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目光紛紛看向葉鋒。

當高珊看到葉鋒時,眼神有些複雜。

不過,更多的是擔心。

精瘦漢子走到葉鋒跟前,用蔑視的眼神盯著葉鋒:“兄弟,你乾什麼的,羅平的人?你膽子也肥呀,一個人竟然敢跟我們到這裡來?!”

精瘦漢子擺擺手:“看在你也是農民工的份上,我們不和你計較,趕緊走!”

農民工?

葉鋒微微一愣。

你的眼見有多差呀,居然覺得我是一個農民工

“你們放了羅總,我就走!”葉鋒神色恢複自然,淡淡道。

“放了他?”精瘦漢子怪叫說,“你覺得可能嗎?他的人把我們的人打傷住院了,必須掏醫藥費。”

高珊有些看不下去。

幫葉鋒說話道:“你們的工友隻是擦破了一點皮,並冇有受多重的外傷,醫藥費也花不了多少錢。”

“聽見了嗎?”葉鋒接著高珊的話說,“人家醫生已經說了,你們工友的傷根本不算傷。”

“你怎麼那麼多事,羅平每個月給你多少錢讓你這樣替他說話,你彆管閒事,趕緊滾!”精瘦漢子說著伸手推向葉鋒。

葉鋒一把抓住精瘦漢子手指。

掰成九十度,淡淡道:“放了羅總,不要給自己找麻煩知道嗎?”

精瘦漢子一邊疼得“嗷嗷”直叫,一邊又嘴硬:“鬆手,你特麼地趕緊鬆手,不然我讓你出不了這個門!”

羅平害怕葉鋒惹禍上身,連忙說:“葉兄弟,你趕緊放開他,這件事你不用管了,不就是醫藥費嗎,我掏給他們就行了。”

高珊也擔心葉鋒惹出麻煩。

走到葉鋒跟前,抓住葉鋒手使勁掰開。

葉鋒看向吳剛,眼神有些冰冷:“放了羅總,今天這事我就當冇發生過!”

吳剛不僅冇有鬆開羅平。

反而又將羅平提高一些,扭頭迎上葉鋒目光說:“為什麼要放了他,你算個什麼東西,威脅我嗎?他的人打傷我的人,他就要賠錢!”

“你的人隻擦破了一點皮,又不是要緊的傷呀!”高珊覺得這個魁梧壯漢真是無理取鬨。

“我的人都已經住院了,你居然還說不是要緊的傷,你特麼是個什麼醫生?!”吳剛嘲諷。

高珊臉色非常難看。

葉鋒神色平靜。

從外麵擠進人群,走到一張病床前,用被子猛地捂住那人,鋼鐵般拳頭如雨點般打在那人身上。

邊打邊說:“我讓你們看看什麼叫要傷!”

眾人被葉鋒突然動作整懵了。

全都愣愣地看著葉鋒。

葉鋒覺得不過癮。

翻身騎到那人身上,對著頭部一陣猛攻。

開始,被子下那人奮力反抗,想要將葉鋒掀開。

漸漸地,在葉鋒密集攻擊下,冇了動靜,被子被鮮血浸透,一朵朵鮮血之花慢慢綻放。

葉鋒從床上下來。

一把掀開被子。

就見剛纔裝病的年輕男子,此時鼻子被打歪,鮮血不斷往外流,額頭好幾個大包,大包也滲出鮮血,眉骨更是慘烈,鮮血快要蓋住眼睛。

“看見了嗎,這才叫傷!”葉鋒指著被打那人,對吳剛說。

高珊、羅平徹底呆了。

在醫院?

打病人?

吳剛咬著牙,猛地將羅平丟在地上,拳頭緊握,盯著葉鋒許久壓下火氣說:“小子,你覺得你很厲害嗎?我告訴你,你毆打病人,我要讓你坐牢!”看書溂

葉鋒一愣。

這人真是可惡呀!看書喇

高珊看到吳剛拿出手機要報警,連忙阻攔:“這位大哥,我朋友一時生氣做出這種蠢事,你大人有大量,要不這樣,這位病人的醫藥費我來出,你不要報警了。”

羅平也連忙站起身替葉鋒說話,畢竟葉鋒是唐婉兒的保鏢,可不能讓葉鋒蹲大牢:“吳剛,千萬不要報警,葉兄弟是唐總的保鏢,你讓他進監獄,就得罪了唐總,以後你在東海市也不好混啊!”

吳剛一臉不屑:“我吳剛在東海市混需要看唐婉兒的臉色?天大的笑話!”

葉鋒神色平靜。

坐到病床上,從兜裡掏出一根菸點燃,吸了一口才說:“彆攔他,讓他報警。”

“都這時候了你還說這種風涼話!”高珊氣得不行,“你會坐牢的你知道嗎,難道八年牢獄之災你還冇坐夠?”

葉鋒冇有理睬高珊。

吳剛陰冷的眼眸盯著葉鋒。

還裝逼?!

好!

老子讓你裝個夠!

冇有多想,撥通報警電話。

掛掉電話。

嘲諷葉鋒道:“小子,等著吧,用不了多久,你就會被抓進監獄裡!”

葉鋒默默抽著煙,不為所動。

高珊、羅平一臉急色,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大哥,葉鋒他真不是有意要和你作對的。”高珊站在吳剛麵前,替葉鋒做最後努力,“你就給他一次機會,你放心,以後他絕對不敢違揹你的意願。”

說完,看向葉鋒:“你快過來表個態呀!”ka

shu五

葉鋒平靜地掃了吳剛一眼,淡淡道:“他也配讓我葉鋒求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