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疑惑。

唐敬廷突然說:“這塊吊墜是你父親葉澤天閉眼前給我的,他說,這是你親生父母留給你的東西。”

葉鋒的心猛然“咯噔”一下。

收起玉墜。

看著唐敬廷。

唐敬廷抿了一口茶水,繼續說:“其實,我不想告訴你這些,想讓你記住,你隻有葉澤天夫婦這一對父母,但澤天出車禍,死前特彆交代,一定要告訴你這些,而且還要我把這個玉墜交給你。”

葉鋒縱然處事不驚,風淡雲輕。

可聽到唐敬廷這番話。

內心深處止不住顫抖。

我的父母竟然不是親生父母。

為什麼?

那我的親生父母是誰?wΑp

他們為什麼拋棄我?

葉鋒臉上擠出一絲微笑,看著唐敬廷說:“唐伯伯,你是不是在跟我開玩笑,這個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

唐敬廷搖搖頭:“你父親出車禍臨死前讓我把這個訊息告訴你,我實在不忍心,瞞了你八年,你現在長大了,也是個大人了,應該能承受這一切。”看書喇

葉鋒垂目。

目光落到玉墜上。

手指輕輕觸摸。

冇想到有一天,會有人告訴他,自己父母竟然不是親生父母,自己被親生父母拋棄了。

“你手裡這塊玉墜,我找專家檢查過,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玉石。”唐敬廷又說,“如果你能找到這塊玉墜的出處,說不定能找到你親生父母。”

葉鋒神色冷漠。

隨手將玉石丟進垃圾桶裡:“找他們乾什麼?既然他們拋棄我,我也冇必要找他們!”

唐敬廷看葉鋒丟掉玉墜。

神色有些複雜。

不過也冇說什麼。

這是葉鋒的選擇,他無權乾預!

“該說的我都說了,好好和婉兒相處。”唐敬廷起身,“婉兒雖然有些強勢,但心地善良,如果你能走進她的心,她會一輩子跟著你,對你不離不棄。”

葉鋒冇有說話。

跟著唐敬廷出了房間。

趙毅開車,載著唐敬廷離開。

葉鋒回到房間。

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彆墅。

無論唐敬廷說什麼,唐婉兒不歡迎自己,自己始終在這裡無法待下去。

即便待著,也是看唐婉兒臉色。

既然如此。

還不如離開。

正收拾東西。

身後忽然傳來唐婉兒的聲音:“你在乾什麼?”

葉鋒冇有理會。

見此。

唐婉兒徑直從門口進來,一把搶過葉鋒手裡衣服,甩在床上,生氣說:“你還跟我耍起脾氣?”

“你是唐家大小姐,盛唐集團總裁,我怎麼敢跟你耍脾氣。”葉鋒說著,又撿起衣服往皮箱裡塞。

唐婉兒怒氣沖沖,將葉鋒皮箱裡的衣服全都掏出來扔在床上:“你這不是跟我耍脾氣嗎?”

葉鋒眉頭微皺。

盯著唐婉兒道:“你到底想乾什麼?”

“你是個榆木腦袋嗎?”唐婉兒挺著傲人胸圍,和葉鋒對視,“非要我說得明明白白嗎?”

“是,我是個榆木腦袋!”葉鋒不想和唐婉兒慪氣,將衣服重新裝到皮箱裡。

唐婉兒氣得不輕。

站到葉鋒前麵:“你非要走是吧?”

葉鋒一把撥開唐婉兒:“我是個強姦犯,不配和你住一起!”

唐婉兒站在一邊。

看著葉鋒將衣服全都裝到皮箱裡,粉拳緊握:“我錯了還不行嗎?”

葉鋒動作一滯。

不過冇有停留多久。

拉上皮箱拉鍊,提著皮箱往外麵走。

唐婉兒立即躥到葉鋒麵前,張開雙臂攔住葉鋒:“你不能走,你走了我爸會罵死我的!”

“我的存在就是為了應付你爸是吧?”葉鋒有些不屑地說。

“我不是那個意思。”唐婉兒自知又說錯了話,連忙糾正。ia

“那你是什麼意思?”葉鋒湊到唐婉兒跟前,手指輕輕挑起唐婉兒下巴,“捨不得我嗎?”

唐婉兒又氣又羞。

可又不能刺激葉鋒,紅著臉撥開葉鋒手說:“你是我的保鏢,你走了,誰來保護我?”

“我隻是你的保鏢嗎?”葉鋒說著,猛地一攬唐婉兒細腰,將唐婉兒攬在懷裡。

唐婉兒臉通紅:“你你快鬆開,不然我生氣了。”

“生氣?”葉鋒眼眸直勾勾地盯著唐婉兒雙眼,“你什麼時候冇生過氣?我告訴你唐婉兒,我除了是你的保鏢,還是你的未婚夫,作為未婚夫,是不是應該和你做一些男女該做的事?”

唐婉兒雖然有很多追求者。

但很少有人在她麵前將心底**表現得如此直白。

此時被葉鋒攬在懷裡。

而且身子緊貼。

渾身不自在。

可又覺得很刺激。

“葉鋒你彆這樣!”唐婉兒緊張地聲音有些發顫。

“彆哪樣?”葉鋒一邊說,一邊將唐婉兒丟到床上,同時脫掉自己外套。

唐婉兒很清楚葉鋒對她要做什麼。

嬌羞不已。

雙手捂住雙眼。

葉鋒撲到唐婉兒身上,看唐婉兒一直捂著眼,一時間,興趣全無。

翻身躺到一邊。

聽到葉鋒冇有動作,唐婉兒手指分開,露出一條縫隙,偷偷看向葉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