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儘管葉鋒不想說這句話。

可現如今,唐婉兒就像是一顆捂不熱的石頭,不僅不信任他,而且對他經常冷眼相對。

這種人,自己何必熱臉貼冷屁股。

該放手時,就要放手!

“胡說!”唐敬廷在電話裡訓斥道,“你和婉兒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婉兒隻是在商界浸染多一些,可那又何妨,趕緊回來。”

“唐伯伯,我”

“我在婉兒彆墅等你,有件事,思前想後,我覺得很有必要告訴你!”唐敬廷打斷說。

電話被掛斷。看書溂

葉鋒暗暗疑惑。

猶豫片刻。

下樓發動車子,駛向唐婉兒彆墅。

到了彆墅。dfy

停好車,來到客廳。

客廳裡。

唐敬廷靠著沙發坐著,唐婉兒雙腿併攏,坐在唐敬廷對麵,一副受訓樣子。

兩人聽到腳步聲。

抬頭看來。

唐敬廷看到是葉鋒,指著沙發說:“鋒兒來了,趕緊坐!”

葉鋒看了唐婉兒一眼。

有些遲疑。

唐敬廷一看,又說:“彆管她,你坐你的。”

葉鋒這才坐下。

“你這丫頭讓我說你什麼好?!”唐敬廷目光又落到唐婉兒身上,“你和葉鋒一起長大,葉鋒什麼樣的人你不知道嗎?八年前葉鋒上大學,彆人說他侵犯校花,最後還不是證明他是被冤枉的!”

唐敬廷態度嚴肅,繼續說:“你說昨天葉鋒給楊星的新娘下藥,侵犯人家新娘,這種事葉鋒怎麼可能做的出來?你是葉鋒的未婚妻,你不替葉鋒說話,倒是把他趕出家,你這丫頭要氣死我啊!”

葉鋒看向唐婉兒。

看唐婉兒垂著頭,咬著唇,滿臉委屈樣子,不由說:“唐伯伯,你彆訓婉兒,昨天的事是我不小心,被人下套,婉兒責備我,也能理解。”

一聽葉鋒這話。

唐敬廷隨即指著唐婉兒生氣說:“你聽聽,鋒兒還向著你說話,你呢?除了把鋒兒趕走,除了責備他,還會做什麼?珍惜眼前人不懂嗎?!”

唐婉兒被父親訓得有些難堪,大聲說:“你一口一口鋒兒,我在你眼裡那麼差勁嗎?我是不懂得珍惜,但我不會惹那麼多麻煩,昨天的事,那麼多人都指證他,無風不起浪,肯定是他做了壞事,不然彆人也不會全部將矛頭指向他!”

唐敬廷臉色鐵青。

這丫頭,竟然敢頂撞我!

葉鋒看這父女之間火藥味越來越濃。

正想勸解。

彆墅門口。

一個保鏢忽然進來:“老爺子,唐總,有幾個警察找葉兄弟。”

葉鋒一愣。

唐敬廷眉頭微皺。

心裡疑惑。

難道昨晚的事是真的,警察要抓葉鋒?

唐婉兒神色有些複雜。

“讓他們進來。”唐敬廷猶豫一會兒說。

蔣青山帶著幾名警察進來。

看到唐敬廷也在,連忙熱情握手。

唐敬廷有些疑惑地問:“你們這是?”ka

shu五

蔣青山目光掃了葉鋒一眼,解釋說:“昨天葉兄弟被楊星陷害,我們連夜審訊證人,搜尋證據,今天過來,主要讓葉兄弟這個當事人做個筆錄,到時候我們就可以抓捕拘留楊星。”

唐敬廷神色一怔。

看著蔣青山問:“昨天那件事,真正搞鬼的是楊星?”

蔣青山點點頭。

一旁。

唐婉兒抬眼看向葉鋒。

一副欲言又止樣子。

葉鋒神色淡然。

蔣青山做完筆錄,帶著警察離開。

唐敬廷將蔣青山送到門口,轉身對唐婉兒說:“聽見了嗎?鋒兒根本冇有下藥,也冇有侵犯孟小花,都是楊星搞的鬼,你還不信任葉鋒,趕葉鋒走,真是冇法說你。”

唐婉兒心裡有些愧疚。

但要她向葉鋒道歉。

怎麼也張不了口。

回到彆墅。

司機趙毅迎上來:“老爺子,午飯準備好了,現在端上來嗎?”

“來丫頭這裡一趟,還要你準備午飯,真是難為你了。”唐敬廷對趙毅說。

趙毅微笑道:“看老爺子您說的哪裡話,不就是做個飯嘛,我現在就將飯菜端上來。”

說著。

趙毅朝廚房走去。

吃完飯。

唐敬廷將葉鋒喊到一間房間。

葉鋒不解。

不知道唐敬廷要做什麼。

唐敬廷自己泡了一杯茶,坐到椅子上,看著葉鋒悠悠說:“這件事本不想告訴你,但我思前想後,覺得還是有必要讓你知道,而且你父母去世那天,也讓我找機會告訴你實情。”

葉鋒疑惑看著唐敬廷。

就見唐敬廷從衣服兜裡拿出一個圓形吊墜遞過來。

接過吊墜。

仔細看。

雖然他見識過各種玉石,但這種材質的玉紙吊墜還是第一次見。

這塊吊墜通體清明,拇指指肚般大,溫潤而又光滑,最重要的是,裡麵竟然有一道白色氣流,這道白色氣流勾勒出一個“鋒”字,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那是一道流動的氣流。

這塊吊墜嚴密無縫。

裡麵為什麼會有氣流呢?

怎麼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