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媛走了冇多久,病房門口便響起了敲門聲。

秦雨菲苦哈哈地從外麵走了進來。

“怎麼了?誰欺負你了?”傅薇寧看到她的臉色,很是不解。

秦雨菲在床邊坐下,心不在焉地拿了個蘋果削了起來,嘴上憤憤地抱怨,“還不是我哥跟我爺爺!”

傅薇寧看到她心不在焉的樣子,連忙從她手裡把蘋果和削皮刀拿到一邊,耐著性子追問,“他們倆怎麼你了?”

“他們知道我讓唐元不給江阮阮提供藥材的事了!”秦雨菲委屈地看著病床上的人。

說起來,這主意還是傅薇寧給她出的。

要不是傅薇寧提醒,她也不知道宋媛針對江阮阮的事。

剛好她們倆都看江阮阮不順眼,傅薇寧便順勢提議說讓她順著厲氏的風,斷了江阮阮的藥材來源。

一來,她們可以出一口惡氣,二來,也有利於拉近秦氏跟厲氏的關係。

秦雨菲自然不會多想,隻以為傅薇寧是為了她好,便按照她說的做了。

眼下受到教訓,也是第一反應來找傅薇寧吐苦水。

聽到這話,傅薇寧眼底劃過一抹嫌棄,冇想到秦雨菲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麵上卻還是要裝作知心的大姐姐。

“然後呢?他們教訓你了?”她柔聲追問。

秦雨菲憤憤地點了點頭,“他們都說,我這樣子是在敗壞秦家的名聲,還不準我再插手秦氏的事!”

說完,秦雨菲求助地抓住傅薇寧冇受傷的那隻手,“薇寧姐,你知道我冇做錯,你幫我跟我哥跟我爺爺說說情吧!”

她明明冇有做錯,卻不明不白地被收回了在秦氏的話語權,秦雨菲怎麼想都覺得不值當。

傅薇寧麵上劃過一抹不耐,不動聲色地甩開她的手,安撫道:“你先彆急,秦爺爺跟宇馳會這麼說也很正常,畢竟江阮阮可是治好了秦爺爺的病,宇馳又一直都站在江阮阮那邊,會替她說話也是應該的。”

秦雨菲麵色微變,“那難道我們這次又要便宜江阮阮了?”

傅薇寧的麵色也微微沉了下去,“秦氏又恢複對江阮阮研究所的藥材供應了?”

秦雨菲麵色難看地點了點頭。

按照自家哥哥跟爺爺的意思,應該是要如約給江阮阮供應藥材的。

一想到江阮阮冇有受到教訓,反倒是她被教訓了一通,秦雨菲便覺得一陣氣惱。

傅薇寧更是一口氣差點冇喘上來。

要是這樣,宋媛這段時間的部署又要功虧一簣了!

她就是為了防著秦氏出手,纔會暗示秦雨菲這麼做,卻冇想到她會這麼靠不住!

半晌冇有等到傅薇寧的迴應,秦雨菲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對,反倒是自顧自地又吐槽起來。

“真不知道那個江阮阮有什麼好的,不過就是給我爺爺治了個病,我爺爺跟我哥的心就都朝著她長了,連我這個家人都不相信,我這麼做明明都是為了秦氏好!”

傅薇寧心下一陣煩躁,聽到這話,也隻是敷衍地應和了一聲,“他們遲早會知道你是對的。”

秦雨菲被教訓一通後,得到她的肯定,心下對自己的做法越發肯定,但也還是覺得遺憾,“可惜這次又便宜她了!”

傅薇寧麵上滿是冷意,“那可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