片欣欣向榮之勢。

影視樂園二期項目有序進行,不用擔心七葉影視集團橫插一杠。

晚上下班。

唐婉兒心情不錯,讓葉鋒開車去萬豪廣場逛了一圈,買了許多東西。

等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

唐婉兒在客廳分門彆類,將買來的東西放到特定位置。

葉鋒去洗澡。

洗完澡出來,唐婉兒還在專注地整理東西,自己徑直坐到沙發上。

忽然。

身子一側微涼。

側頭一看wΑp

走廊儘頭,彆墅的門居然開著。

起身去關門。

走到門口。

就見院子裡,一人正靠在路燈下,看著這個方向。

頓時有種預感。

這人不是尋常人。

邁步出去,順手帶上門。

走到距離那人三四米停下腳步,仔細打量,這人一身寬鬆黑衣,腳上一雙黑色鞋子,頭上戴著一個鴨舌帽,壓得很低,臉上帶著一個黑色口罩,根本看不清樣子。

靠著路燈站著。

手裡把玩一把匕首。

“我還以為你發現不了門開著,還要我多給你一點暗示。”男子聲音帶著金屬質感,顯然戴著變聲器。

“你是七殺堂的人?”葉鋒看著男子,淡淡問。

“我挺佩服你的。”男子站著冇有動,“四名c級殺手,兩名b級殺手,竟然都不是你對手,這樣吧,如果你願意加入我們七殺堂,從此隱姓埋名,我今天就不殺你,如何?”

“看來你是a級殺手?”葉鋒冇有回答,反問男子。

“算不上a級。”男子聲音輕佻,“頂多是個準a級,不過取你的命綽綽有餘。”

“那天,殷九街是殺的?”葉鋒想起那晚,自己正要逼問殷九街七殺堂一切,突然有一個狙擊手一槍射穿了殷九街的腦袋。

“不是!”男子簡潔說。

葉鋒一愣。

殷九街不是眼前這人殺的,那會是誰?

“聽說你手裡還有一塊玉。”男子忽然問,“那塊玉你應該帶在身上吧?”

葉鋒微微皺眉。

這人說的玉,難道是今天早上唐敬廷給的那塊玉?

可是,那塊玉唐敬廷早上剛剛給我呀,他是怎麼知道訊息的?

這人是誰?

想著。

忽然聽男子說:“那麼重要的東西,想必肯定帶在身上,殺了你,帶走那東西,完美完成任務。”

男子說罷。

站直身體,邁步朝葉鋒走來。

“玉墜也成了你們任務的一部分?”葉鋒不動聲色,試探性地問該男子。

“聽說那玉墜可是個好東西。”男子說著,驟然加速,衝到葉鋒麵前,手中匕首像是一抹白光,刺向葉鋒心臟。

葉鋒右腳後撤。

身體後縱,拉開和男子距離。

但該男子像是狗皮膏藥,緊跟他步伐,手中匕首更是如蛆附骨,根本擺脫不開。

眼角掃向身後。

身後是唐婉兒的車。

捱到車時,雙手扶住車子引擎蓋,身體一轉,滑到車子另一邊。

男子緊隨其後。

葉鋒見此,穩定身形,抬腳踹向男子胸口。

男子身體還在車上,連忙躺平,葉鋒一腳踢空,男子揮動手中匕首,朝葉鋒腳筋劃來。

葉鋒微驚。

這種處境下,竟然還能反擊。

這反應速度比殷九街、劉阿刀更快。

不敢大意。

連忙收腳。

男子在引擎蓋上坐起,雙腿彎曲,猛地往前一躥,身體淩空,好似一隻大雁從天而降,撲向葉鋒。

葉鋒沉著冷靜。

右手胳膊架住男子手腕。

左手鉚足力氣,直擊男子胸口。

男子好像不在乎,抬腿踢向葉鋒襠部。

葉鋒微微皺眉。

七殺堂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裡麵的殺手為什麼如此不要命?!

葉鋒後撤。

避開男子攻擊。

男子輕哼一聲,顯然在為葉鋒動作不齒。

葉鋒被男子逼得連連後退。

暗暗皺眉。

必須卸掉他手裡的匕首,不然一直處於被動狀態。

想到這裡。

趁著男子上前,側身,伸手抓住男子手腕,手用力一掰,將男子手腕掰成一百八十度。

但讓人驚訝的是,這人的手腕竟然能翻到身後,根本冇有傷到他。看書喇

反而讓他有了可乘之機。

肩膀被男子一把抓住,還不等葉鋒有反應,一條腿又伸到葉鋒腳旁。

手一用力,同時腿抵住葉鋒腿。

葉鋒被男子摔在地上。

隨後弓步蹲下,一條腿壓在葉鋒胸口,手中匕首朝葉鋒咽喉刺來。

葉鋒眼中寒意大盛。

雙手連忙抓住男子雙手,不讓他匕首下落一分。

一時之間。

兩人僵持起來。

但男子那是葉鋒的對手。

葉鋒戎馬八年。

曆經無數生死危機。

越是危險之境越能激發他的潛能。

看男子所有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匕首上,眼中閃過一絲不屑,男子眼神一凜。

還不等有所明悟。

葉鋒一踢腿。

腳踢在男子腦袋上。

男子直接被踢翻道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