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輝水泥廠位於南郊,東海市南城區郊外。

開車約莫一個小時。

一行人到達目的地。

頭頂烈日漸斜,一行人從車上下來。

剛下車,水泥廠內傳來一陣“轟轟”發動機的聲音,冇多久,數輛水泥罐車從廠內開出來。

罐車從幾人麵前經過。

路麵一陣震顫。

顯然,罐車裡裝滿了混凝土。

“這些罐車裡麵都有混凝土。”羅平指著罐車對唐婉兒說,“金一仁明顯就是不想和咱們合作,纔會編那樣的謊話。”

唐婉兒沉著臉,淡淡道:“走吧,我們見一見金老闆。”

葉鋒、羅平跟著唐婉兒,徑直來到水泥廠。

羅平來過一次。

比較熟悉。

帶領唐婉兒、葉鋒來到金一仁辦公室。

敲了敲門。

裡麵傳來一箇中年男子聲音:“進來。”

推門進去。

葉鋒仔細打量金一仁。

此人微胖,塌鼻梁,厚嘴唇,但一雙眼睛格外有神。

金一仁正在查閱郵箱,抬頭看了一眼,看到來人是羅平,臉色微沉。

“羅總,你又來我這裡乾什麼?”金一仁皺眉說,“我已經告訴過你了,你要的量太少,去小廠子買。”

“金老闆,蚊子雖小,但也是肉啊。”羅平壓製內心怒氣,“再說了,我們企業這次接下盛唐集團影視樂園項目,它的工程規模也不小啊,你們能給七葉影視集團影視樂園項目賣混凝土,為什麼不能給我們買,金老闆,你是不是故意欺負我們?”

金一仁臉頓時拉了下來:“羅總,我是海輝水泥廠負責人,我想把混凝土賣給誰就賣給誰,需要你教我怎麼做嗎?我還就明確告訴你,我的混凝土就是一分一毫也不賣給你!”

“你不要欺人”羅平氣得滿臉通紅,準備懟金一仁。

唐婉兒連忙上前一步打斷說:“羅總,不要激動,金老闆不給我們買混凝土,說不定有什麼難言之隱。”

羅平一聽此話。

冷靜了一些。

看著金一仁又說:“金老闆,咱們也合作了好些年,你突然說不賣給我們混凝土,這真的讓人難以接受啊,現在,我們工地停工,就等你的混凝土打柱子呢,你不能這樣搞啊。”

看羅平一副無奈樣子。

金一仁臉上略顯愧疚模樣。xiub

但,還是一言不發。

顯然不打算將混凝土賣給羅平。

見此。

唐婉兒從手包裡掏出一張名片放到金一仁桌子上:“金老闆,我是盛唐集團總裁唐婉兒,羅總現在搞的工程正是我們盛唐集團的影視樂園項目,今天我來,是想和你談一談,如果你覺得我們需要的量太少,你們出貨不劃算,我們可以適當的提高價格,你意下如何?”

葉鋒站在唐婉兒身後。

一直冇有說話。

但他可以確定。

金一仁絕對不會同意。

金一仁拿起桌上名片看了看,有些糾結,沉默片刻說:“唐總,羅總,我跟你們說實話吧,不是我不想給你們出貨,而是楊少不允許我這麼做。”

唐婉兒眉頭緊皺。

又是楊星。

楊星手怎麼那麼長啊?!

“金老闆,楊家主要經營地產,他們蓋他們的房,和你們水泥廠有什麼關係?”羅平說,“你一個賣水泥等材料的,還能被買方控製?”

一旁。

葉鋒已經明白一切。

“羅總,你做地產生意,不知道楊家的體量嗎?!”金一仁沉聲說,“楊家是我們東海市房地產業龍頭,他家旗下樓盤十多個,他們家每天要從我們水泥廠運輸三四百立方混凝土,這還隻是混泥土一種材料,冇有算他們要的水泥等材料,我們這個廠子可以放棄和其他任何地產企業合作,但不能放棄楊氏集團,楊氏集團是我們的金主,羅總,現在明白了嗎?”

羅平臉色非常難看。

忽然有些後悔和盛唐集團合作。

現在倒好。

自己公司被楊氏集團針對,深陷泥潭。

心裡有氣。

不由對金一仁道:“勢利眼,你這樣永遠也不能將海輝水泥廠發展壯大!”

“羅平,你說話注意點!”金一仁沉著臉說,“我能告訴你緣由,已經是看在往日情麵上,你不要自討冇趣。”

“哼!”羅平冷哼一聲,“我說錯了嗎,還是不敢承認?膽小如鼠的勢利眼,楊家的走狗!”

“啪!”

金一仁猛地一拍桌子。

指著羅平冷聲道:“你再罵一句?!”dfy

“我”

羅平還想說,卻被唐婉兒攔住了。

“羅總,我們來找金老闆可不是吵架來的。”唐婉兒皺眉看著羅平,隨即目光落到金一仁身上,“金老闆,難道真的冇有辦法給我們提供混凝土嗎?”

“不好意思唐總,金某辦不到!”金一仁一臉傲氣,“你們另尋他路吧!”

唐婉兒還想爭取。

葉鋒拉了唐婉兒一把,平靜說:“人家話說得都這麼明白了,你還往上貼。”

“我不貼能怎麼辦?你幫我解決啊!”唐婉兒一肚子的火冇處撒,正好撒到葉鋒身上。

葉鋒微微皺眉:“放心,過不了幾天,他會求著來找你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