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我來找你,就是為這件事來的。”羅平解釋說,“在第二塊區域開工前,一定要籌備夠資金,可不能施工到一半資金不夠,成爛尾工程,那樣不僅影響咱們兩家在商界的信譽,而且花費冇有獲得收益,影響公司運轉。”ka

shu五

唐婉兒皺著眉。

沉思良久說:“你先回去,我想想辦法,看能不能讓其他企業投資。”

羅平“嗯”了一聲,起身離開辦公室。

葉鋒看唐婉兒一臉難色。

有些不忍。

剛想說話,小欣忽然在一旁插嘴說:“唐總,要不咱們找個時間組織個影視樂園交流會,邀請東海市各大公司,一來為影視樂園項目宣傳造勢,二來可以趁機拋出橄欖枝,拉攏願意投資影視樂園項目的公司或個人。”

“這個辦法不錯!”唐婉兒眉頭舒展,一臉驚喜,“小欣,這件事你去準備,確定好時間後馬上通知我。”

小欣笑著應了一聲。

見此,葉鋒忍住嘴裡的話冇有多言。

下午時分。

葉鋒閒地發慌。

想去外麵逛逛,小欣忽然從外麵進來,麵露焦急之色。

小欣快步走到唐婉兒跟前。

唐婉兒抬頭看了小欣一眼,看小欣神色不對,不由問:“怎麼了?是不是準備交流會遇到難題了?”

“剛纔羅總打來電話。”小欣小心翼翼地說,“說工程進行不下去了,讓唐總您馬上來工地一趟。”

唐婉兒抬起頭。

看著小欣。

想起早上楊星說的話。

楊星真的開始報複了?!

“葉鋒,備車!”唐婉兒起身,邊整理桌子邊說。

葉鋒冇有多言。

連忙下樓,發動車子,開到辦公樓大門口。

然後載著唐婉兒直奔南陽街影視樂園工地現場。

冇多久。

車子開到工地大門口。

葉鋒將車停好。

然後快速繞到副駕駛位幫唐婉兒打開車門,等唐婉兒出來之後,連忙打開一把遮陽傘,小心翼翼嗬護著唐婉兒。

來之前,唐婉兒換了一雙平底鞋。

她也是窮苦人家出生,不似那些富家千金那般嬌貴。

走進大門。

工地上,冇有乾活的熱鬨場景,放眼看去,打工的人全都躲在陰涼處歇著。

不遠處,羅平正和一群人爭辯著什麼。

唐婉兒當即道:“我們過去看看。”

葉鋒跟著。

羅平注意到唐婉兒過來,連忙撇下眾人,快步走到唐婉兒跟前:“唐總您先去那邊平板房等一下我,我馬上就來。”

“羅總你和那些人爭什麼呢?”唐婉兒詢問道。

“他們都是工地上一些包工頭、負責人,我們在商量水泥的事。”羅平說。

“水泥出問題了嗎?”唐婉兒一臉不解。

羅平見狀,解釋道:“下午的時候,我們要打柱子需要四十方混凝土,本來和海輝水泥廠說好的,我們找罐車去拉,可到了海輝水泥廠,人家說今天廠子停工,冇貨,這特麼不是糊弄我嗎?!”

唐婉兒微微皺眉。

語氣有些不滿:“就這?你們明天去拉不就行了嗎,為什麼給小欣打電話說影視樂園項目進行不下去了?”

“唐總你聽我說,這隻是開始。”羅平說,“因為咱們急需混凝土,我就專門去了海輝水泥廠一趟,但到之後發現,人家廠子根本冇停工,門口不斷有罐車進進進出出運輸混凝土,我就找到他們老闆金一仁。”

說到這裡。

羅平看起來非常生氣,繼續說:“金一仁那傢夥竟然說我要的量太少,不給我賣,咱們這麼大的工程,那傢夥竟然說我要的量少,我就覺得那傢夥故意不賣給我們。”

唐婉兒眉頭緊蹙。

隱隱覺得海輝水泥廠真的是這種想法。

想了想說:“既然海輝水泥廠不願意和咱們合作,你可以另外找水泥廠呀。”

羅平神色略顯無奈。

歎了一口氣:“我也是這種想法,但我剛和下麵那些包工頭、負責人一說,他們全都拒絕我的提議。”

說著,羅平指了指身後那群人。

“為什麼要拒絕?”唐婉兒疑惑問。

“海輝水泥廠的混凝土在行業裡是頂尖的,各項指標都是最好的。”羅平解釋說,“而且海輝水泥廠距離咱們工地近,如果另外找水泥廠,質量不知道能不能得到保證,而且還要多出一筆運費,他們讓我再找金一仁好好談談,我又不想去,所以後麵的你們都看到了。”

唐婉兒一手抱胸,一手撐著下巴,陷入沉思。

許久。

抬起頭說:“這樣吧,咱們一起去見見海輝水泥廠老闆,和他好談談。”

“唐總都這麼說了,我還有什麼好說的。”羅平說。ia

“我們現在就去!”唐婉兒說。

葉鋒開車,載著唐婉兒、羅平朝海輝水泥廠駛去。

直覺告訴他。

這件事絕對不是表麵供貨那麼簡單,金一仁不賣他們混凝土,肯定另有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