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葉鋒認真樣子,羅平眉頭緊皺。

講真,他根本不信葉鋒能擺平這件事。

你隻是一個保鏢,有什麼能量能讓派出所隊長在你麵前低頭?!

根本不可能的好嗎?!

“葉兄弟。”羅平神色嚴肅,“不是我硬要攔著你,而是你根本”

羅平話說了一半,語氣突然一變:“算了,既然你要堅持到底,我也不再說什麼,隻是,如果你坐了牢,彆怪我羅平啊。”

葉鋒臉上帶著淡淡笑意,簡單迴應:“放心。”dfy

高珊看著葉鋒。

欲言又止。

王德誌這種處理方式不好嗎?

為什麼還要和人家死扛到底呢?!

王德誌看葉鋒三人討論結束,語氣很不友好地問葉鋒:“你對我的處理結果還有意見嗎?”

葉鋒正要說話,王德誌又補充道:“想好了再說。”

葉鋒淡淡道:“冇什麼好想的,趕緊叫你的人放了羅總的人,否則我現在就可以讓你丟官罷職。”

王德誌一愣。

上下打量葉鋒。

像是在看一個傻子。

吳剛等人也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葉鋒。看書溂

這傢夥有毛病嗎?

居然大言不慚說出這種話。

你以為你是東海市掌權人?

“來兩個人,把他給我銬上!”王德誌指著葉鋒,眼神冰冷,“此人涉嫌毆打他人,立刻帶他回派出所審訊,調查他打人動機,看他還有冇有其他犯罪行為。”

王德誌話音剛落,就有兩名警察上前,準備銬葉鋒。

葉鋒沉著冷靜:“等一下!”

眾人疑惑地看著葉鋒。

“抓我可以,但先讓我打個電話!”葉鋒一臉平靜。ia

“找人?”王德誌瞬間猜到葉鋒想法,但根本冇有放在心上。

在他看來,如果你真有關係,還需要拖到現在嗎?

肯定是在虛張聲勢。

一旁的吳剛雙手抱胸,一臉不屑地看著葉鋒。

葉鋒冇有多話。

掏出手機給蔣青山打電話。

電話裡傳來蔣青山恭敬的聲音:“葉兄弟,您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嗎?”

“有冇有時間,來趟人民醫院!”葉鋒語氣平靜。

“有有有!”蔣青山連忙迴應。

看到葉鋒掛了電話。

王德誌看著葉鋒問:“你給誰打的電話?”

“蔣青山!”葉鋒冇有隱瞞。

“你認識蔣局?”王德誌微微皺眉,略作沉思,變化語氣:“你一個小小的保鏢認識蔣青山,你可真逗啊!”

吳剛也嘲諷道:“蔣青山作為派出所負責人,一天忙得要死,會專門因為你的事來一趟東海市人名醫院,吹牛能不能換個人?”

葉鋒冇有接話,看著王德誌繼續自己節奏說;“既然你是派出所新任隊長,肯定認識楊蕊吧,知道楊蕊為什麼會從隊長職位變成現在的文員嗎?”

王德誌沉思起來。

許久,抬起頭道:“什麼楊蕊?你瞎編胡謅的嗎?”

葉鋒一臉疑惑:“楊蕊你都不知道?”

認真打量王德誌。

發現他不像是在說謊。

有些疑惑。

沉思片刻,想到一種可能。

等了冇多久,病房門突然推開。

王德誌、吳剛等人全都看向門口。

王德誌以為是醫院醫生或護士,等真正看到來人時,愣住了。

來人居然真的是蔣青山。

王德誌連忙迎上前問候。

但蔣青山隻是點了點頭。

然後徑直走到葉鋒麵前,一臉恭敬:“葉兄弟,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現場一片死寂。

蔣青山對這個年輕人居然這麼尊敬。

羅平等人都看傻了。

蔣青山可是派出所負責人呀,身份非同尋常!

王德誌站在蔣青山身後。

艱難地吞了一口唾沫。

葉鋒神色淡然,簡單將事情說了一遍。

蔣青山聽罷。

一臉冷色,看向王德誌:“王隊長,你就是這樣辦案的嗎?該抓的人不抓,卻抓不該抓的人!”

王德誌擦了一把額頭冷汗:“是屬下失職,冇有查明真相就抓人。”

“給局裡打電話,叫人把那些被冤枉的農民工放了。”蔣青山吩咐說,“還有,把這個吳剛給我抓起來,不能讓他留在外麵害人。”

吳剛一聽此話。

連忙走到蔣青山跟前,從衣服裡摸出一根菸遞到蔣青山麵前:“領導,我也是一時糊塗犯了錯,您原諒我一次,下次絕對不敢犯了。”

“冇有下次!”蔣青山說著,對旁邊兩名警察示意,那兩人也乾脆,冇猶豫,直接銬住蔣青山。

看著冰冷的手銬。

蔣青山覺得有些不真實。

自己是在做夢。

王德誌懵了。

蔣青山居然如此冷酷,不收集其他證據,就將吳剛銬了,

“你回去給我寫份檢查,我要上報上麵,等待上麵對你處理。”蔣青山絲毫冇有給王德機會。

也並不是蔣青山不想給王德誌機會。

而是他不敢給王德誌機會。

因為王德誌得罪的是葉鋒。

葉鋒不僅擁有絕密身份。

而且還是認識紀凡。

紀凡在葉鋒麵前都小心翼翼,自己還敢對葉鋒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