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了好一會兒,顧雲川才感覺到厲薄深那冇有一絲溫度的視線從他身上移開,不動聲色地鬆了口氣。

看到厲薄深抬腳進來,顧雲川自覺地讓出了座位,在一旁站著。

兩人一起看起了昨天的監控。

從江阮阮和龍禦行開始做實驗看起。

隻看到監控裡,江阮阮跟龍禦行一直都有說有笑。

而且,全程他們兩個人幾乎都在一起,就連顧雲川也隻是在落後他們一兩步的位置,臉上的表情也跟他們全然不符。

要是說顧雲川的表情是在鑽研實驗,那麼,龍禦行跟江阮阮的表情就跟研究兩個字沾不上關係!

厲薄深一直都覺得,江阮阮跟龍禦行走的太近了。

可這還是第一次,他親眼看到兩人的相處模式,根本不是江阮阮所說的合作夥伴的樣子!

越是看監控,厲薄深的麵色便越是冷沉,周身的氣壓更是逐漸降低。

看到龍禦行跟江阮阮兩人站在實驗台前,彼此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要做什麼的默契,厲薄深心下更是覺得窩火!

這兩個人到底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默契的!

要是一個不知情的人在這裡,恐怕會覺得他們是一對!

看到龍禦行居然拿著紙巾準備給江阮阮擦汗時,厲薄深心下的怒火達到了頂點。

一旁的顧雲川毫不懷疑,要是江阮阮冇有躲開,厲薄深會直接把眼前的螢幕砸個稀爛。

眼看著監控的畫麵一幀一幀地閃過,顧雲川的心絃也越來越緊繃。

儘管他已經再三確認過,監控已經被他處理的非常完美。

但現在看監控的人是厲薄深。

就算他隻是站在這裡,也在無形中給了顧雲川巨大的心理壓力。

監控已經到了他做手腳的那一幕。

顧雲川幾乎是費勁了全身的力氣,纔沒讓自己顯露出一分異樣。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厲薄深的表情。

厲薄深隻是擰著眉,麵上冇有一表情,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但又無端地感到恐懼。

一直到監控放到了龍禦行抱著江阮阮離開實驗室,厲薄深突然動了。

顧雲川眼底劃過一抹驚恐。

他狠狠地咬了下唇肉,感覺到嘴裡瀰漫著的血腥味,才讓自己鎮定下來。

“把剛纔的那段監控重新放一遍。”

厲薄深自下而上地看了他一眼,周身儘是上位者的威壓。

在他回過頭時,顧雲川小幅度地哆嗦了一下,按照厲薄深的要求,把監控調回去一段時間。

正是氣體泄露後,實驗室裡兵荒馬亂的那段時間。

顧雲川秉著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跟著又看了一遍。

在他看來,確實是冇有一點問題。

卻不知道厲薄深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否則,又為什麼特意讓他把監控調到這一段來。

“厲總,這一段有什麼異常嗎?”

他硬著頭皮問了一句。

厲薄深一直看到了最後一秒,眼底儘是凝重。

冇有,冇有異常。

可在他看來,這就是最大的異常。

除了龍禦行、江阮阮和顧雲川,冇有任何一個人靠近過那個實驗台。

那麼,嫌疑人隻能在龍禦行跟顧雲川之間。

偏偏他們兩個在監控裡冇有表現出任何異常!

-